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了 是不是撞到你的点了h

越想沈漠楠的脸就越黑,仔细一回想自己好像还真是一个不太好伺候的主,周雪颜一直都注意着沈漠楠的脸色,一看他这样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怎么样,想起来你之前的丰功伟绩了?"

要知道那个时候他可没少了折腾自己,现在好不容易自己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当然要痛快痛快嘴。

沈漠楠心里哀嚎一声,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天道好轮回了,果然老天爷没忘了他,在这儿等着他呢。

夏之远抱着肩膀笑道:“不是我说你,楠哥,女孩子是用来疼的,就应该被宠着,不然的话她们很可能会跟你翻旧账的。"

沈漠楠对于夏之远说的非常的认同,“你说的很对,只可惜太晚了"

夏之远叹了口气,他就不明白了,沈漠楠看起来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在感情上那么得迟钝,不得不说周雪颜能够容忍他到现在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不过夏之远还是决定提醒一下眼前这个正在找死的边缘徘徊的人,“楠哥,你也别这么说,现在还不晚,一切都还来得及呢,只要你们两个还在一起你就有补偿的机会。"

周雪颜撇了沈漠楠一眼,冷哼一声,“你还看不出来嘛!这个家伙就是嘴巴说的好听,其实早就想甩了我找别人了。"

周雪颜这次是真的有点儿生气了,沈漠楠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怎么说起话来还是这么让人不爱听呢,至少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没听这家伙说过几句好听的话,至于情侣之间的甜蜜语那就更不用想了。

难道说沈漠楠天生就比别人少了情商?周雪颜也是很无奈,自己怎么就眼神儿那么不好使,找了这么个不会说话的家伙,他肯定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

沈漠楠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咳嗽一声,“雪颜,我刚才就是一时嘴快说错了,你知道的,我平日里绝对没有和任何异性有过联系,你要相信,在我的心里除了你以外从来就没有过别人。

我刚才说的话意思就是我以前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情,但是时间是不能倒流的,我没有办法回到那个时候,所以我对你的伤害是永远的,无论怎么弥补你我都觉对亏欠了你,所以说根本弥补不了。"

周雪颜心里一阵的发酸,“弥补得了弥补不了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沈漠楠一笑“当然是你说了算!"

周雪颜看了沈漠楠一眼,“先吃饭,我今天不想和你再继续掰扯以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只要你以后对我好以前的种种我可以原谅你。"

沈漠楠听了周雪颜的话之后眼前一亮,“真的?"

周雪颜点了点头,“那当然了,我有见过我对你撒谎吗?"

沈漠楠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没有,顿时心里就像是喝了蜜一样的甜,乐呵呵的开始吃东西。

夏之远感到一阵的牙疼,不由得慨叹道:“果然爱情可以把人变成傻瓜!"

沈漠楠看了夏之远一眼,轻笑一声道:“会不会变傻我不知道,反正能让人变得高兴,会让人觉得甜蜜,反正我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以后你谈恋爱了就明白了。"

夏之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那还是算了吧,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像你一样爱上谁了,不过有一点我真的非常的好奇,难道说,所有的爱情都应该像你们这样经历挫折才能够让人刻骨铭心吗?"

周雪颜放下手上的餐具,擦了擦嘴笑道:“这个就要看个人对于爱情的理解了,而且每个人和每个人的爱情都是不一样的,有的爱情轰轰烈烈,而有的爱情平平淡淡,虽然不同但是却一样的幸福。

只能说,轰轰烈烈的爱情,不一定就能够长久,同样的平平淡淡的爱情不见得就会让人遗忘。"

夏之远似懂非懂道:“那究竟是轰轰烈烈的爱情,更让人刻骨铭心和是平平淡淡的爱情,更让人向往呢,雪颜姐,如果是你的话,你更加渴望哪一种爱情呢?"

周雪颜想了想,“再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吗?我觉得我所拥有的应该就是属于那种轰轰烈烈的吧,这辈子就算是想忘恐怕也忘不掉的那种。"

夏之远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同样的,我觉得还是轰轰烈烈的爱情,更能够让人刻骨铭心,至少能够明白自己的付出,也知道两个人走到一起的不容易,这样的感情更加的让人难以割舍。"

沈漠楠赞同的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小远的观点,虽然平平淡淡的爱情也能够让人向往,但是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时间长了还可能会被遗忘,但是轰轰烈烈的爱情就不一样了,会让人铭记一辈子,哪怕是想忘都忘不了,只要自己还能够呼吸,就会想起以前的种种。"

周雪颜轻笑一声,“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你别忘了,凡事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平平淡淡的感情是两个人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挫折,两个人之间不存在任何的隔阂,但是轰轰烈烈的就不一样了,身处感情之中的两个人都会受伤。

啊不要了  是不是撞到你的点了h
其实我倒是觉得与其说是忘不了这段情感倒不如说是忘不了自己曾经受过的伤害,因为痛过了,所以才忘不了,因为受到了刺激所以才割舍不下。"

沈漠楠点了点头,“如果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

沈漠楠一阵的无语,“行啦,我们两个在这里和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谈论这个做什么,好了,我们不管他,你不是说喜欢吃大虾吗?来,我给你剥!"

说完沈漠楠把一只大虾放到自己面前开始剥虾,由于手法并不熟练,所以剥出来的虾卖相上真的是一难尽,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被剥得都快看不出来是虾的东西周雪颜嘴角一阵的抽搐。

不过再怎么样也是沈漠楠的一片心意,她不忍心看沈漠楠失望的神情,只好把这些失败品全都吃了。

夏之远看着两个人,嘴巴张开了又闭上了,其实她想说,他会剥虾,而且他剥的虾肯定比沈漠楠剥的好,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还是少说两句话比较好。

沈漠楠笑了笑,一脸宠溺的看着周雪颜轻声道:“好吃吗?"

周雪颜也很给面子,点了点头,“虽然卖相方面差了一些,不过你剥出来的虾仁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这可是天底下独一份呢。"

沈漠楠又剥好了一只虾放到了周雪颜的面前,又看了看自己沾满了油的双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我平日里是不吃虾的,剥虾的次数可以说屈指可数,能剥成这样对于我来说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周雪颜仔细回想了一下两个人自从认识到现在的种种,的确就和沈漠楠自己说的那样,她从来就没见沈漠楠吃过虾。

可是以前她无意间听沈明溪说过沈漠楠是喜欢吃虾的啊!周雪颜眉头轻皱。“我记得以前曾经听人说起过你,好像很喜欢吃虾,那为什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见你吃过呢?"

沈漠楠叹了口气,“喜欢是喜欢,就是我剥虾的速度真的很慢而且还总是剥不好,我记得小的时候我还因为剥不好虾被气哭过呢。"

周雪颜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你还有被气哭的时候?"

还真是让人意外呢,沈漠楠也不太在意这些,“那有什么,我当时才多大呀,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你们两个就没有做过什么幼稚的事情吗?"

夏之远没想到这把火还能烧到自己身上来,“你们两个相互伤害就好了,干嘛非要把我拖下水。"

周雪颜听了沈漠楠的话之后倒是眼前一亮,“那这样,我们谁都不许隐瞒对方,把自己小时候做过的自己认为最幼稚的事情说出来怎么样?"

夏之远一脸的生无可恋赶紧摇头道:“不,我拒绝!"

看夏之远那么着急拒绝就连沈漠楠都有些好奇了,“既然这样,那不如我们就说说吧,更何况你刚才都听了我的了,你自己反而不说了这不太好吧!"

“我又没说非要听,是你自己说出来的。"

沈漠楠点了点头,“是啊,是我自己说出来的,但是你可以选择不听啊!听完了就得拿你自己小时候出过的糗来作为交换。"

夏之远嘴角一阵的抽搐,没办法只好努力回想自己小时候做过的那些幼稚行为,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我小的时候不爱喝药,曾经偷偷的把药放在枕头底下!"

说完之后夏之远看着周雪颜,沈漠楠同样把目光看了过去,周雪颜清了清嗓子,“我小的时候比你们有意思多了,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哪怕说这个世界上有鬼我都会相信,为了这个被吓得好几个月不敢出门。"

周雪颜说完之后沈漠楠和夏之远全都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周雪颜冷哼一声,“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这有什么好笑的?"
倒不是沈漠楠多么的不能容事,主要是任谁的妻子总是被别人惦记着心里也会不踏实的,虽然现在王星河已经不惦记周雪颜了但是他们毕竟是有感情基础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灰复燃呢?尤其是自己根本就没有立场去指责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5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