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 强迫 h 哥哥,别射在里面好嘛

尤其当年,参加这种酒局,又是政界人士,相当能喝。夏思雨一瓶啤酒就倒的酒量,估计是随了她妈妈。温群晓不会喝酒,以往参加活动也是能避开就避开,但是这回,可能是大家喝的很嗨,执意让全桌的人喝酒,还是白的。

这一杯下去,温群晓估计直接倒了。她不想喝,但全桌的人,无论男女,都在起哄。

当年那个年代,对于劝酒,还没有现在的意识。只觉得你不喝酒,就是不合群,就是不给领导面子。当年娱乐圈还不发达,甚至有些演员是归属于各大电影厂的,正在温群晓焦灼的时候,旁边的夏有标看不过眼了,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杯子,笑嘻嘻的说“她真的不会喝酒,我替她喝吧。”

他说完,也不让对面有拒绝的机会,皱着眉头,一扬脖子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杯下去,全桌的人都愣了,包括旁边被他夺过杯子的温群晓。她当然一开始就认出来这个男的,毕竟是和自己前男友分手那天遇到的另一个“渣男”,也被他老婆打了一巴掌,想忘记都难。她也没想到,全桌子人都逼迫她的时候,会是这个“渣男”出来帮忙。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面的人先开口了。他们还是不满意“这……虽然说,你替她喝了。但是,她是女人,可以只喝一杯。如果你替她喝的话,得罚酒三杯!”

如果这话是夏思雨听到了,估计呵呵一声,当场就把桌子给你掀了,菜给你扬了。你大爷的还敢跳到老娘头上指手画脚?给你脸了?

但是夏有标这个人,赢也赢在太温柔,太心软。但是输也是输在这里。

他顿了顿,结果正好转盘把酒转到他面前,他连犹豫都没犹豫,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一口把一杯喝掉。再来,又是一杯,这回他喝的时候,明显有些不耐,一部分酒水随着杯沿和嘴角流了出来。不过大部分的酒水还是进了他的胃里。

三杯酒,一口一杯,他喝完以后,还把面前的酒杯倒着放,显示这瓶酒,基本上都被他一个人喝完了。

这一下,全桌寂静,这才爆发出震天的声音“好!”

夏有标喝完了酒,还面色不改,只是伸手想拿纸巾擦擦嘴的时候,手有点抖,旁边温群晓帮他拿了纸巾。他也气定神闲的接过,还说了句“谢谢。”

尤其,因为这三杯酒,引起了隔壁桌领导的注意,夏有标还跟他谈起了自己想要承包山林种树,做实木家具的想法。酒桌上面好办事,虽然不可能在这里签协议,但是面是见了,人也认识了,以后谈工作也方便一些。

温群晓确实有点惊讶他如此能喝,还见他能气色红润的谈生意。虽然这家伙是个渣男,但是也确实讲义气。刚刚酒桌上也算是很绅士,没有借着酒劲揩油什么的。

等喝完酒,她也没什么想聊的,找个机会散场。正好他们两个前后脚出门,在等车的时候,温群晓在后面,看到夏有标的脖子后,密密麻麻的长着红疹。

她吓了一跳,正好前面的夏有标回头,她这才注意到,这家伙连脸上都长起了红疹。在外面,没有领导在一边,夏有标此时才放松下来,问她“你有没有……解酒的药?”

温群晓摇摇头,然后她就看见,夏有标在她面前笑了笑,然后一头栽到在她面前。

没什么说的,之后她的助理赶到,温群晓和助理两个女人把他架到车上,送去了医院。还好当年那个年代狗仔并不发达,不然她大半夜的送一个正在协议离婚的男士去医院,不知道被骂成什么样。

夏有标是酒精过敏。到医院,医生给他开了药,还给他喂了水,让他在医院休息。毕竟温群晓还有事情做,而且她也算是艺人,在医院怕人认出来。所以送来医院以后,吩咐助理照顾他。第二天夏有标醒了,从助理那里要到了电话,先表示了对她的感谢。并且说,一定要赔给她医药费,当面致谢。

温群晓摇头“不用了,我也要谢谢你,帮我挡酒。”

羞耻 强迫 h 哥哥,别射在里面好嘛
“那不是为你挡的,那是为了我公司。”虽然夏有标这样解释,他后来也确实通过喝酒,成功的和领导连上线,但是,受人恩惠还是要知恩图报的,这点温群晓明白。

感谢当年那个年代,汇款业务不发达,转账很麻烦,也不能手机支付。他提出“该给还是要给的,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可以亲自去你公司给你。”

“不用了。”温群晓犹豫一下,报了地址,“我下午八点前会在燕城电影制片厂这里。如果你来的话……”

“我一定能。”

挂了电话,温群晓并没有当一回事。而且她才刚刚和渣男前男友分手,更没兴趣去招惹一个还在谈离婚的“渣男”,即使这个人帮了自己。电话打完她就投入工作里,把电话的事给放在脑后。晚上八点,准备回去的时候,天空正好下起了雨。

恰好今天因为下雨,助理来接她,遇上了堵车,车行缓慢。她在大门口的传达室里等,刚站住没多久,一个撑伞的男人走过来,探头说“师父,我要进去,请登记一下,我有个熟人在里面,她叫温群晓。”

刚说完,他就发现里面温群晓正坐在这里,她起身,夏有标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上面规规矩矩的写着“医药费”。

“谢谢你,昨天晚上把我送到医院,这是我欠你的医药费。”他大大方方的,也没故意揩油,还笑“这种好人好事,我是不是该送一面锦旗过来?表扬一下。”

“太客气了,还特意跑来一趟。”

看到她在这里,夏有标还疑惑“你是因为下雨所以没走吗?我开车来的,需不需要我送你?”
又不是熟人,温群晓这点分寸还是有的,她摇摇头。夏有标说“那这样吧,这伞我给你,我的车就在马路边,伞你留着。我开车走。”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4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