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开在地下室被调教走绳 做完之后我大腿上有白色液体

炼傀秘法,在当今武道界,虽说罕见,但并非没有。

相传,炎夏的苗疆之地,炼傀之术便极为盛行。

可是,但凡傀儡,莫不是无情无欲,对主人命令唯命是从。

但现在,铁木就好像自己有了意识一般,不止主动跪服在地,而且,还对着叶凡的方向,喊爹?

这一幕,也令的唐韵花容失色,只觉得匪夷所思。

甚至连叶凡本人,都有些懵逼。

尤其是在铁木喊自己爹的时候,叶凡下意识的朝唐韵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样子,好像是在问唐韵,这铁木,是不是你生的?

当然, 这种离奇的念头,也只是在叶凡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罢了。

他跟唐韵相识不过数年而已,就算唐韵真的给他生了孩子,也不可能长这么快,还这么大个。

但现在已经不是疑惑这个的时候了,无论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个铁木傀儡决不能留。

万一一会儿,楚渊再能号令它,那叶凡就再无翻盘可能了。

所以,在铁木跪服而下的同时,叶凡的云阳古剑,依旧没有任何留手。

一连七剑迭出,纵横之势席卷天河。

漫天剑光,毫无保留的尽数劈砍在了铁木身上。

“铁木,走啊!”

“你跪他干什么?”

“我才是你的主人,你便是跪,也当跪我!”

“你岂能不听我号令?”

感受到云阳古剑之上的磅礴之威,楚渊无疑也是慌了。

他真的害怕,这先祖之物,会毁于他手。

但是,有月神阻拦,他无法过去帮忙,只能愤怒的冲着铁木发号施令。

然而,铁木却是置若罔闻。

他依旧跪服再地,好像最虔诚的信徒一般,朝圣着他的信仰。

甚至,在看到云阳古剑绽放的剑气之后,铁木不止没有任何躲避,还张开双臂,仿若离家的孩子,看到自己父母的怀抱一般,满含依恋的扑入了那剑海的怀抱。

轰!

无尽剑光,终究还是砍在了铁木身上。

叶凡本以为,云烟剑诀应该能撕开铁木的防御。

但他终究,还是失算了。

那无尽青光,落在铁木身上,就好像春风细雨淋在它的身上一般。

磅礴剑气,竟没有在铁木身上留在任何痕迹。

“这…这…”

叶凡愣住了。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唐韵也满脸的骇然。

她难以想象,他们唐家的至高剑诀,竟然没能伤害到铁木半分。

“哈哈哈哈….”

“你这弃子,还想伤我楚家圣物?”

“铁木傀儡乃是先祖所留,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便是我全力之下,也都破不开它的防御。”

“你一个黄口小儿,就算给你云阳古剑,又能耐铁木如何?”

“你终究实力太弱了。”

“便是手握神器,也根本发挥不出这神器的半分威严。”

见到铁木依旧毫发无损,楚渊心中担忧瞬间烟消云散,反而还嚣张的笑了起来。

可是,楚渊的笑声并没有持续多久。

当叶凡七剑斩落之后,却是手持云阳古剑不甘的再度刺出。

这一次,不再是剑气呼啸,而是直接以云阳古剑的本体刺出。

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

叶凡本是近乎绝望之下的随手一刺,本以为会和之前一样,再锋利的长剑,也必将会被铁木那刀枪不入的肉身挡下。

可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叶凡刺出的时候,竟然如刀切豆腐一般,云阳古剑毫无阻滞的,洞穿了这铁木傀儡。

“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会被刺穿?”

刚才的笑声,却是戛然而止。

在叶凡刺穿铁木的瞬间,楚渊整个人,只若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一般,大张着嘴,根本难以相信眼前一幕。

而叶凡见状,却是瞬间笑了。

“原来如此。”

“看样子,这铁木傀儡的克星,便是这云阳古剑吧?”

短暂的惊惧之后,叶凡无疑瞬间恍然。

世间万物,无不是相生相克。

腿张开在地下室被调教走绳 做完之后我大腿上有白色液体

便是再坚固的东西,也必然会克制它的事物。

就像现在这铁木傀儡,肉体强大的令人绝望之地步。

可是,当云阳古剑饮血激活之后,再以剑身相刺,却是再无阻滞。

一剑建功之后,叶凡的第二剑,紧接着补上。

这一次,叶凡直斩这铁木头颅。

楚渊见状,无疑大惊,怒声爆吼:“小辈,你敢?”

“给我住手!!!”

楚渊像疯了一般,怒吼之间,更是脚踏天河直接冲向叶凡。

同时,手中攻击瞬间成形,挥气成剑怒斩叶凡。

然而,月神岂会让他得逞?

身形一转,当即接住了楚渊的攻击。

同时,再度将楚渊挡在此处。

“给我滚开!”

楚渊已经难保平静,铁木傀儡乃是他们楚家圣物,更是楚渊最为强大的臂膀,他绝不允许,毁在叶凡手里。

所以,此时的楚渊再也懒得顾忌其他,见到月读阻拦,直接便冲她动了手。

然而月神也不是等闲之辈,面对楚渊的攻势,月神并未退惧,七尺长剑接连斩出,很快与楚渊纠斗在了一起。

而这个时候,叶凡的第二剑,已经落下。

“畜生,你敢?”

“铁木,快躲啊!”

楚渊要疯了,他想去救,可是根本摆脱不了纠缠。

只得咆哮着,催动铁木躲闪。

然而,铁木依旧跪在那里。

那双无神的双眸,尽是虔诚。

始终,盯着叶凡手中的那把云阳古剑。

终于,待云阳古剑再度斩下的时候,铁木张了张嘴,好像,又喊了一声“爹”。

刺啦!

长剑滑落,人头落地。

没有鲜血,没有筋骨,只有一个仿若铜铁浇筑的脑袋滚落。

好像断电的机器,在头颅被斩下的瞬间,楚渊只觉得,自己心神深处,仿若什么东西,被斩断了。

噗嗤~

那一瞬间,楚渊心神受创,气息起伏,最后一口鲜血,直接倾吐而出。

殷红鲜血,散了满地。

铁木受其炼化,与他心神牵连。

如今铁木被斩,楚渊自然遭受波及。

对于斩杀铁木,叶凡并没有太在意。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46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