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老熟女BBW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

七月的沪上,酷暑难耐。

他贪图凉爽,午休的时候开了风扇,没有盖毛毯。

睡醒后便觉得有些鼻塞,头昏昏的。

然后便听到了礼查饭店门口的争吵。

坂本良野皱了皱眉头,抬头看,就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颇为俊逸的青年男子,训斥了似是冲撞了他的男子后,揉了揉胳膊。

宫崎君?

坂本良野看清了此人的面容,非常惊讶。

然后是涌起的喜悦感。

几乎是与此同时,程千帆下意识的扭了扭头,也正好看到了坂本良野。

他露出极为惊讶之表情。

“宫……”就在坂本良野要呼喊出他的名字的时候,程千帆几步走上来,靠近了坂本良野,表情急切且严肃,“坂本君,不要说话,跟我来。”

说着,他转身就走。

坂本良野惊愕,但是,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后赶紧跟着程千帆。

在距离礼查饭店约有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咖啡馆。

程千帆径直推门进入,直接找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

约莫半分钟后,坂本良野也推门而入。

“两份咖啡。”程千帆正在交代侍者,“一份不加糖,这位先生的咖啡多放些糖。”

……

侍者离开后。

“宫崎君,真的没想到还能在上海见到你。”坂本良野高兴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竟然在沪上和坂本君再度相遇。”程千帆露出高兴的神情,“前番收到老师的信,说你曾去北平找寻我,老师也曾说你将要回国在外务省工作。”

“我不想要回国,想要留在中国工作。”坂本良野说,“我喜欢上海这座美丽的城市,所以决定来上海工作。”

此时,侍者将咖啡呈上。

坂本良野喝了口咖啡,高兴的点点头,“没想到上次一别,宫崎君竟然还记得我喜欢喝加糖的咖啡。”

“好朋友,是记在心里的。”程千帆微笑说,“坂本君送我京都的美酒,可惜我没在北平,想必被我的老师‘贪污’了。”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笑起来。

尽管接触不多,但是,两人都很欣赏对方,有着良好的友谊基础。

“上次一别,已经一年多了。”程千帆举起咖啡杯,“能够再度在沪上相逢,真是太开心了。”

“说的没错,为此次相逢干杯。”

两人微笑着,以咖啡代酒,碰杯。

“坂本叔叔呢?他近来身体可好?”程千帆关心的询问坂本长行的情况。

“谢谢宫崎君的关心,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坂本良野叹口气,“只是近来工作繁重,我担心他太过劳累。”

“数月前,老师与我的信中说,坂本叔叔已经不再承担教学任务,怎会如此劳累?”程千帆惊讶问。

“帝国担心中国的重要文物毁于战火。”坂本良野说道,“故而,帝国内阁邀请了包括父亲大人在内的一些教授、学者,最近正在研究、整理北平故宫的文物资料。”

“原来如此,坂本叔叔实在是太过辛苦了。”程千帆感叹说道。

他的心中是那么的愤怒和憋屈,北平还在国府手中,北平还没有沦陷,日本人竟然已经在打北平故宫之文物的主意了。

此外,从坂本良野这一句无意之言,程千帆也再次佐证了日本有意扩大战事、占领平津之狼子野心。

“坂本君是什么时候来上海的?”程千帆用汤匙轻轻搅动咖啡,随口问道。

“来了好几个月了。”坂本良野说道,“我现在在帝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作。”

“真的吗?”程千帆惊讶问,笑着说,“没想到坂本君竟然也到了总领事馆工作,成为今村先生的同事。”

“是啊。”坂本良野闻言,爽朗的笑着说,“宫崎君,你可能想不到,我不仅仅是今村先生的同事,确切的说,我现在正是在今村先生的身边工作,是今村先生的助手。”

程千帆愣了下,摇摇头,说道,“确实是想不到。”

他的内心其实是有些哭笑不得的,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开了个头,坂本良野就主动将一切和盘托出了。

这甚至打了程千帆一个措手不及,他脑子里准备好的预案和话术,都不得不大幅度删减,重新思考。

丰满老熟女BBW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
“宫崎君刚才是在执行任务吧,所以不能与我相认。”聊了好一会了,坂本良野终于想起两人刚才相遇之时的情况,问道。

“算是吧。”程千帆苦笑一声,他从兜里摸出香烟盒,就要抽出香烟,却是又将香烟放回兜里。

“没事,我虽然极少抽烟,但是,不介意的。”坂本良野笑着说道。

“你有点伤风了,闻到烟味不好。”程千帆说道。

“宫崎君,你怎么知道的?”坂本良野惊讶问。

“细节。”程千帆指了指坂本良野的鼻子,“你的鼻腔不通气,所以,说话有些嘶哑。”

“果然厉害。”坂本良野高兴的说道。

“能够在上海再次遇到坂本君,实在是太开心了。”程千帆感叹说道,“真是奇妙啊,一年多前,我们在上海认识。”

“然后便挥手作别,一年后,再度相逢,竟然又是在上海。”程千帆长吁一口气,微笑说道,“我没有记错的话,坂本君去年也是第一次见到今村先生的吧,没想到现在竟然在今村先生身边工作了。”

“人生真是奇妙啊。”他露出一丝羡慕的表情,再次轻轻叹了口气。

“今村先生对你也是很欣赏的,曾对我提起过宫崎君。”坂本良野不忍心朋友伤感,宽慰说道。

程千帆内心又是一愣,他这个话题目的是朝着今村兵太郎的身上引,他甚至打算冒险主动提出来对今村兵太郎的尊敬,渴望有机会当面聆听教诲。

但是,坂本良野的配合程度频频打乱他的节奏。

程千帆立刻‘却之不恭’。

“真的吗?”程千帆高兴的说,“没想到今村先生还记得我。”

他的脑子里快速思索,正要继续说话。

却是看到坂本良野抬起手腕看表。

程千帆内心焦急,竭力表现的表情平静,问道,“坂本君有事情?”

“我要去总领事馆上班了。”坂本良野微笑说,“快要迟到了。”

“太遗憾了,我们刚刚——”程千帆露出遗憾和焦急交杂的表情,说到。

“今天是今村先生的生日,如果宫崎君能够出现,想必今村先生一定非常惊喜。”坂本良野打断了他的话,说到。

程千帆眨了眨眼睛,将自己要说出口的话咽回肚子里,露出惊讶的表情,“今天是今村先生的生日?”

“是的,真是太巧了。”坂本良野高兴的说,“宫崎君,失陪了,我要去上班了,这是我在礼查饭店的房间钥匙,你在那里等我下班,我们一起给今村先生一个大大的惊喜。”

说着,坂本良野转身就走开了。

宫崎君一定不太愿意自己带他去见今村副官。

坂本良野在心里说。

他害怕宫崎健太郎会拒绝,他了解自己的这位好友,是一个颇为敏感且内向的朋友,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施舍和帮助。

所以,他决定丢下钥匙就走。

此时。

低头看咖啡桌上的房间钥匙,抬头看坂本良野离开的背影,程千帆的表情是有些呆呆的。

这个结果比他所能想象的任何结果都要好十倍,但是,他莫名有一种非常无力的感觉。

很没有成就感。

不过,此事、此种感觉

真好!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