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污的文章 老师好爽好紧好大

赌点可以是赌场方面做庄,也可以是外来者做庄。如果是外来者做庄,赌场方面是要抽成的,这个抽成是按照桌面赌资的比例而来。

宁城来的这个赌点的场子是赌场方面的庄家,他想要砸场子,自然不会去普通赌桌去。

更何况,他一来就小心的试验过,这里同样的无法阻挡他的神识。这让宁城心里大定,更是确信他的识海绝对不是普通修士相比的。这个赌场肯定有等级极高的神识屏蔽阵法,但是一样拦不住他的神识。

庄家是一名脸色微白的中年男子,他扫了一眼宁城,并没有在意。和宁城这样敢在赌场闹的修士他也不是没见过,不过那些家伙也只是闹了一场,离开赌场后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已。

桌子上有三个骰子,每个骰子都有六面,六面都有数字分别是零到五。庄家用一个透明的小桶将这三个骰子全部罩住,然后一阵摇晃。

参赌的修士可以清晰的看见透明的桶中,骰子在不断的快速晃动着。这桶虽然透明,但一样隔绝神识,就算是没有神识屏蔽阵法,也无法渗透到这种桶中去。可惜的是,面对宁城强大的星空识海,这种桶一样的无法隔绝他的神识。

宁城叹了口气,他肯定如果没有神识,就算是眼力再强大,也无法看清楚这透明桶中的骰子是如何动的。这里没有真元,没有神识,就好像和普通人一样。可这个透明的桶,就是能让很多人愿意来赌。

“啪”的一声,摇骰子的庄家手一按,透明的桶落在了桌子上面,正好紧靠在赌桌上黄色的赌线旁边。在这透明的桶落在桌子上面同时,颜色也变成了银色,眼睛再也看不到桶中的状况。只能听见骰子还在桶中不断的跳动着。

很多人都在静静的聆听这个骰子的跳动声音,等到骰子跳动停止后,庄家这才喝了一声,“买定离手。”

此时桌面上的绿灯亮起,这表明是下注的时间。

一些自认为已经听出来的修士纷纷下注,宁城发现这里的下的注最低的也是百万黑币。有几个修士甚至下了几千万,没有下注上亿黑币的修士。

宁城的神识落在银色的桶中,里面的三枚骰子分别是零、三、二。按照这赌场的规矩,靠近黄色赌桌线的是第一个数字,其余的以此类推。如果两个并排,以大的数字为先。

现在这个银色的桶中,最靠近赌线的数字是二,第二个是零,第三个是三,也就是说这次的点数是203点。

宁城注意到所有压注的修士,其中一个将一千万黑币压在了200点上。

可以说如果没有宁城,那这一次就是他压中了,因为他压的数字最接近203点。

宁城没有犹豫,将四千万黑币全部压在了203点上。

那名压在200点的修士看了一眼宁城,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并没有移动自己压的点数。

庄家看见宁城一次压下了四千万黑币,也扫了一下宁城。

在这个赌场中,四千万黑币实在不算多,也不算少了。虽然有几人也关注了一下宁城,却并不在意。

好一会后,押注的修士都停止押注,桌面上的黑币至少有三个亿左右。宁城心里暗道,难怪赌场赚钱。如果没有他的参加,就算是赌场赔给那个一千万黑币的修士一亿黑币,就这一次赌场就赚了两个亿。

更何况宁城知道,如果不是准确数字,仅仅是接近的话还不是十倍赔偿,是五倍赔偿。

赌点庄家是不揭盅的,等所有的人都买定了后,赌桌中间的绿灯会变成红灯。只要红灯亮起,那就意味着不允许更改,或者是下注了。红灯闪烁之后,银桶会自动飘起。

“203点,真的是203点。”银桶飘起后,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宁城。宁城第一次下注,就中了点数,这绝对不仅仅是运气。

这次宁城想要不被关注,也不可能了。所有的目光都在宁城身上扫来扫去,一次就赢了四亿黑币,这岂能是运气可以解释的。

那名皮肤微白的庄家背后无法控制的冒出一层冷汗,倒不是因为这一把他输掉了将近一亿黑币。一亿黑币对赌场和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上钱。不要说输掉一亿,就算是输掉一千亿黑币,对赌场来说,也不算什么。

他冒汗是因为他知道宁城绝对不是运气,运气哪里能够一次就中了?

无论心里害怕不害怕,这名荷官还是要摇骰子的。这一次他显然比第一次更是谨慎了,骰子摇动的时间比上一次长不说,就算是摇动的频率也比上一次快的多。

“啪”中年荷官将盅桶倒扣在桌子上后,还用暗劲力动了一下。

“买定离手……”荷官大声叫了一句,眼睛却盯着宁城,宁城可以清晰的听到他的声音在颤抖。

这次下注的人没有上一次快了,很多人都看着宁城,显然这里不是荷官一个人知道宁城不是运气。

宁城根本就不在意,直接将四亿黑币筹码全部压在了五百零一点上面。

荷官的手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这次如果是压中的话就是赔四十亿了。四十亿黑币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可是如果下次宁城再压四十亿也中了呢?

关键问题是,现在他面对的可不是宁城一个人,别的修士看见宁城压在了501点上面,纷纷跟注,大部分都压在了501点。

荷官算了一下,501点就压了将近七个亿黑币,如果这次压中的话,赔偿一下就是七十亿。

众人押注完后,红灯亮起,那银色的小桶再次自动飘起。三枚骰子的总数不多不少,正好是501点。

“中了,中了,正好501点,天啊,好大的运气……”这次跟风压的人众多,打开确实是501点后,压中的修士有些都兴奋的大叫起来。

很黄很污的文章 老师好爽好紧好大
这种热闹立即就吸引了其余赌位上的修士,仅仅片刻时间,这里就聚集了一堆人。

哪怕这个荷官是一个碎星修士,他也忍不住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七十亿黑币赔偿下去,接下来呢?

“快点摇骰子啊。”众人看见荷官有些愣神,都很是不满意的叫道。这种发财的机会哪里有?等会赌场就算是找麻烦也不会找到他们这些跟风的人头上,都是找那个出风头的白痴。

宁城岂能看不出来这些修士的用心,他本来就是要砸场子的,赌场输多少和他毫无关系。他心里不爽的是,这些家伙光明正大的利用他。

荷官再不想摇骰子,面对众人的叫嚣,他只能继续摇了下去。

“买……定离……手……”第三次放下盅桶后,这荷官语气的颤抖就算是任何人都能听的出来。

这次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盯向宁城了,荷官悄悄的暗下了按钮,他知道这个场面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

宁城淡淡说道,“我的赌本有些不够,刚才赢钱的朋友,能不能借一些过来?”

没有一个人回答宁城的话,甚至看向宁城的目光都是白痴一般。借钱?谁认识你啊。

见没有人回答,宁城叹了口气说道,“我压324点,说完四十亿黑币全部推到了324点上面。”

这次压的人就多了,仅仅呼吸时间,324点上就聚集了将近百亿的黑币。那些有本钱的家伙比宁城更为贪,别看舍不得借钱给宁城,可是跟着宁城下注不但速度快,量还多。

宁城冷笑一声,算计着绿灯即将变成红灯的时候,忽然将四十亿筹码偏移的推了一下,“算了,这么多人都压324点,我就压325点吧。”

众人都是一愣神,这是什么意思?没等周围的人想明白,红灯已经亮起。这个时候,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没有人敢更换点数。

周围的人都开始惴惴不安起来,宁城前面两次都压中了,这一次突然更改点数,谁知道他之前压的324对不对?

银色的盅桶飘起,不多不少,正好是325点。

“啊呀……”

“嗷……”

“差一点……”

荷官擦了擦额头的汗,尽管赔了宁城四百亿黑币,他心里甚至还有些庆幸。如果不是宁城使坏,这一下他就要赔出去一千亿黑币。一千亿黑币对赌场不算什么钱,他却承担不起啊。

此时他握着透明的小桶,再也不敢继续摇骰子。万一宁城再下四百亿黑币,他就完蛋了,他必须要等负责人过来。

宁城也不催他,他要对付的不是这个荷官。

周围那些跟着下注的人此时看向宁城的目光就有些不友善起来,宁城刚才害的他们输了大笔的钱。

“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吧?竟然临时更改点数。”一名念星后期的修士冷眼盯着宁城说了一句,他心里很不爽。刚才他一个人就输了十亿黑币,这让他愤怒无比。

“我更换点数关你屁事,不赌就滚。”宁城很是不客气的骂了一句,刚才他借钱的时候,这家伙屁话都没有。现在这家伙跟他下注,竟然还要唧唧歪歪。他来这里就是扮恶人,砸场子的,如果对一个念星修士还客客气气,他还砸个屁的场子。

只要他面对这个念星修士怂了,后面别的人肯定一拥而上,根本就不用赌场出面,他的气势就弱掉了。

“你找死……”这名念星修士早就将宁城当成凯子了,一个凯子骂他,他岂能忍受?

不过他用不着骂第二句了,他的脖子已经被宁城掐住,直接拎了起来。
“朋友,饶命……”这名念星修士这才想起赌场不能动手的规矩,似乎针对不到眼前这个家伙。这家伙连藤执事都敢打,岂能惧他?

“赌场内不允许打斗……”那名荷官总算是找到了由头,放下了手中摇骰子的盅桶走了上来。本来这根本就不是他管的事情,但是他现在不想摇骰子,也没事找事。

宁城抬手就将这名念星修士掼在地上,怒喝道,“滚蛋。”

这名念星修士根本就顾不得自己的骨骼被宁城掼的咔咔断裂了几根,连忙爬起来,灰溜溜的逃掉。

荷官见苦主都不找宁城,他也没有办法,只好再次回到了原位。经过这么一闹,其余吃亏的修士更是不敢多说,再也没有人出来说宁城的不是。

“你下去吧。”

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这名荷官如听仙音,连忙恭谨的回道,“是,符师。”

宁城注意到来的这名修士,看起来很是普普通通,眼睛细而长,说话沙哑,语气却沉稳无比。背后有两道隐约星轮,可见此人至少是一个碎星强者。

“各位,今天我想要和这位朋友单独赌两手,请各位谅解。”这名修士让原来的荷官下去后,又对其余的赌点修士抱了一下拳。

这个细长眼睛的修士在赌场显然很有威望,他抱拳后说话后,其余跟在宁城后面想要发财的修士纷纷退开,却并不散去。

这些修士退开就表示不会参赌了,至于并不散去,所有的人都知道宁城是来找事的。而现在赌场的人正面出来和宁城对战了,这种精彩的事情,谁都不愿意错过。

只是短短时间,这个赌点的地方就围满了人。不但是这里参赌的修士,就是其余地方赌的修士也都纷纷挤到这里来。很多人都认识细长眼,赌场中绝对的高手,一般情况下根本就不会出来,现在出来了,显然是为了宁城。

“在下叫符,是这家赌场的一个小小坐场。还未请教朋友贵姓?”细长眼并不在乎别人围观,再主动对宁城抱了一下拳。

原来这家伙就叫符,宁城也抱了一下拳说道,“我叫宁城,因为当年我朋友在这里输了点钱,差点将小命都送掉。所以我今天想要帮他将输的钱赢回来,还请符坐场赐教。”

听了宁城的话,周围的人恍然明白过来。宁城今天果然是来找场子的,原因是他朋友输了钱,差点送命。不过看这宁城修为应该也不会高到什么地方去,就算是赌场找到场子了,能走掉吗?一个这种修为的家伙在赌场通过赌来找场子,应该说是找死。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由我来摇骰子,宁兄下注,如何?”符微微一笑,并没有将宁城的话放在眼里。可见他胸有成竹,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输给宁城。无论宁城的朋友在这里输了多少钱,宁城敢来找场子,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

宁城自然是不会在意,“当然,等我将这些黑币换成蓝币再说。”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5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