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禁忌的欢愉含苞欲肉 揉捏着她的粉嫩雪乳

要说“跟着阿复无名无分”倒也好理解,毕竟自己如今是个跟着王爷住在正院里、没有几个人知晓身份的表小姐,但,什么叫“便是阿复名正言顺的妻子”?

周衡直觉这里面肯定有些误会,正想出口辩解一番,身边的沈复却早她一步,一边捉住她那只放在桌上的手,一边起身肃容对着沈怡说道

“长姐放心,这一生,弟弟我自是非阿衡不娶!”

毕竟是一母同胞,原来长姐她早就看出了自己患得患失的心思,想要给阿衡她吃颗定心丸,也想要借此帮着自己把跟阿衡的事彻底定下来。

唉,只是她哪里知道,横亘在自己和阿衡中间的,并非是什么靖王府的前途,更不是宫里的威胁,而是…

周衡的手被沈复这么一抓,不禁也跟着站了起来,一开始还颇为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回应,待到看到沈复脸上那虽则有些沉痛却又坚毅的表情,想到沈怡刚才所说的,这些年来作为一府之主,他一直一个人独自肩挑重担,毕竟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啊,想到此,周衡心里不禁一疼。

又想到之前他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想到两人之间的种种过往,虽则低着头脸上还烫得厉害,听了他这非自己不娶的话,心里却没来由地涌起阵阵甜蜜,莫名想到了现代婚礼上新婚夫妻两人的宣誓环节。

偏偏沈怡看她这样子,认定这位表妹定是一朝夙愿得偿、心里甜蜜得紧,还笑眯眯地跟她讨功劳

“怎么样,我说阿衡啊,长姐这话说得对极了吧?”

周衡嘴张了张,终是不忍心破坏姐弟俩这番开开心心的大好局面,罢了,反正如果自己走了,到时那位原身周小姐便回来了,她自是一门心思盼着做沈复名正言顺的妻子的,那,自己如今就当是代她回应了吧?

于是牙一咬、心一横,不顾脸上红彤彤的不知成了什么样子,周衡对着一脸期待的沈怡低头轻声含糊了句

“嗯,多谢长姐!”

这话一说,周衡便觉底下自己被沈复捉住的手骤然一紧,心知他听了定然内心很是欢喜,只得咬着嘴唇提醒自己回头再找个机会跟他解释一番。

至于怎么个解释法,能不能解释得清,那…还是到时再说吧!

沈怡却越看越满意,眼前两人并肩而立,手拉着手,真是一对璧人,不禁感叹造化之神奇

“都说缘分天注定,先前是阿复不够…体贴,害得阿衡你受了委屈,好在如今你俩心意相通,父王母妃如得知,定然也很是欣慰!”

本还想着说点祝福的话,譬如说希望小两口能很快成为堂堂正正的夫妻俩,到底还是觉得这事不由自己说了算,便又交代了一番自家弟弟要善待表妹的话。

沈复自然是无有不应,虽则后来两人又坐下了,手却一直捉着周衡的不放,沈怡也挺体贴,眼看周衡一直低着头,而沈复则一直在看她,觉得好笑之余,也还是很识趣地随意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碗筷,借口说要出去找沈嬷嬷商量点事情,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便已经施施然地出门走了。

于是屋里便剩下了两人。

周衡察觉到沈复一直在看自己,见沈怡走了,虽然感觉脸上还有点烫,却依旧赶紧抬头试图解释道“阿复,你听我说,其实,刚才我那话、那话…”

想说自己刚才那回答只是为了敷衍沈怡的问话,可不知怎的,抬头看到沈复真切期待的眼神,竟然就说不下去了。

深夜禁忌的欢愉含苞欲肉 揉捏着她的粉嫩雪乳

沈复在听到周衡那句对沈怡表示感谢的回答时很是意外,意外之后便是狂喜,如今见她一副想要解释的样子,心里还猛地一沉,以为她要跟自己解释真实想法。

结果却见周衡竟然刚开了个头就嗫嚅着说不下去了,沉下去的心顿时又慢慢活泛了起来,停了会儿,见她依旧咬着嘴唇一副不知该怎么说的苦恼样子,便微笑着大胆地接了句

“刚才那话怎么了?阿衡,听到你跟长姐那么回应,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欢喜。”

这话一说,周衡便更加说不下去了,顿了顿,终是只问了句

“刚才被长姐一打岔,你…你还没吃饱吧?等下还要接着去晚晴院那边吧?”

沈复见她不再提及刚才那话,心里认定她已默认了那番意思,只觉心中欢喜之情满溢,当下便咧着嘴应了声,又温声问道

“你也还没吃好吧?要么也再吃点儿?就当陪我,好不好?”

行吧,那…要么还是等回头想好了措辞再跟他解释吧,周衡看着沈复喜不自胜的样子,虽然觉得自己心太软了,但又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王府底下刚有了新发现,自己这会儿要是跟阿复他解释说并没有要做他名正言顺妻子的意思,那不是…挺打击人家情绪的嘛。

王爷情绪不好,底下的人自然就不好过,回头耽误了密道挖掘,不是也算是变相地耽搁了正事么?

正事最要紧。

所以这种小事情就还是先放一边吧,何况那马首玉雕的事还没有下文呢。

这么一想,周衡顿觉心中坦然,还真的点点头又接了句

“今天的花卷又香又软,你再吃一个吧!”

…等到沈复吃了早饭心满意足地离去,缓过劲儿来的周衡,终于开始琢磨起如何组织语言跟他回头解释自己的心思。

只是还没等她琢磨出结果,进来收拾碗筷却摔碎了一个汤碗的春雨,又成功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怎么了,春雨?”

这姑娘向来稳重,而且摔碎碗盏这样的事,连春桃小丫头都不至于,看来是心里有事。

果然,春雨先是赶紧阻止周衡蹲下来帮忙捡碎瓷片,之后咬着嘴唇纠结了会儿,最终还是吐了口说了那件让自己心烦意乱一个早上的事

“表小姐,我爹说,婚期可能得提前了!”

对此周衡倒是没有太多惊讶,之前这姑娘不是就已经在给未婚夫婿做鞋子了么?何况本来也是定了今年要成亲的,早晚的事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1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