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肉欲乱合欢 bl双龙好大要坏了受不了了

诚如许二先生所说,户部尚书是只老狐狸,即使心中对老先生多有怨恨,表面功夫也做的很足。

把两人迎进会客厅后,吩咐下人上了茶,问,“不知老先生今日有何贵干?”

老先生素来清流,与朝朝中任何官员都没有任何牵扯,更不会去那个官员府中。

“是这样……”,老先生开门见山,“皇上将宋思调任去了户部,任户部侍郎,我今日带他来呢,是想让尚书大人看在我的薄面上,以后对他照拂一二。”

户部尚书微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他是户部尚书,如果有人员调动他会第一个知道,可到现在他还没收到任何消息。

“就在宋思和月儿捐了银子给兵部后。”

户部尚书恍然。

宋思和宋宛月捐了一百万两银子以后,所有的人都在猜测皇上会如何奖赏他们,可宫中一直没有传出消息,原来是调任宋思做户部侍郎了,这可是温仲原来的位置。

想到温仲,户部尚书想到了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住在城外别院里的嫡次女。看了宋思几眼,揣测皇上调任他人户部侍郎的意图,嘴上却道,“这样的小事何须您亲自跑一趟,派个人过来给我说一声就行,我自然会多加照拂。”

“多谢尚书大人。”

“老先生客气了,宋思乃本科状元,以他这份学识,我也会高看他一眼。”

老先生颔首,“宋思,还不谢过尚书大人。”

宋思起身,行了一个大礼。

户部尚书很给面子的虚扶了他一把,“以后在户部遇到什么事,或者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问我,咱们也算是一家人,别客气。”

“多谢大人。”

……

户部尚书亲自送两人出来,看他们上了马车后,转身回去,脸色沉下去。当年温仲还得老先生的欣赏的时候,也没见老先生为了他来给自己送礼,如今不过是一个拐着弯的亲戚,老先生竟然会伏下身段,亲自带着他过来。

“来人!”

管家过来。

“把他们今日带来的东西扔到大街上去!”

管家应是,喊了两名下人,去了会客厅,拎起桌上的东西扔去了侧门外的大街上。

老先生和宋思自然不知道他们走后发生的这一切,坐着马车回到家里。

宋宛月正在欢喜的摆弄着袖箭。

老先生一眼看出是当年许衍打造的那套,笑着道,“这可是你舅舅压箱底的宝贝,看来他输了。”

“岂止是输了,是输惨了。”

许衍嘴上这样说,眼里的笑意却遮掩不住。

他的棋艺承继老先生,很少有人下过他,月儿却在一刻钟内赢了他,比神童还神童。

“哦?”

“没用一刻钟。”

老先生讶异了,月儿竟然没用一刻钟就赢了?这么说来,以前这个丫头跟自己下棋时藏招了?

“是舅舅故意输的,他就想送袖箭给我。”

许衍一愣,随即大笑,“你这丫头,可真会给舅舅找面子,不过舅舅可不领你这份情,舅舅输了就是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老先生听的手痒痒,当即让许良摆棋盘,“丫头,来,陪外曾祖父下一局,你若是一刻钟内赢了我,外曾祖父答应你一个条件。”

“外曾祖父,您这纯粹是骗小孩……”,宋宛月控诉,“就您的棋艺,恐怕这天下都没有一刻钟内赢过您的。
乡村肉欲乱合欢 bl双龙好大要坏了受不了了
屋内几人被逗笑,就连站在门口候着的许良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丫头……”,老先生宠溺的笑着指他,“那就两刻钟,不能再多了,再多外曾祖父就不答应你条件了。”

宋宛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才慎重的点了点头,“外曾祖父要说话算话,只要我赢了,不管提什么条件您都要答应。”

“那是自然……”,老先生迫不及待的坐下,“快过来,开始吧。”

宋宛月坐过去,许衍和宋思一人搬了一个凳子分别坐在两边观看。

宋宛月用的是自己的棋路,一上来就锋芒毕露,步步紧逼,老先生不慌不忙的迎战。

一刻钟过去,棋盘上黑白棋子各半,看不住胜负。

但宋宛月多拿了几颗棋子在手中,一边把玩着一边看着棋盘,老先生则神色郑重,眼睛紧盯着棋盘。

宋宛月把她和顾义的棋路糅合在了一起,老先生一时摸不透她的套路。

眼看着两刻钟就要到了,宋宛月右手执着棋子,轻轻的落下,将黑子团团围住,“我赢了。”

不仅是老先生,就连许二先生和宋思也不可置信,他们两人坐在一边,竟然都没看到宋宛月是什么时候形成合围之势的。

“妙,实在是妙。”

老先生赞不绝口,把手中剩余的棋子放入棋盒中,“外怎祖父愿赌服输,说吧,你想提什么条件。”

“我想明日回家。”

宋宛月话落,屋内一片寂静。

老先生脸上的笑意退去。

皇上定于初八让四皇子行拜师礼,这是大事,到时他必须在场,可今日才初二,距离初八还有六天。

“我想早些让顾家人入土为安。”

宋宛月这句话出,老先生要劝阻的话咽了回去。死者为大,顾家这一百一十三人死后却没得安宁,跟着来到京城,如今事了,是该让他们入土为安了。

“让你爹娘陪你回去,等拜师礼后,我再带着许良过去。”

宋宛月摇头,“您年事已高,只有许良一人陪着,我们不放心,让我爹娘留下陪您一道回去,我独自回去就行。”

“不行!”

老先生想也不想的否决,怎么说她还是一个孩子,路上遇到危险怎么办。

“我有袖箭。”

“那也不行,要么让你爹娘陪着你一起回去,要么等过了初八咱们一起回去。”

“您刚才说只要我赢了你就答应我的。”

“我现在反悔了……”,老先生态度坚决,“总之你不能一个人回去。”

“大哥。”

宋宛月求助宋思。

宋思知道她回家心切,想到一个办法,“月儿一个人回去是太危险了,我去一趟定国公,让祖父派人一路护送她。”

“这个主意好。”

许衍赞同,他也知道宋宛月回家心切,再说那一马车的骸骨放在南城,月儿每日对着,心里也难受。

老先生也点头,“如果定国公肯派人护送,自然是好的。”

说着,就要起身,“我和宋思一起去一趟。”

许衍拦住他,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看到祖父对谁的事情这么上心过,“您刚从尚书府回来,还是我跟着宋思一起去吧。”

“外曾祖父和舅舅都不要去,我和大哥一起去,我来了京城以后还没有去拜见过他们,正好过去。”

老先生吩咐许良去备了礼物。

宋宛月和宋思拎着,坐着马车来到定国公府门前,刚下马车,正好碰到从里面出来要去南城的萧瑶。看到两人,她欢喜的迎过来,“你们怎么来了?”

她回了府中后,给祖父说了宋思调任去户部侍郎的事,祖父倒觉得是好事,让她不用担心。

宋宛月亲热地挽住她的胳膊,“来拜见国公爷和国公夫人,顺便请他老人家帮个忙。”

萧瑶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喊自己的祖父“老人家”这称呼,抿唇笑,带着他们返回府中。

定国公和定国公夫人都过来了,定国公夫人看到她的第一眼差点没忍住掉下眼泪来,强忍住更咽怜惜的拉着她的手,“丫头,难为你了。”

虽然她和霄儿定了亲,可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如果不替霄儿伸冤也没人会说她什么,可她却疾驰进京,扳倒了三皇子,替顾家的人伸了冤,霄儿的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

她的话落,定国公唯恐她再说出什么,暴露和霄儿的关系,急忙劝说,“月丫头难得来一趟,快别说这些不开心的话了。”

定国公夫人被他的话点醒,道,“看我,真是老糊涂了,你们快坐。”

众人落座。

定国公夫人的视线一直忍不住落在宋宛月身上。

一个多月不见,宋宛月似乎又长漂亮了,也更沉稳了,平添了一种让她说不上来的气质。如果霄儿还活着,娶到这样的媳妇,她那惨死的女儿就算是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笑了。

想到此,悲从心来,眼泪掉落,她赶忙低头,拿了帕子去擦。

宋宛月眼角余光看到她的动作,嘴唇抿了抿。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