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吃了我的小兔兔动图 别进…别弄到里面

“宫崎君,怎么了?”坂本良野问。

“外面进来的那个人,是一个对帝国比较亲善的中国人。”程千帆说道,“他认识我。”

看了坂本良野一眼,他补充说道,“此人只知道我的中国人身份。”

坂本良野明白了,“如果被外人知道你是帝国子民,会给你带来危险?”

“是的。”程千帆点点头,“我去找个角落避一下。”

他四下看了看,一楼的客厅里并没有可供躲藏之处。

“我带你去楼上的客房,你且先在那里休息,暂且避开。”坂本良野说。

“不妥吧。”程千帆说道,同时表情略焦急的看向院子里,眼看着外面那位就要进客厅了。

“没事的,那个客房我曾经用过,就是给客人用的。”坂本良野说。

程千帆一边跟着坂本良野上楼,嘴上却说道,“最好还是请示一下今村先生,你与今村先生关系密切,自然可以,我却……”

“我一会同今村叔叔说,放心吧,没事。”坂本良野说道。

来到二楼,他从自己的兜里摸出钥匙,打开门,“宫崎君,你且休息一会,我要下去帮忙了。”

“给你添麻烦了。”程千帆客气的说。

“你我是朋友,且我冒昧邀请你来此,是我给你添麻烦了。”坂本良野说道。

将程千帆带到二楼的一个客房,稍作安顿,叮嘱他先休息一会,甚至还主动帮他拉上了窗帘,坂本良野便下楼离开。

他是今村兵太郎的子侄辈,今村兵太郎的儿子目前还在日本国内,所以,作为子侄辈的坂本良野今天有义务帮忙迎来送往,也是比较忙碌的。

……

事情比程千帆所料想的还要顺利。

刚才在院子里出现的柳明非,实则是他故意设套引来的。

此人是铁杆汉奸,一门心思为日本人效命。

且其人极为擅长钻营,对待他所能接触到的日本人,都是极力巴结。

这么说吧,但凡日方重要人士有婚丧嫁娶寿诞,柳明非只要能攀得上关系,便绝对不会缺席,必然备厚礼前来。

程千帆安排人无意间令柳明非知晓了今村兵太郎今日过生日。

文友社这个亲日文学社团,背后便有着日本国驻沪上总领事馆的影子,确切的说今村兵太郎对文友社有指导、管辖之职权。

主子过生日,柳明非既然得知,必定前来。

当然,程千帆不会将全部希望‘押宝’在柳明非身上。

‘文友社’的另外两名亲日文人陈赟、以及刘乃禺那边,也会得知这个消息,此二人也是费尽心思钻营之辈,没有意外的话,也会来向日本主子贺寿。

三个人,三把保险,程千帆所需要的就是三人中至少有一个人来此。

他便可以其人认识自己,需要‘暂避’为理由,获得到二楼客房躲避的机会

一楼无处躲避,这也在他的算计之内。

他此前担心两点,一是此三人都没有出现,或者来的较晚,他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采取行动了。

一个便是今村兵太郎不同意他上二楼休息,甚至于直接来一句‘既如此,宫崎君先行离开,我们改日再叙’,那便是属无可奈何了。

现在,柳明非如愿到来。

坂本良野更是以‘半个主人’的身份,直接越过了今村兵太郎,将他引入二楼客房。

两个最关键,也是他最担心的问题,迎刃而解。

这便是程千帆第一次遇到坂本良野,便刻意交好,成为好朋友的原因。

他彼时自然不知道今日能用上,但是,程千帆素来秉持着未雨绸缪,提前先浇水才能吃果子的原则。

待坂本良野离开后,程千帆出了门,听楼下动静。

同学吃了我的小兔兔动图 别进…别弄到里面
好一阵热闹。

他立刻关上客房的房门,拿着自己的公文包,径直走向左侧的一个房间。

如果今村兵太郎没有对别墅进行特别改造的话,那间房子便是书房。

程千帆从身上摸出一根细细的铁丝,只用了十几秒钟便打开了房门。

从公文包内摸出一个小型手电筒。

用掌心盖住手电筒,确保灯光被压制,不会引起外面注意。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正是今村兵太郎的书房。

手电筒照过去,就看到书桌后面的椅子上放着一个公文包。

程千帆心中振奋,他没有时间留在书房慢慢寻找公文包内的文件。

他先是检查了今村兵太郎的公文包是‘正常’的,没有设置记号。

便拿起公文包。

随后,便将自己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公文包放在椅子上。

就要离开房间的时候,他停住脚步。

随之走回来,将公文包摆放的位置稍稍靠里一些,这才是刚才公文包放置的位置。

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有人进入到书房,如果不是特意来拿公文包的,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公文包没有人动过,便不会拿起公文包查看。

这能够给他争取宝贵的时间。

随后,程千帆拿着今村兵太郎的公文包,退出了书房,用钥匙开了客房的门,将房门反锁。

他没有立刻打开今村兵太郎的公文包,而是仔细的看了看外观,确认有无特殊的记号。

外观并无异常。

程千帆小心仔细的在铁丝头上挽了个非常小的钩子,将铁丝伸进公文包的锁孔内,手腕抖动了两下。

就听见咔嚓一声。

公文包的锁被打开了。

他没有迫不及待的打开公文包,而是小心翼翼的慢慢掀起。

就看到了一根不长的黑线。

程千帆看了看,找到了线头固定之处,非常小心谨慎的将紧紧系在锁孔的黑线解开。

这根黑线很细,并不长。

下边是系在锁孔上,上边是用一块不大的胶布黏着的。

胶布贴在公文包内部是贴的紧的,但是,黏贴黑线的效果一般,并不牢靠的。

如若他刚才没有注意到这条黑线,直接将公文包打开,在打开的瞬间,黑线上边的线头必然从胶布脱落,落下来。

人的视线在那一刻会下意识放在公文包内的那一摞文件上,除非非常仔细,可以关注其他细节,才会注意到那瞬间飘落的黑线。

所以,这是一个预警装置,当公文包放在视线之外的时候,今村兵太郎可以凭借这条黑线来判断自己的公文包有没有被人动过。
程千帆的后背隐隐有冷汗冒出。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