强奸国中生 男朋友上我

薄荷糕啊,”沈怡得意地一挑眉提醒她“你那亲手做的薄荷糕,阿衡啊,回头还得辛苦你再做一次,到时我带到宫里去,让咱们的太后娘娘好好尝尝!”

“薄荷糕?”周衡有些迟疑,对于入口之物,她就算再不懂也知道,这种吃食很容易被人做文章,譬如说找借口说吃坏了肚子啥的,沈怡把薄荷糕送进宫,这不是现成的把柄送到人家手上么?

想了想,虽然觉得沈怡应该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出错,依旧还是问了句

“薄荷糕虽然很适合这个季节吃,但有的人不一定喜欢,会觉得太过清凉了,而且也有可能对肠胃不适合…”

说到这儿,倒是有些明白了沈怡的打算,低声跟她确认

“所以长姐你是觉得,这薄荷糕对…落了胎的人不好,对吧?”

“对呀,”沈怡笑得很是畅快“还真是巧了,这薄荷啊,我们家老太太院子里有种,她不是怕热嘛,以前每年天还没热,就说皮肤作痒难忍,隔三差五就寻由头去城外庄子上住,要么就去寺庙里,侯爷是个孝子,哦对了,还有他那妾室,也是一副心急得不得了的样子,后来就给她想出了这么个法子,在老太太院子里种了不少薄荷,说是可以提神醒脑,清热防蚊虫。”

“有没有效果不知道,反正老太太逢人便夸那贱人孝顺倒是真的。去年阿华有阵子一直咳,老太太不知从哪儿打听来的一个偏方,说是鲜薄荷鲫鱼汤可治小儿久咳,我想着她疼孙子的这份心应该不假,便也随她去了,反正侯爷也知道此事,后来也不知是吃了鲫鱼汤还是大夫开的汤药起了作用,阿华倒是真的不咳了。”

“阿华还小不懂事,阿荣这几年大了,去老太太院子里玩,回来时有时也会给我带一把薄荷叶,说是他见老太太用它泡茶喝,就揪了一把,呵呵。我怕小孩子乱吃,还特地去问了大夫,这薄荷草确实挺不错,只是那大夫也说了,有些人需谨慎服用,特别是孕妇和产妇,那你说,咱们的太后娘娘不是就…呵呵!”

“但是万一太后不肯吃呢?”周衡觉得这个法子不一定起效。

“那就要看长姐的表现喽!”沈怡自信满满“虽说是你做的,但我进宫时就说是我特意让人给做了孝敬她的,上次进宫不是没见到她嘛,这回她要允了我进宫,那自然是说明身体好了,一般的人,吃两块薄荷糕有啥不行的?再说了,我陪着她一起吃,小小的一块薄荷糕,咬两口就下肚了,太后娘娘这点面子总得给我吧?”

“退一步说,吃不吃的其实也没那么要紧,等明儿贺叔得了皇后娘娘那边的话,到时再看看慈宁宫里那帮人的反应,也就八九不离十了,放心,到时我留神看着,总会露出些马脚的!”

这倒是,周衡放下心来,之后两人又说了会儿闲话,沈怡趁机跟她说了些自家这弟弟的好处,别的不说,上无高堂压着,下无妾室烦着,有爵位有地位,真心是个良人。

当然,被宫里那对母女看上这事,也算是无妄之灾,虽然之前几次差点害了周衡性命,不过从今往后总归是越来越好了不是?

周衡听出了点味道,但也只是微笑着没怎么附和,实在是,横亘在她和沈复之间的,并非是这些近在眼前的情况。

随后不久,沈复和贺叔便联袂而来,告知说决定重建晚晴院和柳风阁以掩人耳目,对此,沈怡和周衡都表示挺期待,希望能早日把底下密道都给打通。

贺叔则是在听了沈怡委婉表达的太后娘娘身体情况后欣然决定明早再走一趟行宫去见下那位姜皇后以作求证

“不要紧,反正迟早得走一趟!”

强奸国中生  男朋友上我
如此,事情算是敲定了下来。

午后歇息,倒是又出了点小事情,彼时周衡正坚持自己要搬到旁边厢房里去,把正房给让出来,沈怡则不肯,说自己也就住个两天,到旁边厢房里暂时住下就行,就别搬来搬去的了。

两人正相互客气着,春雨进来了,见此不禁抿着嘴笑了。

沈怡见她似有话说,便一边拉住了周衡的手让她坐下,一边随意地问了句

“怎么,可是王爷那边又有了什么发现?”

“回郡主,并非王爷那边,”春雨答了句,看了下周衡,决定在自家大小姐跟前为这位表小姐好好说说话,便有些神秘地接着答了句

“这事,其实还不能让王爷知道呢!”

“哦?看你这样子,倒挺让人好奇的,”沈怡如愿问道“你且说来听听?”

春雨便看着周衡笑着说了句

“表小姐,刚才门房给奴婢送来口信,说之前那个铺子里的掌柜找到了一枚印石好料,问咱们什么时候去看看。”

一边说,又一边看向沈怡,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然,沈怡听了后就好奇地盘问了一番,少不得,周衡只得无奈地进行了含糊的解释,只是她这解释,就跟之前贺叔和春雨两人所误解的那般,听在沈怡耳朵里,便也成了周衡要偷偷给心上人送一枚印章作礼物。

于是跟贺叔一样,同样想到了沈复生日的沈怡为此还庆幸地一拍手表示

“哎呀,幸亏春雨你这会儿进来说,要不然,我都差点忘了你家王爷的生辰了,瞧我这长姐当的!”

一边又拉了周衡的手表示“好妹妹,你真是有心了,唉,说起来,以前你也都给阿复准备过吧?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一次呀,长姐我敢保证,只要是你送的,阿复定然觉得是无价之宝,定会好好珍惜!”

行吧,眼前两人都在嘻嘻笑,那就找个时间去趟那铺子吧,反正沈怡说要跟自己一起出门给沈复找生辰礼,又说可以给她大儿子买点文房四宝,倒也省得自己再找理由出门。

而且,等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的周衡,莫名发现自己还挺想早点见到那掌柜帮自己找的极品墨玉,而且在翻来覆去一会儿之后,听着春桃轻微的鼾声,周衡发现自己甚至已经想好了到时那墨玉的用途—

就照春雨她们所言,给沈复刻一枚印章。

至于印章上的字,莫名的,周衡觉得,也许可以让人刻上自己曾经出钱让人提在原先那副昙花美人图上的四个字

周而复始。
虽然盛夏烟雨也是寓言cp粉,但是他最早是夏思雨的唯粉,即使后来当了cp粉,也从来不给薄言花一分钱。嗯,就是粉圈最讨厌的那种歪屁股粉丝。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46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