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胯一片狼藉无法闭合 一女多男黑人两根同时进

夏无忌一把冲上前,跪在地上伸手抱起那团焦黑不成样子的东西,嗓音低沉,充满了悲怆。

他们父女二人关系向来不好,女儿嫌父亲对自己太过苛刻,从小到大都没有真正的体会过父母的爱。而父亲则怪女儿不能体恤自己,太叛逆,太自我,致使父女二人但凡见面总是吵架,谁也不让着谁。

即便吵得再凶,双方心里都明白对方是爱着自己的,只是这对父女各自性格都十分强势,谁也不愿主动低头认错,关系这才越闹越僵。

又有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女儿?又有哪个女儿不爱父亲?

“认出来了?嘿嘿,果然父女情深,一眼就被你认出来了。”

姓史仙帝看着夏无忌跪在地上,一脸悲痛欲绝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知道么?当你们青莲宗的夏轩和苗久,传回讯息说抓到夏诗雨的时候,你知道我是有多开心么?”

“我引动了雷火之力,从夏诗雨的第一根脚指头,一路燃烧到她头顶,雷火烧啊,烧啊,真是绚烂,那一场大火足足烧了半日的功夫,才将你的宝贝女儿活活烧死。夏无忌,我告诉你吧,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来,看着你的女儿在我手中受折磨,我真是痛快!太痛快了!”

“但是不得不说,你女儿也真是够硬气的,她被雷火烧了半日的功夫,竟然连哼也没有哼出一声,硬是咬牙挺过来了。我还是第一次见见到如此硬气的女孩子,她今年好像才十四岁吧……”

“够了!”夏无忌含泪怒吼,打断姓史仙帝继续说下去。

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尖刀,在夏无忌心脏上狠狠切割,短短的几句话,夏无忌已经忍不住声泪俱下。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当初的一个疏忽没有杀死这姓史仙帝,竟然会酿成今日的恶果。身为父亲,夏无忌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是怎么在这场雷火折磨中挺下来的,爱她的女儿,如果可以,他宁愿受折磨的是自己,而不是夏诗雨。

可是……

夏无忌浑身止不住的发抖,这一刻,夏无忌只觉内心犹如被千万把尖刀洞穿、绞碎,一种一片空荡荡,悲愤、自责、痛苦、后悔等等情绪一股脑儿涌将上来,几乎将他仅剩的一点理智给燃烧殆尽。

而另一边,听到这里的沈严冰终于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她大叫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来,与夏无忌一起跪在那团焦黑的物体面前。

经过短暂的失神之后,沈严冰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这团焦黑的东西,正是夏诗雨的尸体,被雷火烧焦的尸体。

“小,小雨……”

不久前,夏诗雨还与自己谈笑风生,倾诉衷肠。

不久前,夏诗雨为了救自己,还帮自己挡过诸多危机,自己来到仙界之后,也是因为得到夏诗雨的帮助,这才进入青莲宗,这才有了今日的修为。

粉胯一片狼藉无法闭合 一女多男黑人两根同时进
自己现在能活着,很大原因也是得益于夏诗雨,要不然她早在第一次遭遇无相仙宗弟子的时候,已经死了。

是夏诗雨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了自己的活路。

北极之行,一路走来,沈严冰亲眼见证了樊叔的死,老大、老二、老三的死,现在连自己在仙界唯一的姐妹夏诗雨也死了,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看着眼前这团烧焦得几乎忍不住样子的尸体,沈严冰内心悲恸无比,同时瞬间暴怒。

“狗杂种,你给我去死!”

沈严冰大骂一声,身子立即冲出,手中冰刀几乎在同一时刻成型,拦腰一刀砍向姓史仙帝。

沈严冰极少有暴怒的时候,甚至从来没有说过粗话,内心中无法压抑的悲愤使得她忘记了所有的淑女该有教养,她现在只想手刃眼前这人,为夏诗雨报仇雪恨。

姓史仙帝微微一笑,身子甚至连动了没有动一下,一股磅礴的仙帝威压便已经从他身上爆发而出,瞬间镇住沈严冰。

在这股威压之下,沈严冰甩出去的冰刀瞬间肢解,化为乌有,而她自己同时感觉到身上像是背着一座大山一样,压得她动弹不动,疾冲而出的身子生生被逼停了下来。

“你便是那个沈严冰吧,一个小小的地仙而已,竟然也敢对我出手,真是不知死活!”

姓史仙帝讥笑一声,随后大袖一挥,袖中立即冲出一股巨力,直向沈严冰面门扑来。

仙帝出手,威力何等之大?这股巨力若是打中沈严冰,以沈严冰目前的修为,只怕立即便会毙命。

然而,那看似汹涌宛如潮水袭来的巨力,在即将扑倒沈严冰面前时,却突然变得平静,慢慢化作一股微风,轻轻吹拂过沈严冰的发梢,没有对沈严冰造成任何伤害。

显然有人替沈严冰化解了这袭来的巨力。

“嗯?”

那姓史仙帝见状心中微微一惊。

他适才一袖挥出,看似轻松实际上已经用了他三层的实力,对方即便同样身为仙帝,也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便化解掉自己的这股巨力,只怕就算是六位太古仙帝也做不到吧?

对方究竟是谁?

姓史仙帝抬头,向着沈严冰背后看去,只见一个青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沈严冰背后,而这青年正是适才姓史仙帝偷袭的,那名被他当作这里所有人中,修为最低之人。

“你……”姓史仙帝明显一愣,有些不敢置信。

出现在沈严冰背后之人,正是叶鹏飞。

他丝毫没有理会姓史仙帝诧异的目光,而是伸手轻轻搭在沈严冰肩上,柔声道:“报仇之事先等等,现在重要的是先救小雨。”

随着叶鹏飞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沈严冰只觉那来自姓史仙帝的威压瞬间消散。

“你能救小雨?”夏无忌与沈严冰同时惊喜的问道。

与叶鹏飞分别足有十多年,十多年未见,沈严冰现在完全不知道昔日那位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如今已经成长到了何种程度,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能耐。

但是,作为她的女人,沈严冰不会怀疑叶鹏飞的话。

他说能救,就一定能救。
“救倒是说不上,但我可以让她的神魂暂时恢复一些,也只是一些而已,再多的话我就无能为力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5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