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岳 捧住她的双乳揉搓

完全无法想象,阿琪怎么会选择这种货色的?当然,那不是不可能的。那娘们是个典型新出道的雏儿,估计连血都没见过,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几个钱去出出风头罢了。没眼光的新手挑选了一个毫无价值的废物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不过反过来说,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他怎么会选择来这里?真的以为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钱能够让高阶术士动心吗?别的不说,单单他这身衣服如稍有损坏,那么维修费用——最低程度的维修费用——将是雇佣金的五十倍。

他强忍着想要把这种垃圾货色扫进垃圾堆的恶心感,再一次救了十三一命。

在他的计划里,这种废物也有其价值。有的时候,人们不会相信聪明人的话,但是却愿意相信傻瓜的。

这段时间内,盒子又发了一枪,命中了一个敌人。要说这种枪威力不是盖的,调整之后,在近距离内,它的杀伤力堪比电磁炮,也许比电磁炮还大。当然,那只是近距离。说起准确率、射程什么的那就完全是两回事了。总之,这发命中的子弹让一个敌人身上的光芒明显的消退下去。

不过,也许是注意到了什么,三个敌人的注意力突然全部转到了十三的头上。说来也是十三太蠢了,居然缩在角落里不知道出来。眼下这种情况下,正常人应该都可以迅速掌握其中的默契:光头的力场结界虽然对敌杀伤力效果不强,却也将凯查哥亚特的士兵的行动能力削减到极限。他们或许本来是吃了灵芝草的羚羊,但现在却变成了冥顽不灵的石头。这种情况下怎么能缩到角落里?应该充分利用敌人的迟缓,玩hit&run才对的吧?

他不禁头疼起来,虽然说选择这种废物也是无可奈何的,但是这种情况下却给他添了太多的麻烦。毕竟凯查哥亚特的士兵确实也强悍。身上看起来像是橙黄色光芒的能量护盾简直能吸收所有的伤害,在光芒彻底消退之前,这些生物就是无敌的。而他们的力量——哪怕在力场护盾的束缚和控制下——确实惊人。就算光头自己也承认,被砍上一刀就死定了。

接着,两声枪响传来,新的援军来了。

……
好爽…岳 捧住她的双乳揉搓
整个房间里已经变得一片狼藉。

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一共四个,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他们身上橙黄色的光芒早已经消失,其中一个身体上被开了好几个大口子,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活力,另外两个则看上去伤势——都只是侧腹部被子弹贯穿。但是也许这个部分是他们的致命要害,这两个看上去也只有吊着最后一口气。

感觉上,这种生物的身体结构并不结实,没有他们看起来的那么强,甚至说,他们比较脆弱,很怕受到伤害。哪怕比较小的伤害也会产生致命效果。

最后一个则躺在地上,他身上的光芒还存在,但是已经不足为患。在一个高阶术士集中全部注意力,来一场一对一的对决时候,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再强也没用。

事实上,如果不是阿琪及时喊出“抓活的”的话,剩下的这个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也已经被杀了。

眼下对阿琪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黄金机会。她一口气完成了两项任务,所以显得荣光焕发,精神亢奋。就连刚才在战斗中表现得极其丢脸,怯懦无能的十三都没有被呵斥。

“果然……这些家伙的护盾可以恢复。”

剩下的这个凯查哥亚特的士兵在光头的魔法面前,就像面团一样任由揉捏。它此刻已经完全丧失了逞凶的能力,只是在进行着一场没有任何希望的徒劳挣扎而已。这对于其他人而言正是一个做做小实验的机会。

“算了,快点动手。”阿琪拿出他准备好,一直携带在身上的麻醉弹。第一发麻醉弹被能量护盾挡了下来,但是也彻底的让早已经黯淡无光的护盾消逝,第二发子弹击中了目标的身体,子弹轻松透过那层薄薄的装甲,射入血肉之躯之中。

这种子弹的效果比预想的还好,原本还在徒劳挣扎的敌人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迟缓下来,它发出一声不知道是呼喊还是呻吟的声音,身体缓缓的翻过来,四肢摊开,然后彻底的不动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凯查哥亚特的士兵身上,观察着它(或者是他)的一举一动。几乎没人注意到光头来到了边上的一个金属保险柜子(在刚才的战斗中,整个房间里一切都已经乱套了,这个柜子殃及池鱼,被凯查哥亚特的士兵一镰刀劈开)边上,并且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看上去宛如一块仿佛像是硫磺一样的东西。说实话很不起眼,但是单独放在那里的时候,你肯定能注意到它。

偌大一个柜子里面,只有这么一个东西。

光头的脸上一开始是好奇,但是等到他的手指触摸到那块硫磺的时候,他愣住了,几秒种后,他的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

“搭档,真有趣,注意到了没有,”高手在耳机里提醒着。

不需要高手提醒,陆五也注意到了。说句实话,别人或许在某些情况下会忽略光头,但是他不会。从陆五认出光头居然是大胡子的哥哥的时候,他已经明白自己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把一半以上的注意力放在光头身上,哪怕战斗的时候都要如此。

他来这个世界——往好里说是努力向高手希望的一样,走上巅峰(虽然目前只是一个空泛的目标,连最终目标是什么,如何踏出第一步等等规划细节都尚无眉目),往差里说就是想办法混上足够长的时间。高手说过凯查哥亚特一定会输,他只用耐心等到凯查哥亚特输的时候就可以了。

陆五现在站在个较远的位置,倒也不虞高手的声音被人听见。而且因为位置的缘故,他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光头的神情变化。

要特别说明的是,就像其他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凯查哥亚特的士兵身上,忽略了光头一样,光头的注意力也集中到这块硫磺上,忽略了陆五的目光。当然,就算他注意到陆五在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那是什么东西?”陆五清楚的看到光头把那块硫磺塞进自己的随身小包里面。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4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