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足交 在实验室被学长c烂男男

楚阳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想多了,下部就让你演主角,帅到爆的那种。”

“真的?”何夕马上嘿嘿笑道,“其实主不主角帅不帅的无所谓,主要是想演好人。”

楚阳摇摇头没再鸟他。

原版里这个角色是吴京演的,人家现在还不是各种特种兵和战斗英雄演的飞起?

这部戏的武术指导依旧是胡启明,楚阳看了一下他为电影设定的套路,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传统武术的影子还是太深了,”楚阳道,“这部戏我要看到的是现代搏击和实战,但又不是擂台上那种你一拳我一拳的完全真实,而是拳拳到肉、隔着屏幕都感到疼的打击感。”

胡启明挠头道:“不是和陈真一样吗?”

“不一样,”楚阳道,“陈真是融合百家之长的武术天才,《精武英雄》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功夫片,而杀破狼却是展现现代搏击和现代格斗术的动作片,野路子出身的黑道杀手、警界的格斗精英、街斗出身的黑道大佬,三个人可以设定成有传统武术底子,但你看看现在这批学传统武术出身的格斗家,有谁在擂台上还会跟你玩什么揽雀尾什么虎形鹤形的?”

胡启明似懂非懂地道:“怪不得您让我从现代搏击上找灵感。”

看他那傻乎乎的样子,楚阳怎么可能放心的下,干脆道:“我先把后面马军和阿积那场巷战的单挑拍出来再说吧,你当个参考。”

马军和杀手阿积这场戏是《杀破狼》里的重中之重,给人留下的印象甚至比最终的boss战还深刻,听说还被米国阿瑟当成教学片来学习过,楚阳实在不放心交到别人手里。

但这场打斗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拍完的,《我是传奇》那边的拍摄只能先停下来,不过《我是传奇》的场景布置本来就很麻烦,先把准备工作做得更细致一些也不是坏事。

只是《我是传奇》这边的人收到消息后还是有点懵的。

说好的探班呢?怎么一探就不回来了?

两个剧组都是花果山的,一个群里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弄明白了什么回事。

几个人很快顺着味儿杀了过来。

本来以为楚阳是在这边导戏或是在客串什么角色,没想到来了之后却发现是在干武术指导的活。

“传说他房间里摆着个木人桩,难道是真的?”

面对张雅的问题,秦婉音只是耸了耸肩膀。

你问我,我问谁?

方启和何夕,一个拳王,一个武术冠军,在楚阳面前像两个小学生一样,任由他指挥摆布。

白丝足交 在实验室被学长c烂男男

楚阳也没有给他具体的套路,只是设定框架,让他们按照自己的特点自由发挥。

“就把自己当成真的警察,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手里有几十条人命的恶徒,他手里有匕首,你手里只有伸缩棍,你们两个人只有一个能活着离开,你要做的就是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把他揍趴下……当然动作也不能太朴实,该加点花的时候就加点。”

“你也差不多,不是表情够狠够变态就行的,下手也毒一点,专门往要害扎知道吧?眼睛、咽喉、下三路,怎么要命怎么来……”

他这么一说,再开始的时候方启就真的当成了实战来打,举起警棍对着何夕就是砸……

他和何夕一个八十公斤级,一个六十公斤级,一个学的散打,一个学的套路,如果何夕手里的是真匕首还好点,但那特么的就是个道具,不开刃不说,还轻飘飘的,直接被方启那身怪力砸得毫无还手之力。

楚阳都无语了。

你说真实嘛当然是够真实了,一力降十会嘛,但你要说假也够假的,谁面对一个手拿凶器的杀手的时候会这么肝啊。

“咔咔咔!”

调教演员是导演的必修课之一,但楚阳在这一课上差劲的很,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上。

“警棍给我,”楚阳道,“还有何夕,防护带上。”

一听要带护具,大家就知道要来真的了。

楚阳单手持棍,马步扎起,对面的何夕也反手持刀,摆起了boss。

“上啊,犹豫什么?你是杀手,手里的还是自己最熟悉的武器,要主动进攻……就这样……”楚阳边打边教,“还有方启,像这样先试探性进攻懂吧?别一开始就那么勇,你是主角,刚开始先落下风,让何夕先划几刀,吊吊观众……哎哟好小子……”

套招而已,一般都是慢吞吞的,几个回合能分解成十几个动作,但在楚阳的带动下,何夕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大家几乎只能看到警棍和匕首的残影,楚阳的道具棍一次一次实打实地打在何夕身上,看得人心惊肉跳的。

“楚总不是跟小何有仇吧?下手那么狠?”

“幸亏是道具棍,还带了护具,不然何夕得断多少根肋骨?”

“光套招就那么爽,后期拍摄完之后得多劲爆啊?”

“…双标狗啊!让我们不要玩的那么花哨,自己还不是猛地甩帅。”

哪怕有了重重保护措施,何夕还是被揍得哭爹喊娘,更坑爹的是方启上场之后他又被揍了一次,等到正式拍摄的时候又被扁了一轮……

这场对战是发生在晚上,大家只能白天套招,晚上拍摄,连续奋战了三四个昼夜,好不容易才将这场重头戏拿了下来。

何少游和胡启明看得压力山大。

小巷里的这场兵器战只是boss战的热身而已,但被楚阳设计得近乎能打满分,他们都不知道最后那场该怎么打了。

胡启明几乎是哭丧着脸求饶,“楚总啊,您以后没事还是别来探班了……”

从《杀破狼》剧组回来,楚阳又缓了一天才继续拍摄《我是传奇》。

先集中拍摄室内戏,也就是李问那个几乎被打造成了小型基地的家里的戏都放在一起拍摄。

房子很大,里面摆设的虽然大部分都是道具,但为了方便设置机位和让场景跟电影更贴合,装修是花了重金重新弄过的。

健身区、武器库、娱乐区,当然还有他那个地下实验室,楚阳都重新检查了好几遍才开拍。

整整一个多月,都是拍楚阳在这个家里生活的戏。

烹饪、吃饭、睡觉、健身、看电影……狗日的看的还是《精武英雄》……

重点是在实验室里做研究的镜头。

因为害怕露出马脚,楚阳还专门请了浙大病毒研究学院的教授来做顾问,从道具到动作等进行全方位的指导。

总体来说都是很平淡的戏,但在表演上却要营造出那种如履薄冰的紧张感,很考验演技。

再之后才开始到一场情绪比较激烈的戏。

李问的爱犬被丧尸咬了,受到了感染,他给它注射了半成品血清,但卵用没有,只能忍痛把爱犬给杀死。

要亲手杀死相依为命的唯一伙伴,可想而知这件事对主角来说有多残忍。

笑笑跟楚阳相处了一年多,默契没得说的,那演技……流量……秒杀……

实验室里,楚阳调整好情绪,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