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在上吸一个在下弄B 悲哀屈辱的泪水

那无相仙宗和玄女山的几位仙帝,更是脸色煞白一片,虽然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但此刻听到了叶鹏飞的审判,还是不免充满着恐惧和无穷的懊悔。

他们修行多年,从弱小的修士,一步步成为仙帝之尊,这中间经历的种种苦难,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他们这一生便是追求你那传说中的长生,在他们心中,连仙门都是排在次位。

之前他们主动出手,还有着为仙门争取一线生机的心思,但真正当听到叶鹏飞要让他们去死的时候,仙门解散与否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叶鹏飞,若是我能当你神剑门的奴仆,你能饶了我们吗?”

那名无相仙宗的老者,面上一阵挣扎之后,直接跪下,想要请求叶鹏飞放过他,自身愿意成为神剑门的奴仆。

那些金仙都惊呆了,没想到堂堂的第四仙门长老,居然为了求生,直接跪下向叶鹏飞求饶,这完全颠覆了仙帝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对待这样没有骨气的人,叶鹏飞从来没有丝毫怜悯之心,更别说收为奴仆了,因为他知道这种人随时有可能背叛自己。

听到叶鹏飞最后的忠告,那些仙帝不再怀有一丝希望。

只见那名老者,眼中露着绝望,身上的法力开始逸散而出,身体猛然鼓胀起来,如同一只正在飞快充气的气球,涨到了一定的极限,骤然炸裂。

轰!

血肉横飞。

紧接着,无相仙宗和玄女山的其他人,也是绝望无比,纷纷开始自爆。

而那些没来得及参与围剿行动的仙帝,也当众开始清理那些参与过围剿行动的仙门弟子,之前对夏诗雨和沈严冰被一路追杀,有许多金仙强者参与其中。

一声声惨叫响起,无人可怜这些人,那些仙帝恨不得他们马上死光,免得招来叶鹏飞的目光。

“大人,圣云山的叛徒已尽数清除!”

“参见大人,我玄命观的叛徒也已经清除完毕!”

“叶大人,天人宗的叛徒已清除!”

“大人……”

众仙门将自家参与了围剿的弟子称为“叛徒”,在仙帝强者的主导下,不出多长时间,所有对沈严冰和夏诗雨出手过的人,全都毙命当场。

众仙门在做完这些事情以后,然后飞快地逃离现场,很快,整个北极大陆一下子变得空荡荡了,留下的却是弥漫在四周的尸骨和血气。

少了众多的强者的气息,北极空气中的冰雪恢复正常,滚滚的雪花再度铺满了北极大陆的冰原地面,将所有大战的痕迹一一掩埋,一切都显得那么地寂静和空旷,哪里还有之前的杀气和生机。

幽都之城外,此刻只剩下了青莲宗和神剑门的人。

“叶鹏飞,谢谢你帮小雨报了仇,不过让各大仙门向我青莲宗称臣,其实不必那样的。”夏无忌看着叶鹏飞,发自内心感激道。

两个在上吸一个在下弄B 悲哀屈辱的泪水
如果没有叶鹏飞,那夏无忌根本没把握跟史姓仙帝抵抗,别说无相仙宗和玄女山的人了,就连罪魁祸首他可能都奈何不得。

如今,叶鹏飞不仅亲手击杀杀害夏诗雨的凶手,更是为青莲宗争取了如此大的利益,他如何能不感激涕零。

“夏宗主,不用谢我,小雨是我的好朋友,为她出手是我该做的,何况青莲宗一直都在帮我照顾松岗和沈姐姐,这也算是恩情,后面对各大仙门的要求,也是为了报答你们。”叶鹏飞勉强笑了笑,回道。

夏无忌听到叶鹏飞这样说,看了看松岗和沈严冰,恍然大悟的同时,也轻叹了一声。

这一刻,他如何还不明白,其实墨松岗和沈严冰都是叶鹏飞的女人,只是可怜了自己的女儿,为了了解叶鹏飞,一直真心讨好她们,并与两人姐妹相称,到头来只有她是孤零零一个。

可沈严冰毕竟是帝胚,而松岗虽然是夏诗雨带回来的挂名弟子,但资质也不差,两人只要稍作培养,青莲宗便可再补充了夏轩苗久两名仙帝的空缺,如果可以,夏无忌也不想放弃两人。

“沈姑娘、墨姑娘,你们若是想要走的话,我不会拦你们的,所以你们也不用为难,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愿意留在青莲宗,那青莲宗的大门必将为你们敞开,我会倾尽全宗资源来培养你们二位。”夏无忌说话时,彻底放低了自己的身份,直接称呼两人“姑娘”。

沈严冰愣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松岗,又看看叶鹏飞,只觉得有些想揍叶鹏飞一顿,心想果然是妹妹,而且还是那种能同床共枕的“妹妹”,松岗被沈严冰看得脸色一红,低头不语。

“多谢夏宗主厚爱,也谢谢夏宗主这些日子的栽培,在青莲宗的这段日子我很开心,不过,我还是选择跟阿飞回神剑门。”沈严冰想了想之后,开口道。

她对青莲宗的印象很好,但她已经等了叶鹏飞太久太久了,她不想再跟他分离,因而她更希望留在叶鹏飞的身边,所以她直接拒绝了夏无忌的邀请。

而松岗则是没有说话,只看着叶鹏飞,一副听凭安排的样子。

“那好,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多言,你们也不必感到愧疚,因为你们都不欠青莲宗什么了。”夏无忌平静道。

这一次,从最终结果上看,青莲宗其实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昔日的竞争对手五大仙门已失其三,还有诸多仙门称臣,损失了沈严冰和墨松岗,跟这个收获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甚至还跟神剑门彻底结盟,怎么看都赚大了。

但是,如果可以能用这一切换回自己的女儿,他一定会选择后者。

夏无忌心下低叹一声,然后一抱拳,便大袖一卷,将青莲宗弟子和家人收进飞舟之中,架起飞舟离去。

离去时,夏无忌站在飞舟的船头,神情戚然。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09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