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污文 一女三夫H

齐英挣扎,撕打。

宋三小不躲不避。

直到齐英打累了,身体瘫软下去,他才松开手,将她慢慢的放在地上,看着她的眼睛,强硬的对她说,“既然你第一日默许我穿了孝衣,就默许了和我的亲事,你想反悔,不行!我告诉你,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这辈子我非你不娶。”

齐英的拳头一下下落在他的身上。

宋三小任由她打。

齐英打不下去了,趴在他的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等她哭累了,宋三小弯腰抱起她,送回她屋里去。

镖局内静下来,萧峥带人跃上墙头,查看了一番后,跃到地上后,直奔灵堂,打开棺盖,把齐夫人的尸身从里面拎出来,交给护卫,护卫迅速的用布裹住,扛在肩上。

萧峥把棺材盖恢复成原样,一行人很快离开。

宋三小回来,拨了拨棺材前桌案上的烛心,继续烧纸。他后半夜熬不住了,趴在棺材边睡了过去。

翌日,天色刚亮。

宋老爷子爬起身,他和宋奶奶都是一晚上没睡,头上的白发又多了许多根。

“齐家的事确实透着蹊跷,但老三和齐姑娘的亲事是早就订好的,我们不能这时候反悔。”

宋奶奶愁的也是这个,他们宋家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户,却是讲情讲义的人家,齐英刚遭了这样的大难,他们若是不同意她和老三的亲事,显得太没人情味了,也会被人从后面戳脊梁骨的。

“走一步算一步的,反正他们三年以后才能成亲,也许这三年,齐姑娘改变了主意了呢?”

也只能是这样想了。

宋奶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要是早知道齐家会遭遇这样的事,当初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同意让老三和齐英定亲。

……

旭日高升。

镖局门前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听着齐英的哭声从里面传出来,议论纷纷。

宋家人一行人过来,众人让开一条路,宋家人进去,后面跟着十几名壮汉,这些都是棺材铺的人,是宋老爷子雇来帮着往外抬棺的,在这以前,要先把棺材盖订好。

一行人进了灵堂。

齐英哭的更大声了。

宋老爷子挥手,有两个壮汉手中拿着木锤子走到棺材两边。

“咦!”

其中一人突然发出一声,众人看过去。

那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往下低了低头。

“怎么了?”
h污文 一女三夫H
宋老爷子问。

壮汉抬头,不可置信,“棺材里好像什么也没有。”

众人脸色一变。

齐英更是迅速起身,看到棺材盖竟然歪斜了,心里一颤,用力推开,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齐英眼前一黑。

宋家人更是大惊失色。

雇来的壮汉们则是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

宋三小扑到棺材边,看到里面什么也没有,脑中嗡的一声,“二哥,快去报官!”

宋树拔腿往外跑。

看到他惊慌的样子,外面看热闹的人涌到了门口,踮着脚朝里看。

齐英已经瘫在了地上。

没人扶她。

宋奶奶和刘翠兰也吓懵了,站着一动不动。

张捕头带着人很快过来,把灵堂内外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什么也没发现。

“昨夜是谁守灵?”

“我。”

宋三小上前,哆嗦着声音,“我我一直守在灵前,没有离开过。”

“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没有。”

“这就奇怪了……”

张捕头围着棺材又转了一圈,上好的楠木棺材,棺盖很重,推一下都费劲,不可能往外搬尸体的时候不弄出动静。

“离开过。”

齐英身体靠在棺材上,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他送我回的房。”

“对对对……”

宋三小也想起来了。

“多久?”

“不到半刻钟。”

张捕头看门口到灵堂的距离,不到半刻钟进来,然后把尸体搬出去,一般人没有这么好的身手,除非……

“齐姑娘,威远镖局是不是有什么仇人?”

张捕头话落,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齐英。

齐英嘴唇剧烈的抖动,嘴还没张开,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

宋三小看的心疼,上前一步将他护在身后,“张捕头,你什么意思?”

“宋三爷……”

张捕头客气着语气,实话实说,“从门口到灵堂距离不短,一般的人走个来回都需要半刻钟,来人却将齐夫人的尸体从棺材里搬出来运走,说明他是会武功的,如果不是仇家,又有谁闲着无事来偷盗齐夫人的尸体?”

“也也许是……”

宋三小想要找个理由,可根本找不出来。

张捕头看了站在几人身后的宋宛月一眼,对宋三小道,“如果想要找回齐夫人的尸体,还得请齐姑娘说实话,否则我们无能为力。”

“我我不知道……”

齐英悲痛欲绝的声音从宋三小身后传出来,说完这一句话,似乎是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人软软的瘫在了宋三小的身上。

“齐姑娘!”

宋三小大惊,转身扶住她,看她昏了过去,急忙弯腰抱起她,飞快的往齐英屋里跑,边跑边喊,“月儿,你快来帮齐姑娘看看。”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