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乱h文 鲤鱼乡双根双性高

主动学习红色思想、以红色人士自居,甚至是被国府方面怀疑是红党;从党务调查处的抓捕中死里逃生,被法租界判监入狱。

按照特高课的要求,继续在监狱中宣传红色思想。

突然又被国府党务调查处认作是红党王牌特工‘鱼肠’,坚决要将他引渡过去。

现在,三本次郎更是命令他以红党特工‘鱼肠’的身份向国府党务调查处投诚,以红党叛徒的身份打入其内部。

刘波现在的感觉是非常别扭的,他甚至在某个时刻会产生认知错误

濑户内川,日特刘波,巡捕刘波,刘、何、方自发抗日小组的智囊,假扮红党,红党‘鱼肠’,即将打入党务调查处的红党叛徒。

最重要的是,刘波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对红色思想的恐惧。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扮着扮着,深入学习,竟然在内心深处对红色思想越来越有感触,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认同。

这种越来越强烈的认同感,同他内心里的菌国主义影响发生激烈交火,令他备受折磨。

他甚至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对自己是日本人的身份有了一丝厌恶和羞愧感——

为日本侵略中国的行为感到羞愧和厌恶。

而具体到现在的情况,刘波更是有一种直觉和担心。

直觉告诉他,三本次郎安排他假扮向国府党务调查处投诚的红党王牌特工‘鱼肠’,这件事本身并不正常,颇为耐人寻味。

对于红党王牌特工‘鱼肠’,刘波并不熟悉,不过,对于此人的之‘凶名’却也略有耳闻。

‘鱼肠’是行动人员,不是情报人员。

更可以说是被国府方面围剿后的‘漏网之鱼’,此人知晓红党太多的有价值情报点可能性极低。

在刘波看来,国府党务调查处引渡‘鱼肠’之后,直接将‘鱼肠’干掉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招揽此人。

这是在国府方面挂了号的‘凶徒’,相信即使是在国府党务调查处内部,对此类人也当是喊杀声一片。

所以,基于这个分析,刘波不认为三本次郎安排自己以‘鱼肠’的身份投诚国府方面是一个可行性较强之计划

最大之可能是导致帝国潜伏特工濑户内川遇害。

制定出这样的计划的人,要么是愚蠢,要么是另有目的。

虽然对于三本次郎不甚了解,但是,能够出任上海特高课课长,自然说明了三本次郎的能力。

三本次郎显然不是愚蠢之辈。

那么,便是另有目的了。

刘波仔细琢磨,尽管暂时还没有搞清楚三本次郎为何要制定如此‘漏洞百出’的计划,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三本次郎对他心存恶意。

“刘波,有人探监。”狱警王懿鸣敲了敲牢房的栏杆,喊道。

刘波有些惊讶。

昨天荒木播磨刚刚来探监,今天特高课方面应该不会再安排人过来。

自己的妻儿?

不是。

刘波立刻得出结论,王懿鸣同他的关系不错,如果是自家妻儿来探监,王懿鸣自然会直接告知。

如此看来,是一个陌生人来探监。

最有可能的便是国府党务调查处又派人来警告、威胁他。

有了这个推测,刘波心中警惕心大增。

到了探监室,刘波便看到了一个长相清秀、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

俞折柳看了一眼来人。

他按耐下内心的激动情绪,平静的眼眸下,是敬佩。

俞折柳接到组织上安排的任务便是,以远房亲戚的身份来靶子场鉴于探望我党同志。

组织上已经搞定了探监许可,他此行的目的便是向这位身陷监狱的同志传达情报。

因为俞折柳今天便会转移离开上海,所以,安排他来探监、传话,是比较合适的。

“余畅同志,组织上对你在狱中同敌人顽强斗争,传播红色的行为表示赞赏。”俞折柳压低声音说道。

刘波看了俞折柳一眼,他的表情是疑惑的,对于俞折柳的身份,刘波有两个猜测。

其一,对方确实是红党。

其二,对方是国府党务调查处假扮红党来诱骗他上钩的。

刘波倾向于是后者。

他自忖自己同红党无冤无仇,最重要的是,红党根本不可能关注到他,更不可能对他的特工身份有所了解,所以,他和真正的红党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红党不可能故意做局陷害他。

更何况,他自己一直以亲近红党行为表现,红党对他应该是报以极大的善意的。

快穿之乱h文 鲤鱼乡双根双性高

故而,刘波推测对方是国府党务调查处安排的假红党。

“我不想见你们,你走吧。”刘波说道。

俞折柳心中一动,他想起组织上交代他要说的第二句话,立刻明白刘波的意思了,这令俞折柳心中更是无比敬佩。

“放心,我们的人都已经转移了。”俞折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看守,小声说。

“我警告你们,你们敢对她们下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刘波闻听此言,表情无比愤怒,拍着桌子,指着俞折柳的鼻子破口大骂。

看着愤怒的刘波,俞折柳假装生气,内心深处却是悲愤不已。

他的理解便是,余畅同志得知其他同志已经脱险,心中终于放心了,同时经验丰富的余畅同志立刻假装愤怒,赶他走,其意实则是令他赶紧离开,小心特务监视。

看着俞折柳愤怒离开,刘波的眼神中写满担心,他担心党务调查处对自己的妻儿下手。

想到这里,刘波心中更是大恨,他在昨日请求荒木播磨对自己的妻儿保护,但是,荒木播磨拒绝了。

其理由是,不能打草惊蛇。

并且宽慰刘波说,你都要投诚了,国府方面自然不会再对你的妻儿下手。

这也令刘波对三本次郎以及特高课非常不满,且荒木播磨对他的妻儿之安全全然不理会行为,也令刘波捕捉到了一个信号

三本次郎意欲对他不利!

回到监舍,刘波凝思苦想,他总觉得自己漏掉了某个关键信息,此关键信息便极可能是三本次郎为何要如此对待他这位帝国忠心潜伏特工的原因。

这边,狱警王懿鸣与同僚换班。

他换了一身寻常的装扮,骑着洋车子来到了金神父路的双龙坊公寓。

306号房间。

王懿鸣轻轻敲了敲房门。

“谁?”

“我,王懿鸣。”

门开了,立面的人探头看了王懿鸣一眼,立刻闪开,示意王懿鸣进去,他自己则从房间里出来,假作在走廊里抽烟。

“组长。”王懿鸣毕恭毕敬的对王康年说道。

“懿鸣来了啊。”汪康年放下手中的报纸,按了按手,“坐吧,在我面前不要拘束。”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2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