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大太长我受不了了 好大好硬好湿,再深一点

眼前摆着花生米和猪头肉,还有一条清蒸鱼。

不过虽然他被撸了,已经不在后勤主任的这个位子上。

可是只要电影学院的副院长是自己家亲戚,少不了自己挣钱的地方。

到了这把年纪,他还能发出那点儿钱。

到了他这把年纪,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只要在电影学院这里,就是他的风水宝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喝了几两小酒,这点儿酒对于他来说没什么,他摇摇晃晃的直奔自己的小窝而去。

他早就和前妻离婚了,不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拽的很,动不动装模作样。

自视身价很高,从来看不起自己。

两个人结婚没几年就离婚,现在他单身,不是没想过结婚。

可是这些女人都是冲着他现在的身份来的。

与其结婚,还不如在外面直接找两个,就比如他现在养的这两个。

这两个最大的梦想就是想拍电影。

当然大家是各取所需,谁也不用为难谁。

两个女人甚至都不用花自己的钱,因为他们要的是名,自己要的是女色。

一个电话打过去,那个女人就乖乖的会在这间屋子里等自己。

虽然大概心里是看不起自己这个秃子,胖子,可是依然得乖乖听话。

让他随心所欲。

这也是他唯一觉得得意的地方,只要他在电影学院里,这地方要什么都没有。

昏昏沉沉的上楼,楼道里的灯光很暗。

他拿着钥匙站在防盗门前,灯泡一闪一闪,让整个楼道显得有点阴森可怖。

他住的地方虽然不怎么样,可是以他一个电影学院的后勤科长的地位。

也就只能住在这里,这是单位分给他的房子,他总不能在外人面前显摆自己手里有多少钱。

那不是诚心给自己找不痛快。

隔着防盗门能听到里面女人正在低声地哼着歌儿。

应该是穿着睡衣一边在往身上擦某一种带着香味儿的化妆品,一边在哼着歌儿等自己。

这个叫做冯玉的女人。

只有20岁,长得很漂亮,不过是电影学院里不起眼的一个学生。

电影学院里可不缺每人这样想出头的女人。

除了自己想一些法子之外,估计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出头。

这两天对自己特别殷勤,就是因为自己的同学就是某导演现在正准备拍一部电影,这个女人想尽法子在自己跟前卖弄,不就是为了进去能演一个角色。

这不是什么事儿,只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那些好的角色自然没有冯玉的份儿。

可是找一个配角中的配角还是可以的,起码要比群众演员好的多。

几句台词,几个镜头,足够让冯玉露脸。

今天一定要让这女人好好的伺候伺候自己,发发心里这些日子憋着火。

你说倒霉不倒霉,那个前妻什么时候死不好死,非要偏偏现在死。

结果害了自己,也被警察调查,你说你死之前干嘛要来电影学院?

老子多少年都没见过你的面儿。

因为这么一件破事儿,把他撸了下来,真是倒霉的要命。

钥匙对着钥匙孔,插了几次都没插进去。

突然身后伸过来一双手,握紧了他的手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

拧开了锁。

手该死的冰凉。

死胖子回头刚要说谢谢,看到来人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是你啊!怎么想来巴结巴结我?当初跟你说房子给我的时候,一点儿人话都不懂,现在你懂了,可是晚了。”

身后的男人把钥匙拧开,防盗门打开,恭恭敬敬的把里面的房门推开。

“请!”

“赶紧滚蛋,房子老子早就不稀罕了,你以为那是我儿子啊。

那是我弟弟的儿子,现在房子我已经不需要……诶,你干什么?”

太粗太大太长我受不了了 好大好硬好湿,再深一点
男人被捂着嘴推进了房门,防盗门重重的关上了,那一扇木头门也关的紧紧的。

对面的邻居骂了一嗓子。

“死胖子,半夜三更不睡觉,你在干什么呀?成天带着女人回来鬼混。”

“快睡吧,快睡吧!”

半个小时以后。

胖子的酒已经彻底醒了,他被五花大绑,像一捆着一头肥猪一样扔在沙发上。

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虽然没有捆起来,可是早就已经哭的妆都化了,这会儿活像是一个女鬼一样。

嘴已经被那个男人用胶带给封了起来。

即使哭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坐在两个人面前的那个男人头上戴着那顶工作帽。身上还是那一身工作衣,可是眼神很狠厉,手里拿着一把切菜的刀。

“刘勇,咱们有事儿好商量,你想要什么?要什么我给你。”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也知道眼前的刘勇看起来可不好惹,当老实人惹急了,那也是要出事儿的。

没听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我要什么?我要钱。”

秃头胖子主任一听这话,心松了一口气,要钱好办。

只要要钱的,不是要命就行,要钱自己可以给。

“你要多少钱?天亮了我就给你去取,你放心,要多少我都给你,而且我保证不说出去。”

胖子自得的很,不过就是一些小钱就能打发了眼前的这个刘勇,他就知道刘勇干不出什么大事儿。

别看现在看着狠,也就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你敢说出去吗?你这些钱怎么来的,经得住别人查吗?我如果不是知道你的钱来路不正,我敢来问你要吗?”

刘勇默默地看着眼前的那柄刀。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多少钱,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五十万!”

秃头胖子吓了一跳。

“刘勇啊,刘勇,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真是个狠人,心这么贪这么黑呀。一张口就要50万,你知不知道这是50万啊?你以为是五块钱呢。”

“啊!”

胖子的手指头没了一个。

刘勇眉头紧皱,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眼前的这一幕非常无趣。

平日里他对付那两个女人的时候,那种兴奋感,那种愉悦感,再也找不回来。

果然眼前的男人激不起自己的杀戮欲望。

难道是缺少了……

天色大亮。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1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