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美妇岳沦陷 风流教师黄强

“不骄不躁,很好。”齐伍满意的点点头,“委座私下里对你也是赞许有加啊。”

“忠于领袖,效忠党国,职责所在。”程千帆立刻立正,敬礼。

“处座托我问你,他此番可是拒了你一枚勋章,你可生气?”齐伍笑着,问。

常委员长对程千帆很是欣赏,有意再次颁发勋章,以兹褒奖。

不过,戴处座以年轻人还需戡磨,以免骄纵为由,请常委座收回成命。

“处座的劳苦用心,属下自然知道。”程千帆表情认真,“属下太过年轻,还需要多加磨砺。”

“况且。”程千帆提高声音,“属下的功劳,齐主任知,处座明了,这便是最大的褒奖。”

“说得好!”齐伍高兴的点点头。

当晚,程千帆设宴,款待齐伍一行。

宴罢,齐伍离沪,返回南京。

就好似特意来沪上一行,就是为了当面夸奖、宽慰他一番。

程千帆对此心知肚明,齐伍前后两番来沪,单独接见他,秘晤。

不管他自己内心是何种心思,在外人看来,他程千帆已经贴上了齐伍的标签了。

七月七日。

薛华立路,靶子场监狱。

刘波警惕的看着来探望自己的这个陌生人。

此人自称是他的表弟,来探望他。

“刘波同志,你受苦了。”曹宇压低声音,表情恳切说道。

“我不认识你。”刘波摇摇头。

“是方木恒同志托我来探望你的。”曹宇说,“他托我问你,还记得去年夏天深夜的那个小巷子吗?”

这是组织上交代给曹宇的,同刘波接头的暗号。

果不其然,闻听此言,刘波的面部表情变了。

贞洁美妇岳沦陷 风流教师黄强
“木恒怎么样了?”刘波问。

“方木恒同志很好。”

曹宇心中大喜,组织上交代,如若刘波询问方木恒的情况,他便回答说很好

刘波的话语是表明他的身份隐藏的很好的意思,他的回答是同志们一切安好的意思。

如若刘波没有询问方木恒的情况,则说明刘波担心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请求组织上尽快营救他出去。

暗号对上了,曹宇内心狂喜。

“快点,时间到了。”在不远处观察的狱警,不耐烦的走过来,催促说道。

他接到了上峰的通知,刘波是红党要犯,不可容许此人同探监之人有过多接触。

“余畅同志,组织上正在想办法营救你出狱。”曹宇瞥了一眼狱警,用极低的声音说道。

随即,他提高声音,“表哥,我给你带了些吃食衣物,且放宽心,我下次再来看你。”

说着,曹宇起身,将几张钞票塞进狱警手中,言说请狱警多多关照自己的亲戚。

回到监牢,刘波皱眉,他有些懵。

自己这算是被红党接纳、认可了?

怎么可能?

特别是对方最后那一句‘余畅同志’,他更是摸不着头脑。

两个小时后。

曹宇在一个烟杂店买香烟,一张纸条夹杂在钞票中递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纸条出现在汪康年的手中。

“确认无误!”

汪康年大喜,纸条只有四个字,却意义重大

曹宇通过红党交代的暗号同刘波对上了,如此,便确认了刘波便是余畅。

七月八日。

一身警察制服的程千帆,从延德里步行前往薛华立路的中央巡捕房。

他的步伐不紧不慢,脑子里正在思索关于昨日曹宇探监刘波之事。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了报童的喊声。

“卖报,卖报,华北日军今晨进攻宛平县城,开炮百余发炸毁卢沟桥,我军奋起抵抗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八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