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轮肉文 男男爽文

侍从官引领着戴春风入内,远远的就看到了王之鹤。

“学长好。”戴春风连忙打招呼。

“羽秾啊,大半夜的,委员长昨日刚从庐山回来,这才将将入睡,你便来打扰。”王之鹤没好气说道。

“军情紧急,还望学长见谅。”戴春风陪着笑,轻声说。

“好啦,你去吧,委员长在等着你呢。”王之鹤不耐烦的摆摆手。

“那我去了。”戴春风微笑点点头,走开后,他的脸色变得阴沉,旋即恢复了平静。

王之鹤岂能不知道他深夜来拜见老头子是有军机要事?

这家伙就是故意站在这里,在他面前摆谱,顺便敲打他。

……

对于王之鹤,戴春风内心一直有根刺。

当年戴春风落魄,去徐州北伐司令部投奔常凯申的时候,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常凯申其人。

没得办法,他便每天饿着肚子、穿了军装,自动跑去司令部站岗,名为‘保护校长’。

常凯申每天经过,却一直没有注意到戴春风。

后来才发现卫兵多了一个人,引起一阵慌乱,如此,才知道是戴春风每天自动来站岗。

常凯申很高兴。

王之鹤却很生气。

卫兵多了一个人,他竟然没有发现,这是失察。

常凯申离开后,王之鹤上去就质问戴春风,“谁派你来站岗的?”

“我是校长的学生,我自愿来的。”

“你他娘的也配!”王之鹤大怒,踹了戴春风好几脚,把他打跑了。

随后几天,戴春风继续来自动站岗,但是,依然是每次都是被王之鹤给揍跑了。

直到戴春风被时任常凯申司令部情报联络组之副官胡静安要了去搞情报工作,才算摆脱了王之鹤的‘欺负’。

即便是戴春风现在权柄日盛,王之鹤每次遇见他还是会故意摆谱,甚至会故意讽刺挖苦。

乱轮肉文  男男爽文
在戴春风的保险柜内,关于王之鹤的材料,足足上千页。

都是王之鹤的黑料。

譬如说,王之鹤经常会嘲笑委座和夫人之间‘打铃、打铃’的叫法,说老母鸡才会打鸣。

常夫人对此很不满,一直嫌弃这个侍卫长‘土里土气’。

譬如说,西安事变后,王之鹤再度执掌侍从室,他上任后便批评此前一度接替他的钱达俊做事不行,在西安没有保护好委座。

“我在的时候,从来不会出事,我一离开,就出那么大的事情。”

很快,钱达俊被人秘密告知了这件事,同王之鹤关系也有些疏远了。

不过,这些还不够,还不足以动得了王之鹤。

侧恁娘。

戴春风内心里暗暗发狠,他在等待机会,早晚报仇。

“好滴很!好滴很!”常凯申双手拿着‘青鸟’来电之电文,高兴的连连说道。

能够捕获日本内阁以及军部之如此重要战略情报,常凯申喜出望外。

“什么叫做国之干城,这样的便是国之干城!”校长高兴的拍着学生的肩膀,“你做事,我素来是很放心滴!”

“这是学生份内之事。”戴春风恭恭敬敬说道。

“我知道,你是我滴好学生,我很满意。”常凯申坐在沙发上,示意戴春风落座,“程千帆也是我滴好学生,你们一个学长,一个学弟,这是黄埔精神的传承,好滴很!”

受到领袖夸奖的戴春风心情愉快,同时内心颇为惊讶,常凯申言语中夸奖程千帆也是他的好学生,这句话非同小可。

要知道,老头子向来只承认黄埔学生是天子门生。

程千帆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步兵科第十期,且是肄业生。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