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巨大隔着一层膜出入 娇妻呻吟哭泣反抗挣扎着

宋三小孝衣也没有脱,直接穿着出了镖局。

看着他的背影,宋奶奶叹了一口气,老三把齐英是真的放在心里了,就算知道了有危险,他也不会不娶齐英的。

走进灵堂内烧了几张纸,宋奶奶坐去了齐英身边,“齐姑娘,我问你个事。”

齐英缓缓坐直身体,哑着声音,“您说。”

“你如实告诉我,齐大当家的到底是被谁杀的?”

齐英身体绷紧,她就知道宋宛月定然会对家里人说什么,还没开口,眼泪先流了下来,“您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说着,举起手指头,“我对天发誓,如果我有半句谎话,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了,好了……”

宋奶奶慌忙把她的手指摁下去,“我不是不相信你说的话,而是觉得月儿说的有道理,如果齐大当家的真的是在押镖途中被杀的,你怎么没去把他的尸体收回来?”

“我……”

齐英心慌的厉害,努力转动着混沌的大脑,想找一个没有破绽的说辞。

“娘……”

宋三小跑回来,他忘记给宋奶奶要银子了,看到齐英泪流满面,顿住脚步。

齐英慌忙擦眼泪,好像不愿意让他看到似的。

宋三小起了疑心,再看到宋奶奶坐在齐英面前,想到了什么,上前挽着宋奶奶的胳膊把她拽起来,“娘,我有话跟您说。”

把宋奶奶拽到远处放开手,宋三小问,“娘,您跟齐小姐说了什么?”

问话被打断,宋奶奶也生气,瞪他一眼,“怎么,我连话都不能跟她说了?”

见宋奶奶生气了,宋三小急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您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刚才月儿问齐英那些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可他相信齐英不会对他撒谎。

宋奶奶更生气了,“你告诉我,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宋三小一噎。

如果是往常,他早就嬉笑着搪塞过去了,可事关齐英,他鼓了鼓勇气,道,“月儿刚才对齐姑娘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您是不是也起了疑心?”

宋奶奶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他的头上,差点把他戴的孝帽打飞,“我看你是这几日没睡好,昏了头脑了!我起什么疑心?我是看着萧家来了不少人,想要问问齐姑娘用不用帮忙去把齐大当家的尸体找回来,让他们夫妇合葬。”

“真的?”

宋三小不相信。

宋奶奶的手又举了起来。

宋三小赶忙捂住自己的头后退。

宋奶奶追上去拧住他的耳朵把他拽远了一些,“既然你担心娘说了不该说的,那你自己去问,不管齐姑娘怎么决定,咱们家都算仁至义尽了。”

宋奶奶用的力气不小,宋三小被拧的呲牙咧嘴,闻言,慌忙点头。

两根巨大隔着一层膜出入 娇妻呻吟哭泣反抗挣扎着

宋奶奶松开手,“你现在就去问,娘等着做安排。”

“不不好……”

“吧”字没说出来,看到宋奶奶瞪起了眼,宋三小吓得急忙转身走进灵堂,蹲在齐英面前,看她默默在流眼泪,心疼的不行,撩起袖子想要帮她擦拭,齐英下意识的偏头躲过。

宋三小手顿了一下,收回来,不见半丝恼意,轻声道,“你别误会,我娘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让你爹娘合葬。你若是不想去,告诉我们齐大当家死的地方,萧家的人会帮着去把尸体弄回来。”

“我我不知道,当时我没在镖局里,是我娘得到的消息,我回来时她已经……”

话没说完,又痛哭起来。

宋三小笨拙的安慰她。

好半天后,齐英才止住了哭意。

宋三小这才起身出去告诉了宋奶奶。

宋奶奶没停留,回了宅院告诉宋宛月和刘翠兰。

听完后,宋宛月脸色凝重,“看来我们猜测的不错,八成是仇杀,如果是这样的话……”

后面的话她没说。

宋奶奶和刘翠兰却都白了脸色。

那边屋中。

萧峥不着痕迹的把话题转到了威远镖局上,听到镖局的人在押镖的途中全死了,眼睛眯了眯。

宋宛月从外面进来,“爷爷二叔,奶奶有事找你们。”

宋老爷子还以为是让他们去买明日出殡要用的东西,起身,让宋宛月和宋慎好好招待萧峥,他和宋树来到这边屋内。

一进门,看到宋奶奶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

宋奶奶把宋宛月刚才的推测说了,宋老爷子听完,吓得也变了脸色。

“那那怎么办?”

这几日老三都在灵前守孝,已经表明了他姑爷的身份,如果他们出尔反尔,传出去会让人笑话,更重要的是他们不能这时候落井下石,阻止宋三小和齐英定亲。

那边屋中,宋宛月让宋慎去给萧峥续茶。

等宋慎出去,宋宛月压低声音,“我想请萧伯父半个忙。”

“你说。”

“我想让萧伯父晚上带着人去把齐夫人的尸体偷出来。”

夜深人静。

几条黑影从宋家宅院里跃出,直奔威远镖局。

镖局内,寂静无声。

灵堂,齐英在默默烧纸。

宋三小已经劝了好几次,让她回去休息,齐英一直摇头,固执的守在棺材前。

跪了好几日,宋三小的膝盖都跪肿了,挪动一下都疼的厉害,他悄悄的揉了揉,走到齐英身边蹲下,“我来吧,你去坐着休息一会儿。”

齐英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依然固执的烧纸。

宋三小摸了摸鼻子,偷偷看她一眼,“你是不是生气了?”

齐英没回答。

宋三小有些慌,“我我家里人没没别的意……”

“这几日多谢你了”,齐英低低的开口,嗓音嘶哑的让宋三小心疼,“你还是把孝衣脱下来吧,明日我自己送我娘。”

“你你什么意思?”

齐英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流眼泪。

宋三小更慌了,急切的解释,“我家人真的没别的意思,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给他们说,以后不让他们再提半个字。”

齐英的眼泪一颗颗掉在地上。

宋三小觉得是砸在自己心里,砸的他心里很疼,他猛然起身往外走,“我去让月儿过来给你道歉!”

“你回来!”

齐英嘶哑着喊他。

宋三小脚步没停。

齐英起身追上来,一把拽住他,这些时日压抑的痛苦在这一瞬间全都爆发出来,“她没错,是我的错,我应该自己料理我娘的后事,也不应该让你过来,更不应该麻烦你的家人,给你们带来麻烦!”

宋三小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个样子,吓得愣怔在原地。

齐英去扒他身上的孝衣。

宋三小回过神,急忙挣脱开她后退了几步,“我不去找月儿了,你先别激动。”

齐英仿若没听到他的话,疯了一般冲到他面前,撕扯他身上的孝衣。

宋三小阻挡,可他哪里阻挡的住,齐英几下就把孝衣撕烂,狠狠地扯下来扔在地上,推搡他,“你走,你走!”

宋三小被推搡的踉踉跄跄,他怕伤了齐英,他只好默默忍受,“齐姑娘,你听我说,我……”

“你走,走啊!”

齐英声嘶力竭,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宋三小的心都要碎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你冷静点儿,听我说。”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