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挺进 串珠play

“你好狠的心啊…”

楚家人满目赤红,话语之中尽是苦涩,对着叶凡大声的质问着。

“正良!”

“我的儿啊…”

不远处的楚渊,无疑也看到了自己儿子的凄惨下场。

一股无与伦比的悲伤,也从这位当父亲的人心中,席卷而出。

“楚天凡,你毁我楚家圣物,伤我孩儿正良。”

“今日我楚渊,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将将你挫骨扬灰,以消我心头之恨!”

此时的楚渊,就仿若疯了一般。

面目峥嵘,神色可憎。

恐怖的威势与杀机,仿若滔滔渊海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溢散。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轰隆隆..

在楚渊的愤怒之下,这方天河,几乎都在不住的颤抖着。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儿子,竟然被叶凡种下了最为恶毒的诅咒之后,楚渊的心,无疑在滴血啊。

刚才,铁木被斩,楚渊的心神自然也便跟着有了短暂的恍惚。

叶凡就是抓住这个时间,对楚正良他们下了死手。

刚才的纷乱,说起来话长,但其实从叶凡一人立败所有楚门强者,再到叶凡以审判之术封印楚正良,这一切也不过是在电光石火之间罢了。

等楚渊稳住心神之后,他的儿子楚正良便已经被叶凡以火魂剑印钉在了楚门山巅。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楚渊,内心是何等的愤怒。

短短数息时间,楚渊先失铁木,后又亲眼见到自己儿子修为被废,被钉在楚门山上生不如死。

这种事情哪怕对楚渊而言,无疑也是一个极为巨大的心理冲击。

悲恸之下楚渊,瞬间暴走。

这一次,他再没有任何留手与顾忌,朝着叶凡所在,直接便杀了过去。

那毁天灭地一般的威势,可谓可怕至极。

没有人怀疑,神境强者之下,叶凡会有任何生还可能。

唐韵与孟晚瑜师徒两人,几乎同时变得紧张起来。

“叶凡,快走啊..”

孟晚瑜焦急低吼。

唐韵也是红唇紧咬,长袖之下,一双玉手紧紧的攥着,整个人显得极为紧张。

但幸好,月神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楚渊身上,眼见着楚渊暴走,月神随即冲过去,再度挡到楚渊面前。

“月读,你给我滚开!”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浪费时间!”

此时的楚渊,面对月神,无疑再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与淡定。

他不顾形象与身份,对着月神直接大骂。

同时,磅礴一掌冲着月神便狠狠砸下。

这一次,楚渊没有丝毫留手,神境之力倾巢而出。

面对楚渊,月神自然也不敢有丝毫松懈。

她长剑抬起,日月剑诀接连斩下,与楚渊的攻击狠狠对碰。

轰!

一声巨响,两人不约而同,尽皆被巨力震的双双后退。

“楚渊,你死了这条心吧。”

“有我在,你是伤不了他的。”

“语气你我在这斗的你死我活,倒不是各退一步。”

“只要你答应日后不再为难他,我自会带他离开楚门山,并保证今后绝不再入楚门一步!”

月神稳住身形之后,面无表情,对着楚渊冷冷说道。

楚正良四肢尽断,整个人已经成了一个废物,而且被钉在楚门山上饱受折磨,生不如死。可以说,这次叶凡的目的已经达到。

剩下的紧要问题,就是如何安稳退下楚门山了。

这种情况下,月神的战斗意愿并不是很强,仅仅一次对碰之后,便与楚渊商谈收场的事情。

可是楚渊岂会如此轻易罢休?

“离开?!”

“那楚天凡毁我楚家圣物,大闹我楚门之山,还毁了我儿楚正良!”

“宗门之仇,家门之恨,我岂能放他离去?”

“今日,我楚门山,与那楚天凡不死不休!”

楚渊怒声如雷,震颤着整个苍穹。

此时的 楚渊,再无之前的平静与从容。

今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吧,哪怕是楚渊这种久经风霜,看遍岁月沧桑之人,心神也根本无法平静。

他已经决定,这次不惜一切代价,斩杀叶凡。

不死,不休!

“何必呢?”

“有我在,你杀不了他。”

“你我斗下去,也只会是两败俱伤。”月神似乎并不想跟楚渊血拼,哪怕到现在还在相劝。

但是楚渊已经不再废话,浑身威势再度暴起,滔滔怒声响彻楚门之山。

“两败俱伤?”

“月读,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粗大挺进 串珠play
“你若是全盛时期,我或许也要惧你三分。”

“可你如今苏醒不过一两年时间,你的实力,又有全盛时期的几成呢?”

“之前是我楚渊大意,不愿与你鏖战,只把希望放在铁木身上。”

“但现在,我不会再有任何留手!”

楚渊的洪声席卷,老脸之上的寒意如冰、

紧接着,楚家人再熟悉不过的云道天绝,在楚渊手下,席卷而出。

“云道天绝,第一式,云阳踢!”

“第二式,烈山崩!”

….

“第三式,翻天印!”

根本没有任何留手,楚渊一出手,便是杀招底牌。

一招接着一招,一式接着一式。

滔滔攻击只若狂风暴雨一般,朝着月神所在疯狂倾泻!

当时月神娇躯一颤,只觉得心中惊惧。

显然,她也没有想到,这楚渊竟然一出手,就是一副拼命架势,没有任何的铺垫,直接就开大了。

仓促之下,月神连挥数剑,匆忙应对。

可是,面对楚家的至强秘术,月神便是用最强之力,也不一定能敌过,更何况如今的仓促应对呢?

轰轰轰…

只听一阵轰响之中,月神整个人便被楚渊正面击退。

磅礴的力道裹挟着月神的娇躯,爆退千米。

“楚天凡,你的死期到了!”

就是在击退月神的瞬间,楚渊抓住空隙,握手成爪,直接朝着叶凡的咽喉之处狠狠抓去。

那撕天一爪,近乎碎裂虚空!

“完蛋了!”

孟晚瑜当时就吓坏了,忍不住的焦急喊道。

“叶凡,你快走啊!”

唐韵的心也瞬间揪紧了,她甚至下意识的提起长剑准备过去帮叶凡了。

“门主,您有伤在身,就不要参与了。”

“为我楚门报仇,老门主一人足矣啊!”

楚门大长老以为唐韵也要去杀叶凡,却是拦住了她。

被楚门大长老一阻拦,唐韵便是再想帮忙,无疑也晚了。

此时楚渊的攻击,已经到了叶凡面前。

“叶凡,小心!”

远处,被震退的月神,无疑大惊。

她一时的大意,竟然让楚渊钻了空子。

焦急之下,月神竭力去救,可是没用的。

远水根本救不了近火。

在月神刚稳住身形的时候,楚渊的攻击便已经狠狠砸在了叶凡身上。

叶凡用尽全力去抵挡,去抗衡。

可是,在神境的力量之下,叶凡那引以为傲的防御,却是如同蛋壳一般,顷刻间土崩瓦解。

肋骨崩碎,血肉横飞。

叶凡整个身体,有如炮弹一般,直接被楚渊 砸入大地。

殷红的鲜血混着内脏碎片,吐了满地。

“叶凡!”

当时孟晚瑜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

“老师!”

唐韵也下意识的出声阻止 自己 老师楚渊。

然而,此时的楚渊,已经彻底进入暴走状态。

铁木跟楚正良的凄惨遭遇,早已让楚渊对叶凡恨之入骨。

今日,不将他挫骨扬灰,估计楚渊是绝对咽不下心头那口恶气的。

果然,在一招击溃叶凡之后,楚渊毫不留手。

根本不给叶凡任何喘息机会,五指蜷缩,右手紧握成拳,对着叶凡坠落之处狠狠砸去。

“楚渊,住手!”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4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