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打双性受花蒂 啊灬啊灬用力…再用力

彭与鸥站在马路边上,点燃一支香烟。

抽了一口。

沿着街道走了一段距离。

就看到一个黄包车夫拉着黄包车凑过来。

“先生,坐车咩?”

彭与鸥点点头,上了黄包车。

“先生,去哪里?”黄包车夫问道。

“亚尔培路。”彭与鸥说道。

“晓得了,您坐稳了。”黄包车夫拉着车子小跑起来,压低声音说道,“先生,我观察过了,没有人跟踪。”

彭与鸥‘嗯’了一声,低声问,“有消息没?”

“那边依然没有消息,火车站、码头都有同志盯着呢。”黄包车夫说道。

彭与鸥点点头,表情凝重。

按照预定计划,护送苗先生来沪上的杭城地下党同志们应该在今天傍晚抵达沪上。

现在,人还没有到,他担心途中出了岔子。

尽管国红双方和谈,国府暂时停止对西北红党用兵,但是,国府反动派对南方红色武装的围剿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凶狠、猖狂。

夜风习习,彭与鸥的偏头痛最近又犯了,他揉了揉太阳穴,脑中在思索事情。

黄包车绕进了一个巷子,停在了奋发书店的侧门。

黄包车夫拉着空车在一个僻静处休息,同时兼做警戒。

……

彭与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上前敲门。

两长三短。

“谁?”院子里有轻轻的脚步声,有人走到门后问。

“涂老六,南市的。”

侧门轻轻打开,周虹苏看到彭与鸥,松了口气。

彭与鸥直接进入。

周虹苏探出头看了看外面,缩回头去,迅速关上侧门。

“怎么来晚了半小时?我一直担心别出了什么事。”进了屋内,周虹苏关切询问。

“有事情耽搁了。”彭与鸥扫了一眼,看到窗户都被被子、毯子遮挡,没有开灯,只是点了一盏油灯。

“说说计划安排。”彭与鸥找了个凳子坐下,“时间比较晚了,我不能多呆。”

“明天上午,俞折柳同志会去靶子场监狱探监刘波,下午,我们会安排俞折柳同志和其他同期撤离的五名同志乘坐火车离开。”周虹苏说道。

“按照计划,先去南京,然后在徐州修整、汇合了徐州的同志之后,再去北平。”

俞折柳探监刘波,坐实对方是红党特工‘鱼肠’之事,只是此次转移计划的一部分。

包括俞折柳在内的五名为曹宇所知晓的同志被安排转移,他们汇合徐州的同志,总计八人,将组成北上抗日的小分队,远赴北平,支持北平党组织在沦陷区坚决开展敌后抗日斗争。

“平津已经是沦陷区,一定要做好同志们的安全工作。”彭与鸥叮嘱说道。

上一次江苏省委、上海市委以及浙江省委安排同志北上抗日,是支援东北抗联。

只可惜,因为叛徒温长健的出卖,多名同志在哈尔滨被捕,经受满铁调查部的严刑拷打、坚贞不屈,最终英勇牺牲。

烈士的鲜血,染红了东北的黑土地。

牺牲的同志中,包括彭与鸥的独子冯嘉樟同志。

“北平的同志会做好接应工作的。”周虹苏说道。

他给彭与鸥倒了一杯水,继续说道,“俞折柳同志北上之后,学工委暂定由左孝民同志接手。”

“孝民同志虽然年轻,但是,比较机敏,有一定的地下斗争工作经验,由他接手学工委的工作,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彭与鸥点点头。

“还有一件事,俞折柳同志的下限秦迪同志,这名同志的潜伏身份非常好,你看看是继续交给学工委,还是转由市委直接领导?”周虹苏问道。

周虹苏一说,彭与鸥就知道他说的这名同志是何人。

法租界中央巡捕房的巡捕秦迪同志。

事实上,中央巡捕房‘多出’秦迪这名我党潜伏人员,完全是意外情况。

俞折柳介绍秦迪入党,是需要经过彭与鸥批准的。

秦迪是去年入党,当时这名年轻人刚刚高中毕业,还没有参加工作。

入党后没有多久,秦迪的家人托金克木的关西安排他进了巡捕房吃‘洋皇粮’。

秦迪的组织关系在学工委。

学工委的领导同志对于秦迪能够进入巡捕房工作自然是非常高兴。

对此,彭与鸥只能表示认可,更没有理由阻止。

‘火苗’的身份是高度机密,整个上海,只有他以及邵妈知道程千帆的身份,他若是表示出阻止一名同志打入巡捕房的态度,并不合理,反而会引起其他同志的某种猜测。

只是……

彭与鸥有些头大。

他此前刚刚同‘农夫’同志见过面,意外得知特科王牌特工‘鱼肠’同志竟然也一直潜伏在中央巡捕房。

现在,中央巡捕房有‘火苗’和‘鱼肠’两大王牌特工潜伏,还有一个年轻的新同志。

彭与鸥的感觉就是,中央巡捕房就像是一个酒缸,我党不断的向里面兑水,简直要把中央巡捕房发展为红党的据点了。

但是,从安全角度来说,这是不合适的。

“秦迪的组织关系,也暂时安排左孝民同志接手。”彭与鸥沉声说道。

虐打双性受花蒂 啊灬啊灬用力…再用力

他迅速做出决定。

秦迪的组织关系此后依然属于学工委,并且绝对不能同‘火苗’同志、亦或是‘鱼肠’同志发生任何横向联系。

“好吧。”周虹苏点点头,因为曹宇的原因,他也是要转移的。

如若不然,他是想要将秦迪要过来的。

“老周,大连的环境更加复杂,斗争形势更加严峻,你要多加小心。”彭与鸥语气深沉。

周虹苏的去向是大连,日本人对大连的控制比东北更加强大,周虹苏在大连的工作环境殊为险恶。

“放心,我有心理准备的。”周虹苏爽朗一笑。

彭与鸥注视着自己的战友,他能够读懂周虹苏这句话蕴含的坚决和刚强。

“老周,保重。”彭与鸥同自己的战友重重的握手。

周虹苏紧紧的握住彭与鸥的双手,“保重!”

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可以再见,甚或是再也无法相见。

福熙路,多福里二十一号。

‘农夫’同志热情的同一名中年男子握手,“‘飞鱼’同志,早就听说你,终于见面了。”

中央特科情报科前任‘飞鱼’苏民权同志改用了‘鱼肠’的代号后,旺庸同志安排另外一名潜伏特工使用了‘飞鱼’这个代号。

历经多年风雨,‘飞鱼’同志一直成功潜伏,他也是中央特科情报科在前年的大搜捕后、目前可以联系到之‘仅存’的两名情报科潜伏特工之一。

另外一名幸存的情报科潜伏特工则是‘火苗’。

“‘农夫’同志,一直以来都只见过你的照片,现在终于见到真人了。”‘飞鱼’同志打趣说道。

“照片?”

“国府的通缉令啊。”‘飞鱼’同志笑着说道。

“也是。”‘农夫’同志点点头,“估摸着,我的通缉令在你的办公桌上也多次出现过呢。”

“那可不。”‘飞鱼’点点头,“五千大洋,看的心痒痒啊。”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路大章同志,你见过彭与鸥同志了?”‘农夫’同志请‘飞鱼’坐下,问道。

“是的,‘农夫’同志,我已经同彭与鸥同志碰过头了。”路大章说着,露出欣喜的笑容,“我做梦都没想到老黄竟然是我们的同志,而且是大名鼎鼎的‘鱼肠’同志。”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2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