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爱爱 公交车上被轮干

上海火车站。

程千帆为白若兰、小宝等人送行。

“这张名片你拿着。”程千帆将一张名片递给李浩,“沿途若有事,可报此人名字。”

此乃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郑颋方长官的名片。

程千帆向南京总部回电,慷慨言说自己‘当以不畏牺牲之精神,誓死完成任务’。

并且直言相告,自己安排妻子家人回江山家乡扫墓。

戴春风闻讯,激赏不已。

他明白,青鸟这是安置家小,已有‘不成功便成仁’之死志。

同时此回电也有请上峰照料家小之意。

今日午后,便有访客拜访程千帆,并无多言,留下此张名片。

程千帆明白此中意放心去吧。

李浩收起名片,点点头,“帆哥放心,我定当安全护送嫂子和小宝返乡。”

程千帆点点头,李浩是小乞丐出身,从小吃尽苦头,识得世间险恶,三教九流都有来往,为人机敏。

有他护送,程千帆是放心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浩对他无比忠心。

从沪上去江山,沿途还算安全,不过,白若兰美丽的容貌可能会引来宵小,他不得不防。

……

列车要发车了。

程千帆同白若兰相拥,告别。

看着妻子担心的眼眸,程千帆微笑着,挥手作别。

“上车吧,代我在祖父墓前说一声,孙儿找了一个好孙媳妇。”

白若兰含泪点头。

程千帆看着列车缓缓驶离,看到白若兰从窗户中探出头,依旧在挥手,痴痴凝望。

他微笑着,一直挥手,直到看不见了,将烟蒂扔在地上,脚尖碾灭。

“走吧,该做事了。”程千帆冲着豪仔说道。

说完,阔步前行。

儿女情长藏心中,壮志慨然何惜身!

程千帆今日是告了事假的。

乱爱爱 公交车上被轮干
两人驱车来到台拉斯脱路的安全屋。

“打探清楚了吗?”程千帆沉声问。

“恩。”豪仔点点头,“组长列出的那份名单中的人物,属下一直安排人监视,此人更是重点关注。”

程千帆微微颔首,他来回踱步,思考此计划还有无纰漏。

事情紧急,这个计划可谓是十分仓促,不可能尽善尽美。

但是,好在他向来未雨绸缪,此前的一些布置安排,此时可以用得上。

他交给豪仔的监视名单,都是在去年的‘日中友好研讨会’中见过宫崎健太郎的汉奸,或者是日本人。

其中以坂本长行的幼子坂本良野为重点关注对象。

客观的说,程千帆对坂本良野印象颇佳,这是一个有着良好教养之日本显贵子弟。

最重要的是,他注意到此人秉性不错,且不谙世事。

简而言之,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

去年夏天的‘日中亲善研讨会’后,坂本良野离开沪上,不过,在今年早春时节,坂本良野再度返回沪上。

并且进入到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作,成为了今村兵太郎的助手。

南京总部下令他想办法拿到日军最新对华战略机密情报,程千帆仔细思忖,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今村兵太郎身上。

今村兵太郎的关东军副总参谋长今村均的侄子,其自身也是岩井英一的亲信,是有资格接触到此机密文件之人。

或者说,是程千帆所能接触到的日本人中,唯一一个有条件获取情报之目标。

当然,三本次郎也可能掌握此机密情报,但是,程千帆再三考虑,否决了以三本次郎为目标的打算。

三本次郎是日本老牌特工,其人生性多疑,想要从三本次郎那里获得情报,难度堪比登天。

今村兵太郎则不然,此人不是特工,相比较而言,警惕性没有那么高。

此外,今村兵太郎对他颇为欣赏,并无太多警惕设防。

最重要的是,有坂本良野这个‘好友’可以兹利用。

尽管去年一面后,两人再没有见面。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