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住她的腰疯狂的撞击 高H猛烈失禁play

“向左转弯,”白灰提醒司机。“右边,两个视距左右,有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五人小组。”

司机立刻遵命,车子向左弯去。

这是他们这趟旅途的第三天。他们已经正式的进入敌人的控制区域,在这里,凯查哥亚特安排了诸多巡逻队,简直密密麻麻。如果不是有术士指路的话,也许他们已经至少有十次机会来证实那个“无上圣主”的圣徽有没有效了。

不过,有了术士的帮助,他们遇到的麻烦也就是前进路线变得歪歪扭扭罢了。当然,为了避开凯查哥亚特的士兵,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小麻烦。

这样的长途旅行中真的比较闲的缘故,后面的几个人正在瞌睡或者聊天。十三和盒子在睡觉,笑笑则和陆五闲聊。最初的时候,大家说话都比较少,但是现在在一起两天了,感觉上亲近了很多,说起话来也轻松了一些。哪怕是笑笑,感觉脸上也有了一丝松动。

“你是陆五,第十六军团的?”笑笑看着陆五,就像看着一个莫名的生物。“你是……最高指挥官?”

“中队长。”陆五苦笑了一下。“还不是正牌的,是临时组建部队的中队长。”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如何的不值钱。别的不说,单单购买军事设备的权限都是最低的。甚至连那些稍微高大上一点的装备都没资格购买,有钱也没资格购买。

“所以你想加入他们的俱乐部?”笑笑斜眼看了看陆五。“很有野心。不过,哪怕你得到了报酬,你也不定能加入。”

“俱乐部?”这个词让陆五觉得很稀奇。

“当然你叫联盟也行,”笑笑说道。“相信我,年轻人,虽然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但是哪怕你加入了联盟了,也估计得不到什么好处,反而会被推上第一线当炮灰。”

陆五不得不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意思。

“你真的不知道?”笑笑表示有点不敢相信。

“我真的不知道……您所指的俱乐部或者联盟到底是什么意思?”

“简单的来说,就是剩下的,所有还保持着一定战力的军团指挥官们的联合。”笑笑回答。“大家都知道未来一片灰暗,所以想乘着还有一搏之力的时候拼一把。”

“拼一把?”

“不是每个军团都像十六军团已经遭到了全灭的命运的。”笑笑说道。“很多军团保留下来……至少是保留下来很可观的力量。大家已经看清楚了,我们有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迦舍城距离矿区很近。”

“矿区……”

“凯查哥亚特没有在第一线布置重兵。矿区那里不会有很多敌人。凯查哥亚特明显不需要那个矿区,因为所有的信息都指出,那里没有矿场恢复生产。凯查哥亚特在那里只有很少的部队,只要我们能消灭矿区的敌人,我们就能恢复生产——那里设备几乎都完好无损。现在大家都在加紧侦察,为未来的战斗做准备。”

“啊!”陆五开始明白过来了。这个世界也不完全是黑暗的,类似大胡子那种人看样子不是主流。不管怎么看,从敌人手中夺取总比从自己人手中夺取光明正大得多。

“当然,损失太大或者缺乏装备的,根本就没资格加入这个联盟。”笑笑说道。“虽然可以肯定敌人的兵力不强,但是我们的情况也很糟糕。”他看着陆五。“有了二十名穿着最新型外骨骼装甲的重装步兵,就算有了加入俱乐部的基本资格了吧。”

“那么……”陆五做了一个手势,指着十三和盒子。

“他们都是。”笑笑说道。“不过和你不一样,他们都是被上级命令来的。盒子我不清楚,十三似乎是附近的居民出身,对周围的情况比较了解。”

“加快速度,”前面,白灰又开口了。“走直线,我们可以从两支巡逻队的中间穿过去!”

车子的速度马上就加快了一些。

“对了,白灰是怎么知道凯查哥亚特部队的动向的?”陆五换了一个话题。

“他应该是一个第五律的术士,”笑笑说道。“第五律的术士,过去曾经被人称为‘驯兽师’,他们拥有沟通动物的能力。看着天上吧,也许这里有一只什么鸟正在给他发信号呢。鸟儿的视力一般要比人类好上太多。”

陆五抬头看了看天上。可惜今天天气阴沉,看不见有什么鸟。不过人类的视力看不见飞翔在高空中的鸟儿也是正常的。

陆五还记得琥珀在地球上使用过类似的能力,但是琥珀好像只能面对面的和动物交流,而白灰却能够隔着老远的距离和动物进行心灵感应?

“白灰是驯兽师……那么那个光头呢?”

“不知道。”笑笑回答。“看样子,应该是跟强大的术士吧?真的很奇怪,阿琪居然出手这么阔绰,雇佣了强大的术士?”

那个“阔绰”的女人正看着前方,紧张的四下张望。相反,光头却抱着手,脑袋下垂,而且伴随着车辆的颠簸而起伏,看上去睡着了一样。

“那个……雇佣?”陆五一直以为两个术士是高层派来协助阿琪完成自己任务的呢。
扣住她的腰疯狂的撞击 高H猛烈失禁play
“当然。你不懂这个?”笑笑真的有点好奇了。“你是从哪个乡下犄角旮旯里出来的?术士当然能雇佣,有钱有权限就能雇佣术士帮忙呗。”他用给后辈做科普的口吻的说道。“说句实话,低级的术士佣金其实并不贵,只是权限要求较高。而这两个……我估计我们的阿琪中校估计花了不小的价钱。”

“可是我听说……”陆五想起从琥珀的只言片语中得到的消息。“术士会被编组成独立的军团……”职业士兵可没闲工夫去干私活捞外快,不是吗?就算他们想要,他们的上司也不会允许的。

一支军队得到投入战斗的命令,然后他们的统帅发现大部分士兵都去捞外快去了……这个画面太美,令人不敢想象。

“是的,有着相关的规定。”笑笑不以为然的回答。“但是,任何规定都是对弱者的束缚力大,对强者的束缚力小,不是吗?最低级的术士也许是如此,但是力量越强大,位置越高,受到的约束就越小……只要到了一个高层位置上,总是有办法避开那些规定的。”

“这个倒是。”陆五突然发现白灰的脸转过来,正看着他们。但是他嘴里的话还是说了出去。“可是要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呢……”

“很简单,”白灰和善的笑了一下。“学院会衡量的。”

“现在周围十个视距的范围内,没有敌人,我们可以直线前进。”白灰冲着司机和阿琪说了一句。这句话让阿琪闭上了疲惫的眼睛——由于不停的仔细观察四周,免得有被术士遗漏的漏网之鱼,她的精神高度集中,所以此刻不管是眼睛还是脖子都感到酸痛。

对此,白灰哪怕连一个耸耸肩的动作都没有。番豆愿意犯傻是他们自己的事,谁能阻止别人主动的犯傻呢?

对着司机介绍完情况之后,他转头面对身后的两个人。“这一次女妖之门的事情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呢。冥月的术士这次玩火自焚,真的让人太开心了。”

“学院?”陆五还在回味白灰之前的话。“这个……抱歉,我不是很明白。”琥珀提及过学院,但是感觉上,那似乎不仅仅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大学?

“是的,学院。”白灰说道。“除非能找到一个愿意独自传授的老师,否则绝大部分术士都得在学院学习。”他伸出三根手指头。“三重学业,第一是挖掘自身的天赋潜力,第二是学习能正确运用自身力量的技巧,第三,参加各种考核来证明自己。”

从白灰的言辞中,陆五清楚的感觉到一种循序渐进的感觉,感觉上所谓的“学院”大概就等于小学中学大学的混合体,从基本开始练习,一直到最高。

“如果从学院结业,那就只能当一个普通士兵或者下级军官了。”白灰继续说道。“因为这说明你天赋平平,或者有着什么巨大缺陷。这种人必须要以集体的力量去作战……但是如果能够毕业的话,那么就会拥有除了士兵之外的第二身份。”他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光头,又指了指自己。“比方说,可以接受雇佣。”

“如果成绩优秀会怎么样?”陆五突然问。

“哈,成绩优秀……如果真的能够技压群雄,那么……”他笑了一下。“也许就有资格得到称号了。”

“称号?”陆五觉得这个名字很新奇。

光头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同伴。他不知道说了什么,亦或者他确实什么都没说。但是白灰马上就充满歉意的冲着陆五笑了一下,然后转回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认真的欣赏车外风光。

“这个……恐怕不是普通的术士……”笑笑拉了拉陆五的衣角,轻声说道。

几分钟,也许更短一点的时间过去了,白灰突然猛的抬起头。叫了一声。“停车!”

车子停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他。白灰用手指了指斜刺方向。“那边,有一个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只有一个,躺在地上……很可能已经死了。”

电脑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这一两个月都只能上传,却无法看到大家的留言,真的很抱歉。我换了浏览器,但是没用。居然找不到什么毛病……只能说和起点的系统不搭配。

陆五蹲下来,仔细的观察着这具看上去已经死了好几天的尸体。

其他人没有对尸体做太多事情,阿琪倒是做了一点切片采样。不过每个人都知道,这么做价值不大——凯查哥亚特的士兵的尸体并不值钱,别的不说,陆五之前看过的那段录像里,就有一个被杀了。估计尸体应该是被作为战利品带回来了。而且就算尸体很重要,它也死了一段不算太短的时间,科学上的价值已经大大降低。

值钱的是活着的俘虏。辉月的术士知道凯查哥亚特正在和冥月阵营作战,他们现在急切的想要了解更多。凯查哥亚特想要什么?他(或者他们?)有什么样的能力?掌握着什么程度的科技?但是这一切都还没有答案。之前凯查哥亚特是他们的敌人,而且由于角色转变的太快,只是一瞬间就从冥月的爪牙变成了冥月的敌人,以至于辉月术士们还无法决定要怎么对待这帮异域的不速之客。

在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之后,大家都已经有点疲惫。所以就将其作为一个休憩的机会。他们都在车子边上,坐着或者站着。而陆五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观察这具尸体。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3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