呻吟 好大 用力 给我 冒充周卫国干萧雅

笑笑趴在他怀里,可怜兮兮地看着悲伤的楚阳。

人和狗的动作、姿势、表情、眼神全部到位,本来大家以为最难过的一场戏竟然一次通过。

然后换成了道具狗。

笑笑一看楚阳竟然抱着别的狗子,马上不同意了,狂吠不止。

好在楚阳担心这场戏会出幺蛾子,提前把姐姐叫了过来,楚玉一看赶紧把吃醋的笑笑拉走了。

随着执行导演的“开始”喊出,楚阳的眼泪立即慢慢滴下,同时双手用力,忍痛勒死了怀中的狗子。

真.猛男落泪。

大家早就对楚阳一秒入戏的功夫麻木了,也知道这场戏很悲,但看到这一幕心里好像还是被狠狠地抽了一下。

执行导演都喊“咔”了,楚阳还是没站起来。

张雅和秦婉音一看就知道要糟。

难道是入戏太深,出不来了?

之前一个多月的拍摄她们就已经看出了端倪,这家伙应该是名副其实的体验派。

入戏容易出戏难。

为了营造出那种孤独的状态,楚阳这一个多月很少跟人有工作外的交流,搞得自己好似真的独自生活了好几年,成了半个自闭症一样。

情绪终于集中在这一刻爆发,眼泪虽然止住了,但楚阳还是抱着猎犬啸啸的“尸体”,双目无神地坐在实验室的地板上。

叶兰赶紧把楚玉叫了回来。

听到狗叫声,楚阳好像才回过神,把怀里的道具狗放开,抱住了扑过来的笑笑。

大家总算松了口气,但楚阳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当然,对电影来说,他这种情况简直是最佳状态。

一直到和张雅、何小诗的对手戏开始。

因为爱犬的死,楚阳去找丧尸疯狂报复,结果被丧尸围攻,差点被弄死了。

好在张雅扮演的另一名幸存者及时赶到,把他救了下来。

大清早,楚阳饰演的李问被客厅里的电视机声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虽然认出了是在自己家,但已经刻入骨子里的警觉还是让他立刻艰难爬起,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来到了厨房。

看到张雅和何小诗扮演的姐妹之后,虽然暗暗松了口气,但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他还是握紧了手上的枪,对准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张雅。

张雅按照剧情抬起头,看向了楚阳。

竟然一下子被吓住了……

此刻的楚阳好像真的是个在末世里生活了好几年,刚刚经历了痛失同伴,又刚从一场惊心杀戮里死里逃生的幸存者。

她怀疑自己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丁点儿不对劲,楚阳就会勾动手里的扳机。

虽然知道枪是假的,但楚阳这刻所散发出来的气场让她觉得那枪就是真的。

被带进去了。

被压戏了……

张雅做梦都想不到这种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餐桌上写着什么的何小诗同样被吓住,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

“完美!”

所有人都暗暗叫好,却不知道当事的三人却各有各的不对。

张雅刚想道歉,楚阳却先垂下了手,道:“对不起……”

一群人莫名其妙。

不是挺好的吗?

长镜头,几乎毫无瑕疵。

“今天先到这儿吧,”楚阳揉揉脸道,“明天休息一天。”

说完就走了,留下一群人不知所以。

叶兰赶紧跟上,同时不忘打电话通知楚玉。

“楚玉姐,你去哪儿了?阳哥好像更严重了。”

呻吟 好大 用力 给我 冒充周卫国干萧雅

“我知道,去搬救兵了,在回来的路上。”

楚阳回到酒店不久,楚玉就带着云千寻来敲响了房门。

楚阳不禁愣了愣,“你怎么来了?”

“楚玉姐说你入魔了,叫我来见你最后一面。”

楚阳失笑道:“……都什么跟什么啊?拍戏而已,大惊小怪的。”

云千寻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我也这么觉得,这不好端端的吗?好像还帅了一点。”

“这个就有点扯了,”楚阳把身子一让,“进来吧。”

楚玉把云千寻往房里一推,道:“我还有事,你们聊。”

说完还不忘给楚阳使了个眼色。

姐姐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

楚阳把门关上,看着云千寻风尘仆仆的样子,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道:“喝什么?”

云千寻已经自己拿起了桌子上的矿泉水,向他扬了扬,但拧了两下就给他递了过来,“拧不开。”

楚阳接过,三两下拧开,道:“我真没事,有点忘我了而已,调整两天就好了。”

“哦,”云千寻道,“那我走?”

“……那倒不至于。”

云千寻接过矿泉水,小抿了两口,刚想说话,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bi”了一声。

她解锁看了一眼,又把手机给灭了,但还没放回去,微信的提示音又响了一次。

楚阳道:“谁啊?”

“一只苍蝇。”

“我看看?”

云千寻解锁了手机,递给他。

楚阳调侃道:“不就追求者嘛,不接受拒绝就是了,至于骂人家是苍……卧槽,还真的是……”

他看了下备注,“于城”。

“这不是那谁吗?”楚阳想了一下,“拍《神探》那个?”

“嗯,”云千寻道,“自以为是的很,烦死了。”

楚阳又看了一下聊天记录,同意地点了点头,“放心,交给我。”

说完手指连点,飞快地回了条消息回去。

“你发了什么?”

云千寻狐疑地看着他,接过手机一看,眼睛顿时睁大了几分。

“她在洗澡。”

她无语地看着楚阳。

你……真骚。

看到消息的于城眼睛瞪的比云千寻还大。

她在洗澡……

这是谁发的?男的女的?ta    为什么能用云千寻的手机发微信?是不是她在开玩笑?是不是经纪人发的?

他第一次见到云千寻是在七年前,那时候他刚从加盟盛世传媒,云千寻则刚刚收获了自己的第一首白金单曲,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第一次见面他就彻底沦陷了,只不过彼时他在演艺圈不过只是个小透明,只能默默地望着女神的背影yy,但现在不一样了,自导自演的《神探》大卖,七年时间而已,他就从一个小萌新成为了年轻一代导演里的扛鼎人物(自认为),终于有资格站到她对面了。

当然女神都是傲娇的,面对自己的追求矜持点情有可原,至于她跟别人的那些绯闻当然也都是捕风捉影……吧?

他看着微信上那刺眼的四个字,感觉自己应该知道是谁在作妖,但还是不死心地点进通信录,直接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被接通。

还好,传来的不是男人的声音,而是云千寻自己的,“喂?”

于城松了口气,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但还是按捺住了激动,柔声道:“千……”

他刚开口,云千寻的声音就再次传了过来,“你以后不要再打给我了,我怕楚阳误会。”

然后就是“嘟嘟嘟”的声音。

于城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怕楚阳误会……

怕楚阳误会……

楚阳误会……

《夏洛特烦恼》是《神探》在春节档最大的对手,他当然也去看过,自然也知道袁华的这个名场面。

耳边好像传来了那首刺耳的bgm。

“雪花飘飘寒风萧萧……”

电话这头,云千寻装作若无其事地道:“搞定。”

这下轮到楚阳傻眼了,“你真行。”

“一般一般,跟你学的。”

楚阳轻笑一声,突然靠近了两步,在云千寻反应过来前伸手一揽,直接把她搂进了自己怀里,然后低头就啃了过去。

云千寻头脑一片空白,懵了一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小拳拳狠狠地锤了楚阳两下,但很快就无力地按在他身上,最后变成主动抱住了他的脖子。

双唇分开的时候云千寻双颊已经红的像火烧一样,把头紧紧埋在楚阳肩上,咕哝道:“坏蛋,流氓!”

楚阳刚想调戏两句,自己的电话也响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