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公主 男生说想在你身上做俯卧撑

三本次郎是上海特高科课长,这个位置至关重要。

此前他在三本次郎的‘官邸’练习如何伪造文件的时候,就看到了日本国驻北平领事馆之参事官发来的电文。

上海特高课方面一直同北平方面有电报往来。

故而,程千帆揣测三本次郎对于北方战事是有一定程度之了解的。

这也是他今天特意来找三本次郎汇报工作的原因。

三本次郎刚才那句话,绝不是无的放矢。

以此可以推测,发生在宛平县城的战事只是一个开端,甚至可以判断,此乃日军大举进攻华北的开始。

“太好了。”程千帆的眼中露出激动的神采,“愚蠢卑劣的支那人不配拥有如此富饶的土地,帝国的战车已经开动,全面占领支那指日可待。”

三本次郎欣慰的看了宫崎健太郎一眼。

抛开贪财不说,宫崎健太郎也称得上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帝国青年。

从年轻人的身上,他看到了帝国的朝气。

程千帆突然叹口气。

“为何叹气?”三本次郎立刻问。

“属下只是感叹,北方战事距离我们太过遥远,不知道何时才能打到支那的首都。”程千帆的眼眸闪烁炙热光芒,“占领支那首都,此乃帝国子民千百年来的夙愿!”

三本次郎拍了拍失落的年轻人的肩膀,“快了!很快我们就能看到旭日旗在南京上空飘扬的那一天。”

“是!”程千帆表情无比认真,“属下无比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三本次郎向程千帆下达了两个任务。

一个是关注法租界内部的动向,以兹探查法国政府等西方列强对帝国在北方开启战事的态度。

一个是注意监控法租界内部的反日行动。

程千帆自然是拍着胸脯表示,只要经费足够,一切不是问题。

“贪财的小子啊。”待宫崎健太郎离开后,三本次郎摇摇头。

不过,他也知道,宫崎健太郎在法租界的间谍行动,十分粗暴简单,基本上都是以金钱开路。

这便是宫崎健太郎的行事风格,爱好金钱的人,更懂得如何去利用金钱。

……

从特高科的秘密据点离开后。

程千帆坐在黄包车上。

繁华热闹的街面上,熙熙攘攘的人潮。

他的心却是沉到了谷底。

此番从三本次郎的只言片语中,他捕捉到了两个十分重要的信息。

其一,宛平县城的战事只是开始,日方有扩大战事,全面侵占华北之野心和企图。

其二,他故意提起南京,而三本次郎的态度则流露出一个信息,日方对南京势在必得,甚至是有信心在极短时间内占领南京。

这说明什么?

如果是从华北一路打过来,肯定不可能短期内威胁南京。

这是否意味着,日方在北方开启战事的同时,同时也在考虑在上海方面开战?

距离淞沪战事已经有五年了,日本这是有意开启第二次淞沪战事?

程千帆先去了春风得意楼,喝茶,听了会戏。

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悄悄来到金神父路周茹的住处。

周茹还在上班,家中没人。

程千帆亲自起草电文,向南京总部发报。

南京,总统府。

国民政府军事统帅部。

针对卢沟桥事变之紧急军情,统帅部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决定,为了避免华北事态恶化,国土进一步沦丧,要先行筹备,以应付华北爆发全面战事之可能。

统帅部决定,准备将一部分德机械化师调往北方作战,检讨弹药粮秣储备情况和新武器分发情况。

更进一步的决策是,调派军需装备,优先补充韩复榘的部队,安抚韩复榘,稳定山东局势。

会后,常凯申委员长紧急召见戴春风,要求特务处加强在北方的侦查和通讯,切实掌控北方的即时情况。

戴春风面色凝重的离开委座官邸,就看到齐伍在在外等候。

h文公主  男生说想在你身上做俯卧撑
“发生什么事情了?”戴春风问。

齐伍此时应该在徐府巷坐镇,随时联络北平、天津站点,掌握最新的情报。

“处座,‘青鸟’发来绝密电报。”齐伍将电文递给戴春风。

戴处座脸色微变,结果电报纸,入目看。

“处座钧鉴。”

“听闻北方战事消息,职部旋即拜访大萝卜。”

“从大萝卜口中,职部耳闻些许言语。”

“仔细思量,有如下判断。”

“其一,日军有扩大卢沟桥战事,并图谋华北之可能。”

“其二,其人言语中表达对快速占领南京之信心,怀疑日军有在南线开启站端之可能。”

“只言片语,仅能推测,难以进一步探知。”

“职部,青鸟。”

戴春风将电报纸合起来,表情无比凝重。

‘大萝卜’便是‘青鸟’给三本次郎起的代号,以起到掩人耳目之目的。

“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见委座。”戴春风沉声说。

“是!”

“达令,你要注意身体啊。”常夫人将一杯温开水放在书房桌子上,担心的看了一眼表情凝重的丈夫。

“日本人不让我好过啊。”常凯申拍了拍夫人的手掌,拿起水杯,喝了一小口。

“北平有宋明轩,此人虽桀骜,但是,对付日本人还是有一手的,你就不要太担心了。”常夫人劝慰说。

“你不晓得,我担心的便是宋明轩。”常凯申摇摇头。

就在此时,书房外传来走动声音。

“谁在外面?”常夫人问,“不知道先生正在休息吗?”

“夫人,戴春风求见委座。”一名侍从官汇报说。

“知道了。”常凯申说道。

“这个戴春风,一会也不让你歇息。”常夫人说道。

“春风去而复返,定然有极为要紧之事。”常凯申起身说道。

一楼客厅。

常凯申下楼,就看到毕恭毕敬的站立等待的戴春风。

“羽秾啊,何事去而复返?”常凯申说道,看到戴春风毕恭毕敬的敬礼,他按手说,“坐吧。”

“是!”戴春风虽然答应,依然毕恭毕敬的站立。

“校长,上海‘青鸟’发来急电,事关重大,学生不敢耽搁。”戴春风说道,双手将电文纸递上。

“坐,坐吧。”常凯申接过电文,说道。

“是!”戴春风这才落座,挺直腰杆。

“哼!”常凯申那期电文,仔细看,猛然冷哼一声,“娘希匹的,日本人欺人太甚!”
“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拿到卢沟桥事变后,日方对华用兵之方针策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0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