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美的老寡妇 二男一女

她紧赶慢赶进电梯,还给小唐打了电话,让他赶紧去停车场,要用车。

他们公开以后,对于个人隐私的保护,没有过去那么严了,车上虽然还有口罩,但是帽子、衣服都没得换,夏思雨甚至还穿了戏服。

——剧里没有直接用妈妈的名字,也没有直说是妈妈。但是夏思雨在衣着打扮,在细节布置上,特意吩咐造型师往复古方向靠拢。为了能演好角色,她的日常服装也穿了类似的,发型也剪了个妈妈当年的同款。

在楼下等车的时候,她虽然表情看着还挺平静的,既没有担忧的哭,也没有为难的皱眉。但是薄言在旁边,看着平常叽叽喳喳的她,今天出奇的安静。而且还不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等到车来,她也是第一个上了车,上车以后就沉默不语的坐在一边,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一片苍茫的大地。

薄言知道,这对夏思雨来说,已经是很急迫的情况了。虽然她讨厌夏家,但是她身上也流着夏家的血。虽然她埋怨过父亲的软弱无能,但是爸爸对她的爱从来没有变过。

这次如果出事的是夏家的其他人,夏思雨估计不仅不会伤心,反而还会开心的买挂鞭炮。可偏偏受伤的人是爸爸,而且还在抢救,爱恨交织之下,她爱得深,恨也长久,而且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才如此沉默。

薄言其实猜到了,既然夏居安都打电话给她了,那只怕夏思危,他堂哥薄易,佟女士,还有夏家的其他长辈们,可能都会在场。

盛夏家具这几年,因为房地产的东风,发展的很不错,近些年转型做一些新式古典的风格,也很受欢迎。

现在还不知道夏有标伤到什么地步,也不知道她过去的时候,会不会被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夏家长辈们和佟女士他们再次针对。当然,当年她是孤身一人,但是现在,她身边有他。

等到了医院,夏思雨还没等车子停稳就想直接开门下去,被薄言一把拉住胳膊。夏思雨眉头一皱,转头回来就要骂他,却看见薄言另一只手上拿着口罩晃了晃“不要着急,就算你想尽快见到爸爸,该有的防护也得有。”

夏思雨忍住了,把口罩戴上。薄言又帮她打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她乖乖等着,等他打理好,才迫不及待的转身。

但刚走下去,前面好几个穿着黑西服的保镖模样的人。夏思雨愣了一下,薄言解释“这是我叫来的。你现在可是顶流,该有的牌面还是要有。如果不是时间紧,我会把律师也叫来。”

现在不知道她爸爸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夏家那些人会不会对她动粗。这个时候,找保镖是为了保护她(打架的时候不吃亏),找律师是为了怕对方讹诈。

夏思雨点头,她虽然心里急,但是也明白薄言的好意。但她也等不了太多,踩着高跟鞋进去。刚进门,薄言又拉住她“等一下。”

又要她等,夏思雨忍不住了,想骂他。薄言说“你知道路吗你就往里闯?医院很大的。你进的是住院部大门,急诊的门诊抢救得走那边。”

夏思雨被打断了三次,火气灭了不少。她看了看手机,对方没法消息过来。薄言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如果……出结果了,不知道会是好是坏。知道你着急,但这个时候,你急也没用,得相信医生。”

肥美的老寡妇  二男一女
夏思雨调整了呼吸,这一回,她才冷静了下来,点点头。她自己整理了一下衣冠,淡定的往急诊大楼抢救室那边走过去。电梯一到,她和薄言刚刚走出来,走廊这边已经挤了不少人。薄言猜的没错,佟女士、夏居安夏思危还有薄易都在,夏家的长辈也在,还有起火的时候在公司的一些员工和高层都在。

在看到夏思雨的时候,先出声的不是佟女士,也不是夏思危,而是一个夏家的长辈,好像是叔公,拄着拐杖,一脸嫌弃的说“你怎么来了?”

他还跺了一下拐杖,看了看周围的人“谁告诉她的?”

夏居安起身“是我。”

“居安,你……”佟女士惊讶的埋怨了一句,但此时外人太多,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赶她出去!夏家没有她的位置。”这位叔公说完,他旁边几个年纪比较大的长辈们也纷纷点头。话音刚落,夏思雨身后,薄言请来的保镖们,也从后走了出来,排成两排。

夏思雨懒得理会这群人,只哼了一声“恐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你是想要动手吗?”这位叔公显然也不是被吓到的。尤其薄言和夏思雨是艺人,要是出现了打人事件,他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

夏思雨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表情略有一丝担忧。像是察觉到她的情绪,正好此时,手术室的红灯灭了,家人们都站了起来,等着医生护士出门,立马一拥而上“医生,有标怎么样了?”

只有夏思雨还站在原地,没有上去问情况。薄言看到夏思雨手紧握成了拳头,他没说什么,只是轻轻覆着她的手。夏思雨转头看了他一眼,薄言朝她点点头,给她支持。

医生说“没事,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还需要看后续,术后48小时是重点观测时间。需要看看他会不会感染,有没有什么并发症,而且还需要做植皮手术。他身上大面积烧伤,不植皮只怕挺不过去。”

一听到这点,其他人都松了口气“手术成功就好。”

不一会儿,夏有标被推了出来,他身上还真的缠满了绷带。护士直接把他推到重症监护室,还要在这里继续监控一阵。

等夏有标进去之后,公司里其他的高层也离开了现场。之后剩下来的,就是两拨人,夏思雨和薄言,以及其他。
夏思雨原来是不想跟这些人交谈的。十年前的大年夜,天空还下着大雪,她和妈妈第一次被爸爸带回老宅,就是眼前的这些人,宁愿接受一个已经和爸爸离婚多年,已经没有可能再次复合的佟女士,也坚决不让她和她妈妈进门。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4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