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成欢1一6情浓蜜意 洗澡时和同学互摸勃起

她们之所以选择潜入,是担心青螺谷方面有太多的准备时间,而且雁千惠的《虚空之身》还差一点才能够练成,这几天时间是默默地做准备,一旦进入青螺谷,她会以最快的速度犁庭扫穴,不给魏枫娘以准备的时间。

说到底,她怕的不是魏枫娘,而是她的狐朋狗友,还有那位亦正亦邪的藏灵子和觊觎青螺谷的穷神凌浑。

【蜀山世界】和【魔傀世界】不同,后者是一个低灵世界,其中的最强者境界也不过与她相当。而【蜀山世界】中,境界强于她的一抓一大把,虽然他们的发展潜力不如她,但就眼前来说,随便遇到一个大能,都有击杀她的可能。

当然,她会不会给这些人以机会是另一回事,论到逃跑,即便是在主世界遇到境界高于她的强者,她也有逃跑的机会,除非能够秒杀她。

路上的车队越来越多了,都是冲着青螺坊市的大集而去的,当然了,他们携带的物资也不是普通物资,都是一些修炼用的物资。青螺谷方面对每半年一次的大集也是很重视的,竭尽全力保证所有商队的安全,但再怎么保证,也总有看顾不过来的时候,尤其是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

插云岭,顾名思义,这里的海拔很高,山峰直透云霄,岭下葱葱绿绿,岭上白雪皑皑,一岭兼挑两种奇景,对于游人来说,这是大自然的奇观,而对于商旅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大自然的考验。

翻越插云岭是不可能的,车队只能从岭下的一条小道绕过去,左边是壁立千仞的插云岭,右边是水流湍湍的通天河。

原本这条路是畅通无阻,但今天却堵了十几支车队,所有车队老板的脸上都是一片惊惧。

庞昆仑到前面转了一圈,回来之后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余英男问道。

“有人拦路,说要收取过路费,否则便不让通过。”庞昆仑说道。

“青螺谷的地盘竟然有人收取过路费?”雁千惠难以置信地问道。

“好像是绿袍老祖的弟子,是青螺谷的贵宾。”庞昆仑面容苦涩地答道。

“不让过可以从其它地方走啊。哪怕是真的翻越插云岭,也比交什么过路费好吧?”余英男插嘴问道。

“问题就在于来到这里就不让走了。”庞昆仑无奈道。

这还真绿袍老祖!

雁千惠默了一下,正要说话,就发现前方传来一片灵力波动,旋即响起了惨叫声和喝骂声,更是有几道遁光向来路疾飞而去,后面还跟了一片黄云,双方犹如电掣云飞一般,追逐出老远,那些黄云才呼啸而回……居然是一群黄色的、拇指长短、仿佛苍蝇般的飞虫。

两名剑仙竟然被一群虫子追得狼狈不堪,这说出去都不敢有人信。

血蝇蛊,就是用苗疆特产的吸血蝇炼制的蛊虫。

吸血蝇本身对普通武者威胁能大一些,但对修行者造成的威胁小之又小,可如果炼成了蛊虫,那威胁就大了,尤其是这东西的成本极低,虽然跟绿袍老祖的金蚕蛊不在一个量级上,但它可以量产啊!

望着头顶飘过的那片恐怖的‘黄云’,所有车队包括他们雇请的‘仙师’,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把你们这次携带的最贵重的货物拿出来。”一个听上去就十分嚣张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就差直接喊‘打劫’了。

“走,我们去看看。”雁千惠向余英男示意,然后向庞昆仑说道:“绿袍老祖是什么人想必你也清楚,无论我们是胜是败,如果暴露与你们有关,后果恐怕难以想象……”

“在下明白……我们从没见过。”庞昆仑秒懂,他也知道雁千惠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

见雁千惠二人要去前面,他连忙轻呼一声:“二位仙师,请稍等一下。”

只见他匆匆回到自己的马车上,从里面拿了一个口袋,迅速返回到二人面前。

“二位仙师,这是在下的一番心意,原本打算到了青螺谷再拿出来的,现在……”

庞昆仑叹息一声,将袋子递向雁千惠。

欲成欢1一6情浓蜜意 洗澡时和同学互摸勃起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雁千惠在他拿出袋子的时候,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但她并没有推辞,接过之后交给了余英男,然后向庞昆仑微微点了一下头,轻轻一拉余英男,只见黄光一闪,两个人已经失去了踪迹。

雁千惠和余英男来到队伍的前方,只见在车队众人的前方,站着七、八个人,其中一人穿的是少数民族服装,一脸的桀傲不驯,另外几人穿的衣服虽然五花八门的,但身上都戴有代表青螺谷的身份标志,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几分无奈的神色,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在他们和车队诸人之间,有三具尸体……明显是刚刚死去不久,但皮肤干瘪就像死去了很久似,脸上犹自残留着惊恐与痛苦的表情。

此时,尽管车队一方还有几位修士在场,却一个个只能怒形于色,却不敢吱声了——敢发声的都躺在了地上,这些接受商旅雇佣的修行者本来也不是什么有根脚的人物,否则也不会为了几块灵石接受雇佣,自然不肯为了一些蝇头小利枉送了性命,有人还暗中要求雇主答应那苗人的请求,免得人才俱失。

唐石很得意,他们这些师兄弟在百蛮山的时候,说是绿袍老祖的弟子,还不如说是他的奴隶。

前不久绿袍老祖在成都铩羽,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几个师兄弟被大师兄辛辰子派出来寻找绿袍老祖的下落——绿袍老祖一向刻薄寡恩,他们这些人又岂肯真的尽心尽力?

唐石奉命前来青螺谷打探一件宝物的消息,仗着辛辰子的凶名狐假虎威,青螺谷的人也无可奈何,只能说这一次遇到的商旅们自认倒霉了。

雁千惠不认识唐石,但她隐约刻绿袍老祖的结局……貌似他最后是被峨嵋掌教等人布下阵法集火而死的。而现在应该是被辛辰子囚禁,那个西方野佛被自己斩杀,没有了这个人去救他,他独自一人还能脱困吗?

想到这里,她向余英男递了个眼神……后者听她说起过这件事情,见状立即领会了师父的意思。

“师父,绿袍老祖不是被极乐真人宰了吗?这个人是谁?”余英男低声问道。

她声音是不高,但正好在场的人都能够听到,车队这边的人都是脸色煞白,立即与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师徒俩保持了距离,就差大喊:“我们不认识她们。”

“可惜了!”这是对面青螺谷的那些人的想法。

虽然余英男口中‘师父、师父’地叫着,但两个人外表看上去都是十来岁的模样,自然不可能有什么说服力,只以为是哪家的孩子甩开大人跑出来胡闹,纵然有人想帮忙都做不到,百蛮山的凶名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找死!”

唐石瞬间暴怒,绿袍老祖惨败于成都,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而且都明白,既然他能够从极乐真人李静虚剑下逃生,即便重伤,也肯定不会死,大有可能是躲在什么地方养伤。以绿袍老祖睚眦必报的性格,一旦重新出现,必然是一片血雨腥风。

“我要把你抓回百蛮山,日日受那万蛊噬咬之刑,不得超生!”

唐石阴狠地威胁着,身形瞬间化成一道虚影,犹如一片被疾风催动的云影一般飘了过来……显然他是恨极了雁千惠二人,不想让她们立即死于血蝇蛊之后,而是要将她们捉到百蛮山折磨。

就在他迫近雁千惠二人的时候,他的右手扬起,呈现出碧绿色的光晕,碧莹莹的,十分诡异。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8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