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错了就塞一支笔 白色口哨补车版

“其实在武帝之前,皇后父亲一般是被封为承恩公,并不会担任实职,武帝之后,倒是唯才是用,不拘出身,虚职变少,到了先帝时,因着如今的这位太后是继后,她那位父亲,更是若无其事般依旧当着他那中南道总督,当时朝中虽有几个不满的声音,也都被先帝搬出武帝先例、又说总督连年治理中南道有功,给压下去了。”

贺叔听了点点头,跟着继续解释道

“姜家是文臣,门生们也多是在翰林院之类的地方任职,这种事情上本就除了劝谏不能做别的,眼看皇帝居然不介意他这老泰山继续当着中南道的土皇帝,作为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皇帝老泰山的姜太傅,自然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呵呵。”

“一开始倒也没什么动作,待到后来今上继位,便终于按捺不住,许是为了女儿未雨绸缪吧,就以退为进,跟皇帝提出要辞官,话里话外的,言辞恳切,全是说自己作为皇后父亲,理应避嫌让贤之类。”

“那时候,也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经知道了太后跟皇帝的关系,可惜太傅这一招,犹如一记重拳打在豆腐上,太后父女也好,皇帝也好,硬是当做没听懂,皇帝除了做足姿态三次挽留太傅之外,还一副舍不得的样子给他这老岳丈封了个已经数十年没有出现过的承恩公爵位,想必也是让姜太傅给气了个倒仰,可惜他那时已经骑虎难下,皇帝圣旨一下,木已成舟,只得悻悻退了。”

“所以阿衡啊,这姜皇后痛恨太后母女也是情有可原,姜太傅这么一退,前朝最大的支撑没了,她在后宫便孤掌难鸣,加上又没有皇帝的支持,后来更是连掌管宫务之权都被太后夺了去,便只得在长春宫借口身子不好隐忍了下来。这一隐忍,便是十几年,哎,也真是难为她了!”

好吧,看来姜家是指望不上了,所以姜皇后才来找靖王府?周衡便又问贺叔

“那她可有说想要阿复做什么事?”难不成要西北那边的靖国军杀过来帮她?那好像比较不现实呢。

贺叔摇摇头表示“皇后娘娘没说,只说以后再派人跟咱们这边联系,如今先看行宫那边皇帝的后续动作,看大皇子是否真有机会被立储。今儿我已跟她约定好,到时如有情况就派人送信到温泉庄子那边,也不太会有人注意。”

又朝沈复说道“但是不管如何,阿复你说得对,靖王府得早做准备了。”

至于怎么个准备法,贺叔自己有些为难,毕竟从感情上说,如今他恨不得早点回中南道去见师姐,当然,还有那边总督府的情况,但理智又告诉他,沈复这边也许还是有些事情需要跟自己商量。

这么想着,贺叔的脸上便有些期待,也有些纠结。

周衡看出来了,沈复也想到了,加上他这些天脑子里就没停过,是以听到贺叔这么说,便早有准备地开了口

“贺叔,王府这边的准备情况,回头我跟你细说,我是想着,中南道那边离不得你,反正皇后娘娘那边已经定好了如何跟王府联系,这两天要么你就准备一下,早点启程回中南道吧,晨风那边我也跟他说过了,以后就依旧让他负责咱们两边的联络事宜。”

这话说得贺叔心中大定,心知沈复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便也不再推辞,点头应了
写作业错了就塞一支笔 白色口哨补车版
“也好,刚还说到中南道的这位土皇帝,我就不信了,皇帝被大皇子救驾,总督大人如果知道了,会不着急,会没动作!”

你再不回去,你的师姐夫人也该着急啦!周衡在心里默默说一声。

贺叔说完了却又有歉意,一脸不好意思地对沈复说道

“阿复,唉,贺叔老啦,又无职无权,有些事也只能尽力而为,主要靠的还是你自己,只一样,阿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靖王府的根基在西北,无论如何,你跟西北那边一定得保持联络畅通,万一有什么事,这京城的王府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当初本就是他们老陈家给的,哪怕弃了也不可惜,但你自己,一定要保证安然无恙地到西北去!”

“只要能回到西北,天高皇帝远的,有靖国军忠心拥护着你,天王老子去了也不用怕!好在如今王府也人口简单,真要动起来也容易!”

说完还看了周衡一眼。

周衡却被贺叔这番乍然说出的话给吓了一跳,怎么突然就说得跟要背水一战似的?但仔细想想,却又不得不承认,这话还是挺有道理的,是以连沈怡听了也都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错,反正本朝律法早就说了,罪不及出嫁女,阿复你尽管放手去做,我这边不用顾虑。如今我算是明白了,定然是侯爷在行宫那边不知听到了什么风声,便遣人给老太太送了信,让她做点事情先预防着。老太太本就看我不顺眼,这会儿便开始试着敲打起我来了,哼!好一个百年世家威远侯府!”

其实就是根墙头草随风倒!

周衡被她这么一说,顿时有些风声鹤唳的紧张之感,没想到竟然连沈怡婆家都有所针对地行动起来了。

这么想着,两手也下意识地抓在一起,被沈复一眼瞥到,便特意微笑着说了句

“哪里就至于这样了?放心长姐,父王当年也是给我留了些安排的,再者,立储之争,咱们也可以看情形再说,左右那两方甚至三方先鹬蚌相争一番,如今他们以为咱们在明处,咱们看着他们也在明处,城门失火不至于立马会殃及池鱼。”

见沈怡和周衡的脸上都明显地缓和了下来,便又斟酌着说道

“不过西北那边,确实是需要多加联系了,之前吴副将那边派来的人,我让他这两日便出发回去,贺叔,回头你跟我一起再见见他,看有什么还需要交代的。”

“另外,今儿管家不是决定让春雨提早启程么,那她这送嫁队伍,咱们也可以稍微利用一番。还有,阿衡,”说到这里,沈复顿了一下,之后才柔声说了句让在场三人大吃一惊的话

“我想着,他日情况出人意料也未可知,以防万一,也许你不久后也得往西北那边去。”

还“言”,再来一个“言”,她都要气的发炎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2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