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么大 耸动粗喘低吼

农历六月一日。

遥远的北方之宛平县卢沟桥的枪响,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忙于生计的小市民,并不知道,也不关注。

当然,也不是全无关注,邻里间聊天的时候,间或有人提一句北方又要打仗了。

然后便是关心菜价、米面油的价格会不会受到影响。

最早对于卢沟桥的枪炮声音做出反应的是学生。

尽管这才是上午时分,有学生们开始集合,他们高举着刚刚制作好的横幅,高喊着抗日口号。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驱逐日寇!”

“支援二十九军抗战!”

程千帆站在路边,看着游行的学生们高喊着口号,从他的身旁经过。

他面色平静,就好似这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蓦然,他看到了人群中的唐筱叶。

“这是一个长相俊逸,有着短跑运动员一般矫健之长腿的巡捕,他冲上来就揪住了唐同学,并且大声质问她……”

有参加了这场游行的女学生,后来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如是写到。

……

“你跟着胡闹什么?”程千帆抓住唐筱叶的手臂,质问。

猛然被人抓住,唐筱叶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是自己的哥哥,刚松了一口气,随后便是挨了一顿训斥。

“抗日救亡,人人有责。”唐筱叶气鼓鼓的,大声说道,“你松手。”

“喂喂喂,你做什么?”两名男学生过来了。

“一边去!”程千帆瞪了男学生,松开了唐筱叶的手臂,“赶紧回家去!别跟着胡闹!”

“这位警官,我不赞同你的这种说法,我们怎么会是胡闹呢?”唐筱叶身旁的一名女学生义愤填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日寇占领了东北,占领了热河,现在,他们又要对平津动手了,我们如若再不抵抗,将来只能当亡国奴。”

“学生,最重要的就是学习。”程千帆皱着眉头,说道。

“巡捕最重要的就是听洋大人的话吗?”这名女学生呲着牙,呛声说。

程千帆看了她一眼,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齐耳的短发,不算太漂亮,但是,很有朝气,露出小虎牙,本应该很可爱的样子,此时此刻,生气的咬着牙,想要表达自己的愤怒,只是却并没有多大的威慑力。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程千帆扭头看了唐筱叶一眼,叹口气,“我知我现在说话你不听,早些回家,有什么事情,报我名字。”

说完,他径直离开了。

身后的议论声听不到,大抵不会是什么好话罢。

“筱叶,那人谁啊?”有同学问。

“不认识。”唐筱叶摇头说道,到了嘴边的‘我哥哥’,最后变成了这三个字。

程千帆的内心无比焦躁。

作为特工,特别是打入日特的特工,他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更加清楚华北开启站端意味着什么。

日军的胃口绝对不会满足于宛平县城。

这极可能是日军图谋平津的战火信号。

只是,这只是他的推断,他需要情报印证。

啊这么大 耸动粗喘低吼
巡捕房里,巡捕们似乎并没有受到北方响枪的影响。

爱好打牌的,继续‘偷摸摸’打牌。

工作热情高涨的秦迪抓了一个大街上摸女人屁股的家伙,正好被输了钱的一个巡捕拿来撒气,很是揍了一顿。

程千帆哼着曲儿,面带喜色,来寻找皮特。

“有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高兴的吗?”皮特的眉角贴着胶布,打着哈欠问。

这是少尉先生偷偷和阿尔芒的妻子幽会,被这名法国商人狠狠地揍了一拳。

皮特回家后向怀孕的妻子琳达解释,是他英勇抓贼,因公负伤。

“你不知道?”程千帆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皮特眉角的胶布,满眼都是喜色,“北方响枪了,战争要开始了。”

“我们这段时间囤积了那么多货物,这次要发大财了。”

皮特看着两眼放光的程千帆,摇摇头,“千帆,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很难看透你。”

“什么意思?”程千帆问。

“你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对待朋友很好的人。”皮特说,“但是,在国家大事上面,你的态度令我,恩,令我不舒服。”

说着,他耸耸肩,“现在是你的国家正在遭受侵略,你却在高兴要发财了。”

“这个国家给了我什么?”程千帆冷笑反问,“我的爸爸妈妈为这个国家流血、牺牲,我呢,没有了父母,被迫在养育院生活,没人管,没人问。”

说着,他微微踮起脚,右手放在皮特的肩膀上,“我的朋友,看得出来你很为我的国家难过,那么,这次的分红,你少拿些。”

“滚蛋!你这个混蛋!那是我的钱,凭什么少拿。”皮特生气说。

“你看,你和我一样。”程千帆抽了一口烟,吐出一道白雾,“都喜欢钱。”

“我们不一样。”皮特摇头说道。

“去他娘的不一样。”程千帆将烟蒂扔在地上,马靴的脚尖碾了碾,“我一会出去一下,有人对我们的这批货有兴趣。”

看着程千帆离开的背影,皮特点燃一支烟,抽了几口,将烟卷扔在地上。

“混蛋!”

他的香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程千帆偷偷换了。

换了便衣,离开巡捕房。

程千帆叫了一辆黄包车。

仿佛一夜之间,整个大上海的学生都冒出来了。

他们在街上演讲,喊口号。

散发传单。

“抗日救国!”

“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

一名学生一边喊道,一边将传单塞进了他的手中。

程千帆拿起传单看,只见上面写着

“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虹口区,上海特高课之机关秘密据点。

程千帆见到了三本次郎。

他一脸兴奋和激动的问,“课长,帝国在华北动手了?”

“是的,无耻的支那军队偷偷抓走了一名帝国士兵,帝国河边旅团第一联队在宛平县城被迫进行反击。”三本次郎说道。

“可恶的支那人,他们这是在挑衅大日本帝国!”程千帆义愤填膺,“课长,小小的宛平县城,帝国唾手可得。”

“宛平县城?”三本次郎摇摇头,面露骄傲之色,“你见过老虎张开嘴巴,只是为了吃掉一个人的手指的吗?”
闻听三本次郎所说,程千帆心中凛然。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