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教官要了我好几次 艳婢春桃高H

“谢谢陈曦和千寻带来的这半首新歌……两位请留步……”这轮上来串场的变成了董青,“首先恭喜陈曦,据我所知你在前面八轮比赛的成绩并不是很理想,但现在终于在最后一轮爆发了,不仅第一轮排在了第一,在刚刚结束的演唱中变现也很出色,能告诉我们一下有什么秘诀吗?”

“没什么秘诀,大家都看到了,第一轮是因为楚阳的作品和谭杰老师的编曲实在太优秀了,我是沾了他们的光,至于第二轮当然要感谢千寻姐,当然还有谭杰老师,我只是比较幸运,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在帮助我。”

“太谦虚了,那么我问问千寻,我们是老朋友了,这是你第二次来到《巅峰》的舞台上,而且都是以助唱的形式,请问这次回来有什么感想吗?”

“最大的感想当然是我们的《巅峰》越来越出色了,还有大家都知道去年我来的时候不小心帮助雨晴得到了最终的冠军,希望这份幸运也能带给曦曦……”

“不小心可还行?”

“可惜我不在现场,不然萧章和陈曦都投……”

“其实我更想看到楚阳和陈曦合作一次。”

陈曦之后是伊莉娜。

这季《巅峰》主打的明牌就是陈洛这个天籁奖得主和伊莉娜这个格莱美奖获得者的对决,两人在之前的比赛里也是表现最出色的,她的表演无疑最受期待。

而且跟其他人不同,伊莉娜的助演嘉宾早就被实锤了。

艾丽萨.亚历克西丝,欧美如今人气最高的女歌手之一,从乡村歌手蜕变为流行天后,上演过丑小鸭到白天鹅般华丽逆袭的励志典范。

而且和伊莉娜在国人审美观里只能打个八十几分的外貌不同,艾丽萨长相精致,身材高挑,在华夏也拥有大批拥趸。

人还没登场,现场就已经开始响起了“艾丽萨”“艾丽萨”的呼声,弹幕上也是这三个字在狂飞乱舞。

但当灯光亮起,出现在大家眼前的却是伊莉娜和…“郑雨晴?”

“搞什么?不是说好的艾丽萨吗?”

“行,你们又赢了~~郑雨晴就郑雨晴吧~~”

“我要疯了,竟然是我家晴女王哎!”

“尼玛,上届冠军来助唱可还行?”

郑雨晴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还没拿过天籁奖,但却是国际知名度最高的华夏歌手之一,曲风比较欧美化,她来当伊莉娜的助演其实还是挺合适的,但大家之前期待的一直是艾丽萨,你要上一个咖位超过的还好,但郑雨晴……在国内的人气大概也就跟艾丽萨打个五五开,放到国际上完全就不够看的,观众们无形中有种被戏耍了的感觉。

当然毕竟是上届冠军,牌面还是有的。

两人演唱的是一首刚登顶过灯塔国《公告牌》的流行单曲。

曲风欢快,动感十足,特别是两人都是擅长劲歌热舞的类型,那小腰一扭,舞步一跳,现场马上就燃了起来。

很快来到副歌部分,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原地爆炸的准备,谁知道两人竟然停了下来。

但歌声却依旧响起。

背后一个人影慢慢升了起来。

“……沃日!作弊啊这是?”

“艾丽萨!!!”

“死了死了,这节目组又搞事情!”

“《巅峰》这一季的手笔也太大了吧?”

“以前是通杀亚洲,现在是打算走向世界的节奏?”

现场尖叫声疯狂响起。

郑雨晴和艾丽萨把伊莉娜让到c位,三人的合唱第一次到来。

一场音乐的狂欢。

本来只对准舞台和观众席的直播镜头第一次转到了休息室。

前面三组选手演唱完后就进入了一个大房间里,正一起通过电视屏幕观看场上的表演,看到这一幕后都站了起来,跟着节奏摇摆鼓掌,让场外的观众也受到了感染。

“今晚最炸!”

“高能预警!最精华的说唱部分要来了!”

“我记得原版说唱的是一个黑人小哥吧?节目组会不会搞事情,把他也请来了?”

“请个毛黑人小哥啊,你们忘了郑雨晴会说唱的!”

果然,音乐突然一顿,郑雨晴弯腰对准镜头,嘴里一阵词语飞快地甩了出来。

竟然是……华语。

气氛来到了顶点。

姜萱的休息室里,楚灵等人开始有点担心起来。

四场表演过去了,除了第一组极其拉跨外,其他三组表现都相当出色,放在往届几乎都是原地夺冠的水准,姜萱第一轮就比第一名少了七十几分,这……还有机会吗?

伊莉娜唱完之后,陈洛登场。

前面的云千寻和郑雨晴、艾丽萨已经让大家把对助唱嘉宾的期待拉到了最高,陈洛的助唱自然就更受瞩目。

他也没让人感到失望,带来的助演嘉宾是孙洁莹。

在整个亚洲都拥有庞大影响力的狮城歌后……

“导演你给我滚粗来!是打算办完这季就不办了是吧?”

“尼玛,本来看完萧章和程云起的表演,认为冠军已经定下了,后来看了陈曦和云千寻,以为应该是他们没跑了,结果你又连续来了三张王炸……”

“替姜萱和张琳默哀。”

陈洛和孙洁莹演唱的是一首华语经典《回家》。

最简单的名称,最质朴的情感,最真诚的歌声,硬生生地把因为伊莉娜的表演而躁动不安的人们给拉了回来。

看台上第一次有观众在抹眼泪。

这两人的歌声真的是天作之合。

楚阳和姜萱开始候场。

姜萱道:“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啊?”楚阳惊讶道,“怎么会那么想?”

军训教官要了我好几次 艳婢春桃高H
“感觉你对《天黑黑》期待挺高的。”

“没那回事,”楚阳道,“我预计第一轮我们的成绩就是第二到第四之间,主要还是靠这第二首拉分,最终能拿到前三就算赢了。”

“真的?”

“当然是……假的,我以为《天黑黑》就算再冷起码也能拿个差不多七百票的,”楚阳苦笑了一下,“应该是歌曲不适合比赛吧。”

“说到比赛,我们要唱的这首其实也不太适合吧,不够炸……”

“音乐这种事,很难说的。”

“也是……”姜萱认同道,“如果说《水调歌头》是歌词的极致的话,那起码在我看来,这首应该是曲的极致了。”

“没那么夸张,就一挺平淡的民谣而已,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看个人吧。”

“做梦都想不到我也有站到《巅峰》上的一天。”

“你太小看自己了,”楚阳道,“有你站到巅峰上的一天。”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的,但姜萱竟然神奇地听懂了,“借你吉言咯。”

陈洛和孙洁莹已经演唱完毕,萧宁又简单采访了两人几句,之后投票,两人下场。

“下面有请姜萱和她的助演嘉宾!”

“来了来了,不是楚阳我三天不洗头!”

“还真难说,楚阳最近低调的很,都很久没在综艺上见过他了。”

“来,我和你说个笑话:楚阳最近低调的很。”

“谁上都没救了吧,我觉得刚才伊莉娜和陈洛这两场能拿满分。”

“呵,那是你觉得,我还觉得陈曦总分应该一千六呢。”

灯光逐渐亮起,舞台上两个身影出现在屏幕里。

一站一坐。

站的是姜萱,坐着的是楚阳。

“果然……”

“搞什么?没有乐队?就一把吉他?”

“上期搞了一支交响乐团来,这期倒好,前面一场只有一把钢琴,现在又只有一把吉他。”

大休息室里,歌手们都安静了下来,紧紧盯着屏幕,连原本漫不经心的萧章和正插科打诨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的程云起都换上了期待的表情。

艾丽萨明显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好奇道:“伊莉娜,怎么了?”

“他就是那个创作出了《dream    it    possible》和《victory》的歌手。”

“哦?你是说楚阳?”

她刚说完,场上楚阳已经拨动了吉他。

简单的节奏过后,姜萱的歌声响了起来。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

艾丽萨突然感觉像过了电一样,身体打了个激灵。

开口跪。
《斯卡布罗集市》是一首非常传统的苏格兰民歌,最初的曲调是欧美三大蛮族之一的凯尔特人创作的,最原始的版本还要追溯到18世纪。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9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