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再忍忍就好了 前后两根隔着一层膜3p

不说京城那两位,沈怡安与许子舟,暗暗心仪,只说漕郡,今日书房这两位,一个明目张胆,一个默默交付。

他们唯一差的,大约就是一张脸了。

宴轻放下茶盏,笑着说了句,“我夫人会沏各种茶艺,曾经一个时辰,沏了二十多种茶,每一种茶,都能被她沏出花样来,不知孙大人茶艺是否也到了这个地步?”

孙明喻摇头,“在下不及掌舵使。”

宴轻笑,“孙大人无需谦虚,若是有时间,在下也想多品品孙大人沏的各种茶艺,是否能与我夫人一较高下。”

孙明喻依旧摇头,“在下与掌舵使差之远已,也就只这一种茶沏的好,让小侯爷见笑了。”

宴轻闻言又喝了一口茶,似乎这时才品出味来,笑着说,“这玉茗香是我最爱喝的茶,怪不得这么好喝。”

孙明喻有一瞬间的僵硬,一时没了声。

林飞远在一旁瞧着,觉得仿佛看到了自己,被宴轻欺负时,大约也是这般想吐血,他虽与孙明喻时常有些不对付,但也不妨碍心里知道他们才是同盟。

他有些不能忍地说,“原来玉茗香是小侯爷爱喝的茶吗?看来与掌舵使口味大有不同,我们掌舵使最爱喝的茶是雨过天晴,产自雾山,产量十分稀少,雾山在清河崔氏的地盘,正好产雨过天晴的那一座山是在言书名下,所以,每年雨过天晴采摘的季节,言书都要让人不远千里送来,也不过就那么一斤而已,三年了,从不落于外人之手。今年掌舵使将雨过天晴早早喝完了,才无奈退而求其次,喝这玉茗香。”

言外之意,宴小侯爷,您最爱喝的茶,也不过如此,您本人,也不见得是掌舵使的上上之选。

宴轻瞬间对林飞远刮目相看,还以为这家伙不禁欺负就偃旗息鼓了呢,原来不是。他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从来就没落下风过,无论是以前年少时跟人打架,还是如今噎人耍嘴皮子,他笑着扬起眉梢,“哦?”了一声,转头看向凌画,“言书是谁?”

凌画已坐下身,刚拿起卷宗,便听到了三人你来我往的话,她并不打算出声,但如今宴轻把话头递给了她,她就不能不理了,于是,笑着说,“言书姓崔,出身清河崔氏名门望族崔氏旁支,三年前游历到漕郡,恰逢我授皇命接手江南漕运,他牵扯到了一桩案子里,我爱惜其才华,将其留在了漕郡。”

宴轻恍然,“我好像听王六说过他,如今外出了?还没回来?怪不得没见到。”

凌画点头,“外出了,快回来了,到时候你就能见到,这一回绿林扣下的三十只运粮船,因是运往清河崔氏的,所以,言书回了崔家一趟,出面请清河崔氏宽限些时日,否则,事情出了这么久,我在京城又没立即赶来,拖到今日还没解决,便有些说不过去,清河崔氏那边没闹起来,也是多亏了他出事后走这一趟,否则我也不能不急不慌地坐在这里。”

宴轻问,“一个崔氏旁支,便有如此分量吗?”

凌画笑,“清河崔氏嫡系子孙,两代以来,都没多大建树,旁支有两人却崭露头角,一个便是崔言书,他年少时,便已将崔氏三分之一的产业攥到了手里,游历到了漕运后,因看准了漕运这块香饽饽,便插了一脚,否则我当年也不能因为一桩案子,便捏住他的把柄,将他留在漕运。”

言外之意,你说他在清河崔氏族里,有没有说话的分量?

宴轻啧啧,“厉害啊。”

她的手底下,就没有没能耐的人。

宴轻拐了个弯,又转回了早先的话题,“雨过天晴好喝吗?”

凌画笑,“明年春茶下来,给哥哥尝尝。”

她扫了一眼林飞远,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这才斟酌着说,“我这三年来,也不是白喝了他的茶,他在清河崔氏那三分之一的产业,若没有妥善的经营,只会日渐缩水或者被人蚕食,毕竟清河崔氏还有一个跟他一样出身旁支却耀眼的人,那人哥哥大约知道他的名字,叫崔言艺,同是言字辈,他比言书心狠手辣。”

宴轻眯了一下眼睛,“你说的对,我还真知道,据说他如今把控着清河崔氏的话语权,整个清河,十句话有九句如今都要听他的,金秋要参加科举。”

“没错。”凌画点头,“他把控了清河崔氏那三分之二,言书想守住自己的三分之一十分不易,所以,我帮他,每年喝他一斤茶,也不过分是不是?”

宴轻“嗯”了一声,“是不过分。”

凌画温柔地笑,“就知道哥哥懂我。”

言外之意,别人都不懂她,尤其是林飞远那个笨蛋,给她上眼药,等事情忙过了,不怎么用他的时候,看她怎么收拾他。

宴轻心里舒坦,“看你的吧!大半夜的,不耽搁你了。”

宝宝再忍忍就好了 前后两根隔着一层膜3p
凌画点头,拿起卷宗继续看。

宴轻似乎也没了与林飞远和孙明喻聊的兴致,捧着卷宗,也打算好好看看宁家。

林飞远瞧着二人,心里唏嘘,他就从来没见过凌画对谁这么温柔的说话,她面对他们,素来都是冷静的平静的清明的,眼神哪怕是浅笑的时候,都带着那么点儿靠近不了她的距离,他还以为她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呢,却原来不是。

他心又被扎了一针,如今就跟气球似的,一下子瘪了。

孙明喻没有林飞远这般心里大起大落,大约是他心里从来就清楚,能让凌画喜欢上的人,也就是那么一个人而已,以前没有,以后总会有,如今宴轻就是这个人。所以,他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见宴轻不再说话,他也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他给自己倒的一盏茶凉了,再没动一口。

凌画看东西快,一目十行,这是她从小挤时间偷看画本子练出来的,加上卷宗多,她想尽快看完,于是,看的很快,不一会儿就看完了一卷书,然后再拿起下一卷,半个时辰,便看完了三卷。

宴轻因为她这个速度,偏头瞅了她好几眼,后来觉得她这么看挺好玩的,便也一目十行的看,似乎要跟她比个高下。

于是,书房里,只听到二人翻书页的刷刷声。

林飞远看的惊奇,想着这二人比赛吗?

孙明喻也讶异,不是说宴小侯爷不能看书,看书就头疼吗?但如今看来,他并不犯怵看书,也没见他头疼。

一大摞书卷,在天明时,被凌画翻看了一半,被宴轻翻看了一半,两个人合在一起,竟然都给全部看完了。

凌画揉揉脖子,转头笑着对宴轻说,“哥哥,你看的那些,可都记着了?是不是我不用看了,你跟我说说就行了?”

“嗯。”宴轻点头,“有两件有意思值得说的事儿,可以跟你说说。”

他扔了手里的书卷,“啪”的一声砸在桌子上,语调含了那么一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的笑,“我娘出身在宁家,若不是看宁家的卷宗,我还不知道这事儿。”

凌画顿惊,睁大了眼睛。

宴轻也没避讳着书房里的林飞远和孙明喻,就这么将这件事儿给说了出来。

林飞远和孙明喻也惊愣了,原来端敬候府已故的侯夫人,宴轻的娘,出身江湖上的宁家吗?这等密辛,他们当然不知道,显然,听宴轻这话,他也是因为看了卷宗,刚刚知道。

宴轻砸下一记重锤后,又扔下一块大石,“碧云山占据天险,适合养兵,这卷宗虽然没提一句,但从蛛丝马迹可以看出来,宁家也许在碧云山养兵。”

凌画心神一凛。

林飞远和孙明喻倒吸了一口凉气。

宴轻笑了一声,看着凌画,看不出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所以说,江湖传言宁家少主宁叶,长的好看,大约是因为血缘?算起来,我娘是他姑姑,容貌自然不差的。”

凌画也吸了一口气。

宴轻嗤笑一声,看着凌画,“怎么?傻了?你看了半天,又看出什么来了?”

凌画定了定神,也扔出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宁家先祖,与开国太祖,姓一个姓,推测应该是兄弟。也就是说,宁家也许其实并不姓宁,而是姓萧。”

宴轻啧了一声,“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清音寺的笔录斋收录的宁家卷宗,凌画要求百年,琉璃却不嫌麻烦,将所有宁家的卷宗都搬了来,这样一来,凌画和宴轻全部都给看了,没想到,真是大有收获。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8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