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师受自愿被调教师调教 百合污文

这个公文包,同今村兵太郎的公文包一模一样。

他有好几个公文包,一个同皮特的公文包一样,一个是婚后白若兰送给他的,一个同影佐英一的公文包一样,一个同三本次郎的公文包一样,另外一个便是这一款。

几个公文包他会轮换使用,只为给众人留下印象。

且,如果有需要,他的公文包数量还会进一步壮大。

他拿着这款公文包出现在今村兵太郎的家中,即便是后来被调查,也没有漏洞。

程千帆一直坚信一个原则,任何事情的暴露,都是因为细微之处的疏忽,所以,他格外重视细节,做事讲究未雨绸缪。

离开咖啡馆,程千帆手里把玩着坂本良野给他的那把钥匙,忍不住皱眉。

他不能去坂本良野的房间等候。

礼查饭店就在日本国驻沪上总领事馆旁边不远,礼查饭店的人显然是知道坂本良野之身份的。

他可以和坂本良野在咖啡馆这样的场合聊天,毕竟小程巡长交游广阔,三教九流、各国人士皆谈得来,认识总领事馆的日本人,并不奇怪。

但是,他若是拿着坂本良野给的钥匙、进入到坂本良野在礼查饭店的房间,这性质便不一样了。

落在有心人的眼中,势必会引起关注和怀疑。

程千帆摇摇头,即使是面对诸多生性狡诈之人,他都能应对自如,反而面对这么一个性情天然的坂本良野,他有时却会感觉措手不及。

……

程千帆直接来到礼查饭店,叫人开了个房间,在坂本良野的房间对门。

随后,他用房间的电话,打了个电话。

“是我。”程千帆的电话是打给在巡捕房当值的豪仔的,“你去找大头吕,让他给我搞一套古董茶具来,我急用,送人的。”

“弄到手后,送来礼查饭店213房间。”

电话那头,豪仔点点头,“是,巡长。”

挂掉电话,豪仔拿出一支烟,思索。

电话是按照原定计划打来的,组长安排他去弄礼物,这也是一个暗号,说明计划顺利,组长获得进入今村兵太郎之生日宴会的许可。

只是,按照原定计划,组长会在汉口路的一个茶馆等他送礼物过去。

现在突然将地点改变为礼查饭店,这是一个意外变化。

不过,组长没有说出计划中止的暗号,说明一切应该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豪仔找到了大头吕,说了巡长的要求。

大头吕立刻拍着胸脯保证,指定弄来一套让巡长满意的古董茶具。

躺在床上,程千帆闭目养神。

事实上,他是有进入到坂本良野的房间之冲动的,坂本良野是今村兵太郎的助手,他的休息室也许会有有价值的情报。

但是,他不能因小失大。

此行的直接目标是今村兵太郎。

日本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大楼。

二楼。

今村兵太郎的办公室。

“你说你刚才碰到了宫崎健太郎?”今村兵太郎惊讶问。

“是的,先生,我在礼查饭店门口偶遇了宫崎君。”今村兵太郎说。

回到总领事馆,坂本良野仔细想了想,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

毕竟这是今村兵太郎的生日宴会,他刚才是越俎代庖,代替主人向客人发出邀请。

所以,他考虑一番后,觉得还是要先向今村兵太郎汇报一下。

“没想到宫崎君竟然来了上海。”今村兵太郎微笑说,“你们是志趣相投的好友,一年多未见,此番重逢,难怪良野今天心情不错。”

“你们聊了什么?”今村兵太郎饶有兴趣问,“宫崎君现在可好?”

坂本良野心中大喜,看来今村阁下对宫崎君也是素来挂念。

他便讲述了两人见面的过程。

心情愉快的坂本良野甚至还说漏嘴,提及自己为了避免宫崎健太郎尴尬,直接将钥匙丢给宫崎健太郎,自己则迅速离开的趣事。

调教师受自愿被调教师调教 百合污文
坂本良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谈及此事的时候,今村兵太郎的眼眸中的警惕之意淡了,眼神也温和下来。

“先生,未经您的同意,我擅自邀请宫崎君参加您的生日宴会,希望您不要见怪。”坂本良野说。

“无妨,我此前不知宫崎君竟然在上海,不然,早就有意见他一面。”今村兵太郎微笑点头,“宫崎君与你一样,也是我很欣赏的青年才俊,此番能够再见他,我很开心。”

“太好了,我就知道先生会开心见到宫崎君的。”坂本良野开心说道。

待坂本良野离开之后,今村兵太郎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

特高课名义上是受到帝国驻沪上总领事馆领导的,岩井英一一直在试图加深在特高课的影响和掌控,而今村兵太郎便是岩井英一安排之深入上海特高课的触角。

故而,特高课的一些机密,他是知晓的。

其中就包括宫崎健太郎假扮中国人程千帆,打入法租界巡捕房之事。

对于坂本良野见到宫崎健太郎之事,他第一反应是宫崎健太郎行事不密。

不过,听了坂本良野的介绍,确认了这是一起‘偶然遇到’事件。

此后,听闻坂本良野邀请宫崎健太郎参加他的生日宴会,今村兵太郎再次产生怀疑。

他不是怀疑宫崎健太郎对帝国不衷心。

而是怀疑宫崎想要通过坂本良野接近他,向他靠拢。

客观来说,今村兵太郎对宫崎健太郎是颇为欣赏的,但是,他不希望自己希望的人有太过功利性的举动。

特别是这是一名帝国潜伏特工。

宫崎健太郎这个身份并不应该过多的抛头露面,尽管他的生日宴会都是日方内部人士,不虞担心会泄密,但是,这是潜伏特工应该尽量遵守之原则问题。

是的,今村兵太郎欣赏宫崎健太郎,也有意招揽之,但是,他希望是他的招揽意图传递出去后,对方再靠过来,而不是违反特工原则、自我行动。

他不喜欢这种太过钻营之人。

不过,听闻是坂本良野主动邀请,甚至是不等宫崎健太郎拒绝,就直接将钥匙放下,直接离开了。

今村兵太郎放下了怀疑,同时也是哭笑不得,也便是只有坂本良野这样单纯之人才能够做出这种举动了。

今村兵太郎思忖片刻,按下了响铃。

立刻有人进来。

“有件事,你去调查一下。”今村兵太郎吩咐说。

他相信坂本良野的话,但是,事情的原委,他依然要去调查一下。

譬如说,‘程千帆’为何会出现在礼查饭店附近。

譬如说,在坂本良野离开后,‘程千帆’做了些什么。

无关乎怀疑,既然此番要见到宫崎健太郎,他有了和这个年轻人多多亲近,看情况,如果可能的话,顺势表达招揽之意。

这主要是因为,岩井英一阁下一直想要打造一个专属于他的特务机关,今村兵太郎正在负责这件事,现在正是招兵买马的时候。

安排人去调查,他只是习惯性的想要多了解一下自己所欣赏的这个年轻人。

观其言行,识其能力、品性。
约莫半小时后,内藤回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