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面会流水的文章 高h受被做哭受不了

晚上,到达基地。

夜离去找总司令,因为是求他给自己答疑,说话的语气也很缓和,没了往日的冷漠:“司令。”

见夜离这样的表情,总司令也很诧异:“怎么了?”

“我们为什么回来?不去接应他们吗?”夜离笑道,实则心中惶恐不安。

他总觉得自己一定遗漏了什么消息。

“不……”总司令停顿一下,才转而笑道,“不用,在这里等着就行。”

说完,急忙忙找个借口离开了。

他的表情很奇怪。

夜离更加不安起来,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他!

他到底没有仔细考虑什么?

夜离低着头,沉思良久,终是因为心中太过于烦躁,急忙回到家里。

打开门,他刚想过去歇歇,就看见抱着黎黎手机的午午站在门口。

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夜离。

“妈妈……”午午撇撇嘴,瞬间大哭起来,“妈妈……”

夜离心像是被雷击了一般疼痛,他抱起来午午,本来想哄哄他,却也跟着哭起来。

以前黎黎也去执行过任务,他还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 。

午午长大了,也懂事了,见妈妈不在也会不停地寻找了。

“器器,照看好他们。”

夜离抱着午午坐到沙发上,耐心地解释道:“妈妈去工作了,午午乖乖等待几天,妈妈就会回来了。”

说完 ,夜离心中没底地剧烈跳动几下。

他受不了了,连忙拨打了杨阳的电话,必须得弄清楚这件事。

杨阳没有机会去送别黎黎,她和卢流被派去东南城市那里解决一些入侵的肉球们。

没过多久,电话就拨通了。

夜离深吸一口气,不打算让杨阳察觉到他哭了。

“你知道这次任务吗?”

杨阳疑惑地答道:“你是夜离吗?”

“是。”夜离握紧双拳,紧张地答道,“你知道这次任务吗?很危险。”

“哦,是因为这个啊 ,”杨阳那边传来笑声,“你太紧张了,以前她也执行过这种任务,别担心啦!”

“大晚上的你打来电话就是因为这个?”杨阳问道。

夜离道:“嗯。”

“我还以为是我的小午午出了什么事,没事就好。”杨阳笑道。

“我这边还有工作,就先挂了,你别太担心了。”

挂断电话,夜离六神无主地躺在沙发上,午午抱着黎黎的手机在看一些动画片。

“这么小就沉迷于玩手机,长大还得了?”夜离说着把手机抽过来,心中的气发泄了一些。

午午撅撅嘴:“爸爸!爸爸!”

然后伸出小手去抢手机,夜离不给他,他小手握拳,小脸皱巴巴地挤在一起,生气地喊道:“夜离!”

“嘿!”夜离的坏心情全抛之脑后,直接掂起来午午,教训道,“敢直呼你爸爸的名讳,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午午笑起来。

两个人开心地一起玩耍。

可儿和小米也围了过来, 两个人正在打闹。

夜离看到后,瞬间不高兴了。

他和午午这么担心黎黎,为啥这两个野孩子却这么高兴。

“可儿。”夜离沉声道,“你就不想你妈妈吗?”

可儿不理他,继续和小米玩耍。

夜离也不再与他们说话,毕竟可儿是唐平的孩子,他本来就不大喜欢的。

若不是因为不想让黎黎伤心,他早就把心底深处的厌恶表现出来了。

其实,他是不讨厌可儿的,但他讨厌唐平,想到黎黎这次涉险就是为了去见唐平一眼,他心里边就不舒服,甚至可以说嫉妒到发疯了。

他就想要黎黎是他一人所有,任何觊觎她的人,他都想要把他碎尸万段。

第二天,他出去闲逛,希望能找到一些确切的消息。

他待在消息室里 ,这里通常都是各种消息传达过来最快的地方。

以前,这里有很多工作者,现在只有一两个,大多数都被派遣出去了。

“有什么消息吗?”夜离问道。

说完 ,就是紧张地盯着屏幕,又转向他们的脸,浑身都紧张得绷紧。

“应该快了。”一人道,“你也别太紧张了,这种任务已经执行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成功的,这次也一定一样!”

夜离坚定地点点头,心中的不安却是越发的浓郁了。

还没在消息室里待太多时间, 就有人来叫他,说是总司令找他。

夜离跟着他离开。

经过平常再熟悉不过的房间,走在平常再熟悉不过的过道,夜离却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诡异感。

这种感觉压在他心尖上,让他喘不过来气。

“总司令找我有什么事?”夜离假装轻松地开口问道。

“司令也没说,只是说找你有事。”他道。

“嗯。”夜离继续跟着他走着。

到了司令室,他离开,夜离进去。

总司令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正笑着看向夜离。

“司令。”夜离态度比昨天还要好,他再也受不了这种诡异的煎熬,打算问出答案。

总司令先是闲聊几句,他笑道:“从来没见过你这副样子。”

“哈哈……”夜离勉强地笑了两声,很快就笑不出来。

看了下面会流水的文章 高h受被做哭受不了
紧张占据了他全部身体。

“我找你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总司令喝了口茶,才又道,“先坐。”

夜离如坐针毡地坐下去,慌乱地双手都不知道放在何处。

“你很在意她。”总司令道。

夜离连忙点点头,眼泪几乎要涌出眼眶:“我比任何人都要爱她!”

“我看你平常对她也不是特别喜欢的样子,还以为……”总司令没再说了。

“只是我平常不喜欢总是笑着,可能就让你觉得我比较冷漠吧。”夜离低声道。

他的惶恐不安更加强烈了。

总感觉黎黎已经出事了。

总感觉总司令话里有话的样子。

“咳咳……”总司令轻咳两声,把手中端着的茶杯放到桌上。

“动手吧。”他平静地道。

夜离立刻机警地起身,瞬间,数十把枪围住了他。

“什么意思?”夜离眸间传来一丝怒火,“司令这是在做什么?”

“我不会抢你的位置,你也知道,我做不到,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夜离怒声道,声音却在发颤。

难道是跟黎黎有关?

他大脑飞速地运转起来,他到底错过了什么细节,到底是什么可以致命的细节?

在他们的枪发射的前一刻,夜离明悟了。

是肉球外套,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研发出这么强大的肉球外套,那可是能把整个肉球老巢都炸毁的火药,怎么可能一个简单的肉球外套就能防护住?

是他这段时间生活得太幸福了,怎么能忘记战争间的尔虞我诈?

夜离含泪闭上眼睛,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见总司令的声音:“好好睡一觉,我不会杀你的,只是害怕你发疯。”

感受到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 ,夜离尝试着睁开眼睛。

他忘了这是什么时间,忘了黎黎在哪里,什么也记不得了。

“你醒了?”护士甜美的声音传来,夜离扶着床沿坐起来。

“我这是在医院吗?”夜离揉揉额头,他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中了强力麻醉针,已经睡了一个星期了,再不醒来,可就要电击你了。 ”

“强力麻醉针?”夜离脑中闪过许多画面和声音,强力麻醉针!

忘掉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痛苦地抱着头,压抑着声音发出绝望的喊声。

“忍一忍就好了,你昏睡太久,猛然想起很多事情会引起疼痛的。”护士连忙过去帮他揉了揉头部。

却被夜离一把攥住手腕,他眼睛中发射出让人让人如坠深渊的绝望的目光,一字一句地狠声喊道:“告诉我,那十一个人怎么样了?”

护士被他弄疼了,但无心挣脱,而是呆愣了许久,才从他可怕的目光中回过神来,颤颤巍巍地答道:“全部牺牲了,他们是为了摧毁肉球的老巢才牺牲的,现在大街上有很多人都在自发地为他们哀悼 。”

“先生,这里面有您的家人吗?”护士看他这副样子,试探地问道。

“啊!”夜离松开她,抱住自己的头,发疯似的尖叫起来,这是他第二次崩溃了。

第一次是得知黎黎逃离了他身边,在他高考的前一天。

心痛得仿佛要死去,浑身的血肉都像是被揉碎了又重新组装,凡是能够感受到疼痛的地方,全部都散发出令人想要死掉的疼痛。

“为什么?为什么?”夜离疯狂地大喊起来,他抓住护士的衣领,冲她怒吼道,“为什么你不去阻止她?为什么?”

“让她满心欢喜地死在漆黑的地底,毫无预期的,就那样死了!连尸体都运不回来了!”夜离怔怔地哭喊着,声音沙哑地几乎发不出音,他松开已经吓得要哭了的护士,捂着自己的脸,一时间,连呼吸也不会了。

“是,我嫉妒你和唐平,所以在你走的前一天和你吵了架,你离开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和你说一句告别的话!”夜离平静地说着,却是越说越痛苦,最后又放声大哭起来。

他的心好痛,他的头好痛,他想去死,想去死啊!

“她一定不会死的!”夜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双手抱着头,痛苦地挣扎着从床上滚到地

上,“她没死!她没死!她没死!”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0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