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拨开湿漉漉的小内裤

这是一个强者,宁城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到对方的修为,隐隐约约的星轮就有五六道.

“晚辈喜欢在星空中寻找一喧缘,这一枪是一名晚辈不认识的前辈传授的,当时那个前辈只是演示了一下,晚辈到现在也只是领悟了一些皮毛……”宁城连忙回答道,不经意间将自己和那个厉害的前辈联系在一起了.

“哦,那你将当初那个前辈如何演示的也演示给我看一下.”乞丐哦了一声,点点头说道.

宁城无法不演示,只能举起涅槃枪带动一道空间弧线轰了出去,强大的枪意将眼前的空间隐约化出了一道影子.

“嘭”恰好一枚陨石飞了过来,还没有接近宁城的涅槃枪,就被宁城强大的枪意直接轰成碎片.

乞丐拍手叫道,”好,好枪法,好枪意.”

那名中年文士也站了起来,赞赏的说道,”枪意好,但是神念更强大,有前途.”

宁城心里一惊,他随意的一枪,竟然让对方看出了他的神念强大无比,这太惊人了.

“小子,我看你有些潜力,要不本王收你做一个弟子,你看如何?”乞丐笑吟吟的看着宁城.

宁城连忙惶恐的说道,”回前辈,当初那个传授我枪法的前辈说过,等我领悟到这一枪的jing髓后,就可以去曼伦星空去寻找他.没有那位前辈的吩咐,晚辈不敢拜师.”

这家伙自称本王,说不定是一个星河王.做一个星河王的弟子,宁城吃

ao了撑的,如果他什么都没有,还可以考虑一下.他的秘密太多.跟在这个星河王后面,谁知道还有没有明天?

“这样啊.”乞丐露出一si失望,不过他并没有询问那个叫宁城去曼伦星空的人是谁.

“那晚辈就告辞了.”宁城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多留片刻.他甚至做好了准备,一旦这两个强者动手.他马上用天云双翼逃遁.逃的走逃不走是另外一回事,他可不愿意被这种强者抓住.

想到这里,宁城心里也是暗叹,星空中强者实在是太多了.里兰星河听说还是一个垃圾星河,也有这么多的星空强者过来.如果去更强大的星空,遇见一个心qing不好的强者,他这点修为还不够人家两个手指头捏的.

乞丐犹豫了一下说道,”相见即是有缘.我没有什么可送给你的,这个影像牌倒是可以送给你,希望可以帮你一次,哈哈哈……”

宁城赶紧恭谨的接了过来,握在手中,直到这两名强者远去.

两人远去后,宁城这才单独取出一个戒指,将这枚影像牌送

u戒指,又将戒指反复打了十数道jin制,这才放下心来.

影像牌的作用宁城很清楚.这是强者用自己的神念沟通出来的一个牌子.关键时候,可以将影像牌拿出来对敌.这个影像牌可以发挥出制作影像牌修士实力的一点点,关键是起震慑作用.这种牌子一般都是长辈留给晚辈的保命符.如这个乞丐随手送给宁城这样一个陌生人,还是比较少见的.

正因为弄不懂乞丐的想法,宁城才没敢将影像牌放

u小世界.这东西可以让那个乞丐窥探到他的秘密,他才不会这么傻.

不过宁城也没有将这影像牌丢掉,无论那个乞丐留下影像牌是什么意思,宁城都想要利用一下.

原本宁城是不打算回海睬的,现在有了这个影像牌,他决定回一趟海睬.

….

再次回到海睬,宁城并没有易容.如果没有那个乞丐的影像牌.他就算是要回到海睬,也会易容回来.那个乞丐至少是一个星河王的大人物.有这种人物的影像牌,他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让宁城没有料到的是.他很轻松的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处,根本就没有人阻拦他.回来后,宁城才知道荆无名和蓝娅都来过了,他也知道了自己离开海睬的时间,他的识海涅槃整整过了两年多时间.

荆无名和蓝娅能再次回来,宁城心里很是感ji.这两个人回海睬除了因为他之外,不会有别的事qing.无论如何,在这陌生的地方,他也是有几个朋友的.

……

薄海第一赌场,这是宁城第二次进来.

他即将离开海睬,至于以后还能不能回来他还不知道.既然有了底气,离开之前该要回来的自然要找回来.

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拨开湿漉漉的小内裤
“小子,你还敢来?大爷一拳轰杀了你,给我滚.”迎接宁城的是棕发男修那可恶的粗糙脸,说话的同时,就是一脚踹向了宁城.

宁城根本连话都不说,微微侧身,一拳轰在赌场外面那巨大的铜鼓之上,”咚”的一声闷响,瞬间响彻了整个赌场内外.

“你找死……”藤执事一拳就轰向了宁城的脸,在他看来,宁城一个小小的劫生境修士,他一拳可以轰一个稀巴烂.

这次宁城更就不闪避,手一伸抓住了这名执事的拳头,星元力运转之下,直接将这名执事的胳膊给扯了下来.随即手心火焰一闪,这条胳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仓促之下,这个棕发执事一声惨叫,不等他回过神来,宁城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

“啪”的一声,藤执事直接飞了起来,半边脸和一嘴的牙齿被宁城这一巴掌拍成了虚无.

赌场内外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盯着宁城.薄海第一赌场在海睬也是一个不小的势力,这个劫生境修士竟然敢来挑场子.哪怕是这个劫生境修士隐匿了修为,实际修为到了聚星,来这里挑场子也不够看.

宁城确实是隐匿了修为,他上次来就是劫生境,现在以念星境过来,肯定不合理.再加上他没有星轮,隐匿修为很是简单.很多窥星境界的修士,就算是隐匿修为,也无法隐匿掉星轮.

“朋友莫非仗着自己的修为高,就来我薄海赌场砸场子?”一个yin惨惨的声音落下,随即一名瘦弱无比的长脸修士就出现在了宁城的面前.

“场主给我做主啊,这人嚣张无比,一来就对我动手……”从地上爬起来的藤执事,用唯一的一只手捂着满脸的血迹,撕裂的叫道.

这名瘦弱无比的长脸修士正是薄海第一赌场的副场主,他并没有理会藤执事,依然冷厉的盯着宁城.他没有将宁城当成一个劫生境修士,不说宁城肯定隐匿了修为,敢砸薄海第一赌场场子的修士岂能简单?

“砸场子?”宁城淡声说道,”你看见我砸了什么东西?我来这里就是客人,但是薄海第一赌场是不是店大欺客,对修为差一点的客人可以任意欺凌啊?”

说完,宁城抬手丢出了一个水晶球.在丢出水晶球的同时,宁城甚至怀疑自己很有摄影师的潜力,去任何地方,都养成了录下水晶球的好习惯.

水晶球中棕发男修狰狞傲慢的语气和表qing显露无疑,”小子,你还敢来?大爷一拳轰杀了你,给我滚……”然后就是一脚踹出去.

“是不是薄海第一赌场一直这么对付客人啊?”宁城漫不经心的说道.

“带下去jin闭起来,给这位客人道歉.”一个冷厉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宁城听得心里一惊,他甚至没有听到这个声音来的具体方位.

“是.”yin惨惨的长脸修士恭谨的回答一声,随即一扬手,两名念星修士直接过来将藤执事拖了下去.

等藤执事被拖走后,这名长脸副场主这才很是客气的对宁城抱了抱拳,笑脸说道,”本人是这家赌场的副场主闫法涵,刚才的事qing我代表赌场向朋友道歉.朋友要赌什么?请自便.”

“道歉就算了,我在这里被欺负也不是第一次了.至于赌什么,我自己去看看.”宁城说着也不理闫法涵,径自走进了赌场.他今天来这里就是砸场子的,一个副场主的道歉,他才没有看在眼里.

看见宁城这边的事qing结束,众人都各种gan各自的事qing.许多修士尽管不再关注,但他们心里对宁城依然是钦佩无比.这种事qing赌场岂能这样算了?暗地里绝对不会罢休的.这个隐匿修为的修士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如此不知道天高地厚.

“换四个千万黑币的筹码.”宁城取出四千万黑币走到了兑换筹码的柜台,他身上只有这点黑币.这还是上次荆无名没有输光的一些黑币,被他再次拿了出来.

宁城这次没有去赌阵,他这点黑币根本就没有人愿意陪他赌阵.

这次宁城来到了赌点的地方,赌点也是这里最普通的一种赌法.凭借自己的眼力和耳力倾听点数,只要赌对了,那是一赔十.当然还有相邻点数的赌法,就是所有赌点中,自己猜测的是最接近点数的,也有五倍赔偿.

赌场的点数最低是无点,最高是五百五十五点.和别的地方一样,这里不能运用神识,也无法运用真元,只能凭借自己的眼睛看和耳朵去听.

宁城走进赌点的场子,立即就有位置让给他.刚才宁城在赌场门口的嚣张,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是没有谁愿意得罪这样一个人的.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晚安!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5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