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在办公室里做爱 锦辛~太深了

他伸手扯住护士的衣服,哭喊着:“带我去见她,求你了!”

护士被他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她把手放在夜离的后背上,微弯下腰,手轻轻地拍了拍:“别怕,别怕……”

“你先好好休息,这么长时间都在昏睡,一定很难受吧,有什么事休息好了再去处理。”护士说着说着,眼眶里也是闪着泪光。

夜离刚被送到这里的时候,眉头紧锁,闭着眼睛,看上去很焦虑的样子,但也挡不住他迷人的帅气,好多护士都偷偷和他合过影。

现在,夜离跪在地上,像是个疯子一样,为了一个已经牺牲的人。

夜离渐渐放松一点,他缓缓抬起头,乞求地看向护士:“求求你,告诉我吧!”

“黎黎在哪里?我还没有与她好好说说话,她走的前一天,我还和她生气,我真的错了,求求你,让她回来吧……”夜离几乎泣不成声,但手仍是死死地扯住护士的衣角。

“求求你了……我求你了!”夜离再次嚎啕大哭起来,声音特别大,惊动了隔壁的一些病人,他们都纷纷靠过来察看情况。

夜离也不顾及任何面子,只是浑身都疼,尤其是心脏的位置,简直要疼死了。

“求求你了……”他眼睛红肿着,眼泪都流不出了,嗓子沙哑得几乎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我求你了!”

“带我去见她!”

护士抿着嘴唇,不让眼泪流出来,细声安慰道:“好了,我这就带你去。”

然后把他扶起来,架着他往外面走几步。

接着有个医生走过来,快狠准地拿着一个针筒扎在夜离身上。

夜离看了他一眼,然后失去了知觉。

“能让他休息半小时,让他好好缓缓。”医生嘱咐道。

然后和护士一起协作,搀扶着夜离躺在床上。

刚给他盖好被子,杨阳走了进来。

“病人家属吗?”护士问道。

“我是。”杨阳来的路上就听说了夜离发疯的事,想到黎黎,她的心就如同刀割一样,若不是卢流拦着,她早就一枪射死总司令了。

还说什么自愿牺牲,依照黎黎的性格,这种英雄大义的事绝对不会是她会做的。

她的生活刚刚好,她那么喜欢夜离,她还有两个孩子,她不可能会去死的。

若不是她在军队这么多年,见惯了生离死别,肯定也是承受不住的。

毕竟她和黎黎之间是多么深厚的情谊啊!

看见躺在病床上, 面色苍白,满脸泪痕的夜离,杨阳深吸一口气,痛苦的泪水自眼眶中崩溃落下。

“他估计半小时后会醒来,到时候好好安慰一下,人死不能复生,还望节哀。”护士悲痛地说道。

待到他们走后,杨阳关上房门,倚靠在门上,痛苦地几乎窒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她有什么理由能够安慰夜离呢?

她和黎黎关系再亲密也抵不过夜离与她的亲密,即使如此,她也几乎痛苦得活不下去 ,又怎么能够去安慰把黎黎当做一切的夜离呢?

在门旁哭了将近半小时,杨阳揉了揉发肿的红眼睛, 长长地叹气。

夜离的睫毛动了动,杨阳意识到他可能就要醒了,连忙提着笑脸坐到夜离床边上。

看见他睁开眼睛,杨阳轻声道:“你肯定饿了吧,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吃过饭了。”

夜离摇摇头,手伸出来,又虚弱地放下:“黎黎呢?我想吃她做的饭。”

说着夜离笑起来:“虽然她做的不是很好吃,面条有时候做的特别稠,但只有她做的饭我一次能吃好多。”

“我想要吃她做的面条了。”

杨阳咬住嘴唇,眼睛强撑着不闭下去,不让眼泪有机会流出来。

本来已经想好了很多劝慰的话,听完夜离这一番话,她的嘴再也无法张开,她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夜离……”杨阳抽泣一声,她捏起一张纸巾,擦擦眼泪,缓了好久,才又道,“午午还等着你去照顾……”

她看到夜离的眼睛怔起来,自己也再也遏制不住,大声地痛哭。

之前卢流一直守在她身边,她不敢大声哭泣,害怕让他为自己伤心,但现在卢流不在了,她好像也可以放纵一次了。

“我知道你很难过,”杨阳大声呼喊着,“谁又不难过,可日子不还是得继续过吗?”

“只哭有什么用?你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有孩子,你和黎黎的孩子,他需要你的照顾,你不能让他没了妈妈,又没了爸爸!”杨阳一口气说完,在一旁擦眼泪。

夜离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眼泪在他的脸上肆虐,很快被子上印出来一大块泪的痕迹。

有些事劝不了,杨阳站起身,抽泣几声,严肃地道:“你就继续疯吧,午午总归需要人照顾,你好好想想吧。”

夜离倒在被窝中,哭累了,不知不觉就睡去了。

当他再次醒来时,还是有一种无止境的痛苦围绕着他,让他仿佛就要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开我?”夜离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小声地抽噎道。

“我不要你走,你不许走!”

门被推开,护士小姐姐走过来。

“你醒了,等下就给你送过来饭,先休息一会儿。”
老师在办公室里做爱 锦辛~太深了

听到她甜美的声音,夜离立刻想到了黎黎。

她的声音在他心中比这个护士要好听多了。

这时候,若是黎黎能够过来跟他说句话,哪怕是让他去死,他也可以毫不犹豫地照做。

只要,能让他再听见黎黎的声音。

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夜离瞪大眼睛,六神无主,他脑中全是黎黎陪着他的样子,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的黎黎啊!

没过多久,或许也是过了很久,不过夜离没察觉到而已。

一个护工小心翼翼地端过来一碗番茄鸡蛋面,放在他桌上。

“有人让我给你做一碗面条,说你吵着要吃。”护工显然不知道夜离经历了什么,脸上挂着笑容。

“小伙子啊,看你瘦的,还是多吃点为好。”护工年龄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和蔼的笑容让人很舒服。

夜离拿起筷子,先喝了一口汤,浓郁的汤汁涌入他的食道。

口中满满的番茄与鸡蛋的气息,虽说比不上山珍海味,可是却给了他很多的温暖。

同时也激发了他的食欲。

夜离迅速地大口大口吃着,眼泪无声地滑落,心痛的感觉减少了一些。

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不知道她在宇宙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以前小时候她也是给自己煮过面条的,可是后来她跟霍伟结婚了,什么都听他的。

即使自己被霍伟按在地上打,她也从来一声不吭,甚至还帮衬着霍伟说话。

一件件事寒了他的心。

还不停地伤害黎黎,他真的忍受不了他妈妈了,可现在他好想她。

他现在心痛得要死掉了,想要躺在她怀里,他好难受。

哭着吃完面条,夜离用纸巾擦擦眼泪和嘴。

又抽泣了几声。

护工也惊住了,她知道自己将要照顾的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专门挑了个超大的碗,被夜离很快吃完了也就算了,他还在一直哭。

“听阿姨一句劝,你现在还年轻,没有什么坎是迈不过去的。”

夜离朝她点点头,眼泪再次滴落:“看见您,就想起来我妈妈。”

“她坐上飞船在宇宙里。”

“哈哈……”护工笑了两声,“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地球已经胜利了,好在飞船还没走远,还是能够联系上的,大概再过个十几年就能飞回来了,你还是能够再跟你妈妈见面的。”

“那时候,你妈妈还年轻,你还可以和她生活很长时间。”

“嗯。”夜离朝她笑了笑,“谢谢。”

当护工离开的时候,屋内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夜离靠在枕头上,心中思绪万千。

黎黎已经走了,他却还要苟活在世上,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黎黎,你想要我去找你吗?”夜离自言自语道。

“你一个人在地底下一定很害怕吧,我想去找你啊!”

“等我去找你啊!”夜离说着,眼神变得坚决起来,“我也要和你死在同一个地方!”

“什么,你说你担心午午?”夜离侧了侧耳朵,然后笑道。

“午午这么聪明,你还担心他吗?”

“再说了,不是还有杨阳吗?可儿也长大了,也可以照顾他弟弟呀!”

“器器也可以啊!”

夜离撅撅嘴,用双手拖着自己的脸,无奈地开口:“我照顾午午的时候,一直在想你 ,怎么能够照顾得仔细啊?午午一定能体谅我的,真的,没了你,我不能活!”

“黎黎,我爱你,我爱你,乖乖等着我,就算是上天堂还是下阴曹地府,我也要跟你一起!”

“可千万不能不等我!”

夜离说到这里,立马站了起来,他迅速褪去病号服,穿上自己的衣服,认真整理整理。

又洗了把脸,看上去精神一些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