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公交* 骂人妈的恶毒脏黄暴话

这还没得到喘息的功夫,林玥抬头就看见面无表情的霍念琛,用冰冷无比的语言再次说道:“林玥,既然如此,从今日起,你就做琴儿的护工……”

还没等霍念琛的话说完,林玥就诧异的摸了摸耳朵,觉得可能是听错了。

“做护工?凭什么?”

林玥生气的握紧手指,看着这霍念琛一直都是面无表情冷冰冰的模样,心里更是苦楚不堪。

“你说呢?林玥,这都是你欠琴儿的,要不是你的话,她会成如今的模样吗?可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装?”

原本霍念琛对林玥也只是厌恶,现在更是多了一丝的憎恨。

闻言林玥就像万箭穿心一般,最后只是不可置信的看向霍念琛。

林玥完全没有想到,霍念琛为了林琴无情到这种地步。

除了逼迫自己捐献的器官以外,还要如此羞辱她,让她给林琴当护工。

“你做梦,我是绝对不会去的。”林玥手上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拒绝。

“林玥,这都是你欠的债,你没有资格拒绝。”

霍念琛丢下话就直接转身离开了,没有再理会她。

霍念琛那绝情的话时刻在林玥的耳边回响,看着那绝情绝绝的背影,使得林玥如坠冰窟,心如刀绞,痛的不能言语。

“呜呜呜,呜呜呜……”

慢慢的林玥由原来的小声啜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早上,林玥才刚刚睁开哭肿的眼睛,身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霍念琛打来的。

看着手机屏幕上面那熟悉的名字,林玥竟然从心底里开始产生了抵触的心里,不愿意也不想去接。

电话依旧在响,思考片刻她还是不得不拿电话,接了起来。

“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熟悉的声音冷冰冰地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

林玥只是手稍停顿后,就敷衍道:“手机静音的,怎么了?”

经过了这几天,她已经不愿意再多说什么了。

那边的霍念琛,正举着电话一脸不高兴,此时听到林玥的话,他稍停顿了下,便又道:“马上到医院来,别忘了多买些林琴爱吃的东西。”
高h公交* 骂人妈的恶毒脏黄暴话
林玥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那头电话已经挂断了,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为了孩子,林玥知道这医院她必须去,所以只发了会呆就马上起身去医院了。

林玥带着营养品很快的出现在医院的里,走到病房门前,准备进去时,听到林琴那甜美的声音:“念琛,等我好了以后,陪我去看看海好吗,我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了。”

此时的林琴,脸色微红,正娇羞的看着霍念琛。

霍念琛脸色僵了一下,没有回答。

林琴看到他犹豫了,那脸上的伤疤也好像越发恐怖了,只见她马上摆摆手,像是觉得做了什么错事一样道:“念琛,是我不应该提这事,我应该照顾到玥玥的感受,不去了。”

霍念琛看着林琴低头委屈的样子,心底里拥上那个女人的脸,顿时又觉得烦燥起来。

他努力压下心中的那种烦燥,伸手揉了揉林琴的头,温柔地说:“等你痊愈以后,我一定带你去看海。”

林琴心中暗喜,但还是满脸担忧的问:“那会不会让玥玥误会呀?”说道低头揉搓着两手。

“没关系,她在我心里本来就什么都不是,何况,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站在门口的林玥,听到这里感觉浑身发冷,从心底冷到了全身,她没想到两个人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最后竟然赚来一句她什么都不是。她觉得自己真是无比的可笑,想要哭,但是她不能,不然她会更加难堪。

然而此时的林琴确早已发现了林玥,她看着她迟迟不肯进来,就知道她都听到了刚才的谈话,心里一阵得意。

林琴得意了一会儿,看着门口的林玥,还是觉得不够,于是,她马上好像吓到一样冲着门口喊道:“玥玥,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

林玥僵硬的边说边推门进来,走到床前的桌子边,放下手里的营养品。此时,她觉得林琴跟霍念琛才是夫妻,而她只是个来看望病人的……

真的,她算是什么呢?

霍念琛愣了一下,他看着她煞白的脸色就知道她听到了,那种不明的烦燥又从心底里升起来,他不明白,他竟然有点担心,他可能疯了。

但是马上他又恢复冰冷的语气道:“几点了才来?”

林琴压住内心的喜悦,拽住霍念琛说:“念琛,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期,路上肯定不好走,玥玥对吧?”说着看向林玥。

林玥看着两人握一起的手,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霍念琛看了林玥一眼,想要再责备几句,确被一通电话打断,于是他揉了揉林琴的头,示意她出去接个电话,但径直从林玥身上走了出去。

等看到霍念琛走远,林琴马上换了副表情,满脸得意的说:“玥玥呀,你可不要想多了哦。”

林玥知道林琴虽然好像在解释,但是脸上确写满了得意,这让她心底那股憋闷更加严重。她稍稍深吸了口气说:“林琴,你到底要怎么样?”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6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