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下新婚美妇 浪货趴下我要

若非他素来格外谨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随后,他仔细的检查还有无记号,最重要的是记清楚此时此刻这些文件的摆放顺序和放置的细节。

譬如说,他便看到其中有一份文件的最后一页纸的位置,包裹了另外一份文件。

不管这是今村兵太郎故意设置的记号,还是将文件放进公文包的时候无意之举,对于程千帆来说,他都不敢大意,毕竟牢记这些细节,如实还原。

确认将所有的细节和可能形成记号之处牢记之后,程千帆开始翻越这些文件资料。

他先粗略翻看,总计是六份文件。

总计几十页。

他的内心是激动、兴奋的。

有的文件来自外务省之重要文件。

有的是沪上特高课的机密文件。

还有……

他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这是日本国外务大臣广田弘毅致沪上总领事馆岩井英一副总领事的电函

大臣致上海第523号电。

程千帆表情无比严肃,双目在文件上扫过,力图将每一个字都牢牢地记在心中。

很快,将这份文件记在心中后。

程千帆的目标放在了其他五份文件上面。

他如饥似渴的‘阅读’,努力吸收这些情报。

对于情报员来说,获得这样的机会,阅读此些绝对机密文件,这简直世间最大、最不可拒绝之诱惑!

……

一楼的客厅。

“仲才兄,来的好早啊。”陈赟端着高脚酒杯,凑到了柳明非的身边,一边摸出手帕擦拭额头的汗水,一边说。

“若甫老弟,你是知道我滴,做任何事情,都最怕迟到了。”柳明非微笑说。

“仲才兄的时间观念令人敬佩。”陈赟举杯,两个人碰了下酒杯,他继续说道,“不过,仲才兄毕竟身体不太好,还是要爱惜身体啊,来得早,不如看好时间,正好赶巧。”

两个人面带笑容,谈笑风生,宛若之交好友。

实则含沙射影。

陈赟是刚刚才赶到的,险些迟到,他话里话外指责柳明非吃独食,没有通知他,若非他从别的渠道无意间得知今村兵太郎过生日宴之事,便险些错过了。

这也让陈赟对柳明非很愤怒,送礼这种事情,要么是都不送,要么是一起,你柳明非颠颠的来拍今村阁下的马屁,我陈赟若是没来

也许今村阁下不会记得你柳明非来了,却是一定记得我陈赟没来!

柳明非则回应说,‘哥哥我做什么都比你快一步!’。

陈赟则继续反击老哥你比我年长,身体不如我,来得早不如赶得巧。

两人微笑着,碰杯。

此时,两人四下里看了看,颇为惊讶

刘乃禺竟然没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露出笑容,再次碰杯,低声交流。

刘乃禺这个竞争对手没有来,两个人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的。

就在此时,管家今村小五郎走过来。

“今村先生。”

“先生好。”

柳明非以及陈赟都是忙不迭的鞠躬问好。

“家主令我告知二位,他对于两位的造访、道贺非常高兴。”今村小五郎微笑说,“只不过,今日有多名帝国军人来拜会,两位留在此地颇多不便,天色已晚,不如二位早归,还望二位海涵。”

“先生说的对,天色已晚,我该回去了。”柳明非赶紧说道。

“能够来今村阁下府上,感受一下今村阁下之生日喜气,已然不虚此行。”陈赟激动的说道,“心愿已了,就不打扰了。”

柳明非看了陈赟一眼,他感受到了真切的威胁。

“家主还说了,改日必当亲自宴请二位,为日中友好共商大计。”今村小五郎微微鞠躬,说道。

两人闻言大喜,便如同吃了蜜蜂屎一般,连忙说‘愿为中日亲善鞠躬尽瘁’。

跨下新婚美妇 浪货趴下我要
陈赟还多说了一句‘死而后已’。

这句话令今村小五郎很高兴,拍了拍陈赟的肩膀。

柳明非大恨,好贼子,枉我当年对你颇多照应!

今村兵太郎正在与一名身穿日军军装之青年男子交谈。

今村小五郎过来汇报说,柳明非以及陈赟已经离开了。

“你去二楼,请宫崎君下来吧。”今村兵太郎说道。

就在十分钟前,坂本良野告知他,因为柳明非来了,此人认识宫崎健太郎所假扮之中国身份,所以,他安排宫崎健太郎去楼上那间客人房休息、暂时避开。

今村兵太郎闻言,倒也并无异议,也没有生气。

柳明非的到来,他也是始料未及。

宫崎健太郎假扮法租界中央巡捕房巡长程千帆。

而柳明非的‘文友社’在金神父路,此地正是法租界中央区巡捕房辖区。

故而柳明非自然是认识程千帆的。

虽然柳明非是亲日人士,不过,宫崎健太郎的潜伏身份是特高课之机密,这种秘密只有特高课的高层以及其他相关高层才知晓,一个小丑一般的支那人,是没有资格知道这样的秘密的。

所以,宫崎健太郎及时躲避,是对的。

今村兵太郎对宫崎健太郎的谨慎和反应及时还是颇为赞赏的。

“今村叔叔,我去吧。”坂本良野立刻说道。

“我陪你一起去吧。”今村小五郎微笑说,“两名支那人不请自来,害的宫崎君不得不躲起来,这是我们招待不周。”

两人上了楼,来到程千帆所休息之客人房。

“宫崎君。”坂本良野敲门。

没有人应答。

坂本良野再敲门。

“宫崎君。”

还是没有人应答。

今村小五郎脸色一变,眉头一皱。

“你让开!”今村小五郎后退了两步,就要撞门。

就在此时,咔擦一声,房门开了。

程千帆睡眼惺忪,看到门外的两人,脸色一红,连忙道歉,”抱歉,抱歉,实在是失礼了,多日未曾好好休息,竟然睡得深沉,实在是惭愧。”

坂本良野松了一口气,拍了拍程千帆的肩膀,“虚惊一场,我还以为宫崎君出了什么事情呢。”

“莫非是我此次买的熏香有问题,以至于宫崎君竟然昏睡至此?”今村小五郎说着,直接挤开了程千帆,进入房间。

程千帆内心猛然一震

因为,房间内根本没有点什么熏香!
今村小五郎进了客人房。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