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乱人伦TXT全文下载 从阳台x到卧室

至于她的事情,淑妃顶多知晓她待沈璎婼不错,但她从未苛责沈璎婼,陛下心中也明白她是如何看待沈璎婼,她也不会蠢得拿这事儿去讨好陛下。

当日淑妃能够选择陛下,她以为淑妃至少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亦有对吐蕃的深爱之情。

如今想来,当日好似也没有看错,只是人不能顺风顺水太久,尤其不能伴随着权势的顺风顺水,高高在上,一呼百应的滋味儿太容易令人迷眼。

淑妃若是还有几分脑子,就不会来与她作对。

沈羲和这边诸事顺利,萧长旻却焦头烂额,宗正寺卿与大理寺卿一起查这件事情,他只能跟着,最让他猝不及防的还是,崔晋百接着大理寺职务之便插手进来。

催情的香料,不是他亲自拿去寻找调香师品鉴,却也是他派的人,幸好他派的都是私养的人,崔晋百虽然寻到了品鉴的调香师,根据他们的描绘,画出了人像,还张贴了告示,但一时三刻却寻不到人。

然而崔晋百是铁了心要查个水落石出,香料崔晋百拿到了独活楼,沈羲和亲自分析,香方很快就一目了然,崔晋百正顺着药房开始查。

香方内诸多香料都是药材,当日他未曾防到这一步,是在一个药房一次性购买,药房贩卖都会做账,只需要查一查这些药材是哪一日一次性被谁购买走,就能查到香料为何人调制。

幸而这东西是上月购买,一时半会儿还查不到,但按照崔晋百将各大药房账本搜罗回大理寺的拼劲儿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到。

“药材我是派了王府的下人去买来……”萧长旻急得团团转,俨然是火烧眉毛。

一旦被查到,交代不出这些药材的去向,那么这催情的香为他所有是落实,他就真的百口莫辩。他为了拉拢步疏林,给步疏林下药的铁证也有了,从而直接可以给他扣上有谋逆之心的大罪。

皇子拉拢藩王,这是陛下的大忌!

他原本只是想要试探步疏林女儿身,随意送了个丫鬟,哪怕步疏林真的是男子,睡了他的丫鬟也得把人领走,他也算安排一个眼线。

压根没有想到步疏林竟然反将他一军,弄了余桑宁的远房堂妹。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法子。”

余桑宁坐在镜子前,昨夜本是洞房花烛夜,却因为这事,她到现在和萧长旻都没有圆房,她望着镜中面容姣好的自己,细细描摹的眉格外犀利:“殿下寻一趟妾的六叔与六婶。”

余桑宁口中的六叔与六婶,就是那位被步疏林弄来的堂妹生父生母。

美妇乱人伦TXT全文下载 从阳台x到卧室

这夫妻二人只有一儿一女,儿子还是个不争气的闲汉,只要萧长旻能够照拂,六叔六婶定然是愿意牺牲这个堂妹,毕竟她意图勾引蜀南王世子的事儿瞒不住,名声已经坏了。

只要堂妹认了罪,收买了昭王府的下人,一切都是她所为,旁人如何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度过眼前的难关,让人抓不到证据拖昭王府下水。

萧长旻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法子,只是他自己不能说出口,到底是新娶的正妃,故而才刻意在余桑宁面前急表现得如此惊慌。

解语花一般的贤内助,可不就是要为丈夫排忧解难么?

只有这个主意是余桑宁提出来,才不会让余项对他有意见。

“王妃不若亲自去,大理寺与宗正寺都盯着我。”萧长旻说的是实话,他现在稍有轻举妄动,反而会让人顺藤摸瓜,或者提前扰乱他的计划。

余桑宁温顺地应下:“王爷放心,此事儿我定能办妥。”

昭王大婚就扯上了一通官司,据闻与昭王妃都没有圆房,昭王妃因此而闹了脾气,两人在昭王府大吵一架,最后不欢而散,昭王妃负气回了娘家。

这消息传到沈羲和耳里,只是一个时辰后的事情,沈羲和听了嗤笑一声,不置一词。

余桑宁的心思,她一清二楚,崔晋百既然接手了,这事儿就不会如余桑宁的意。

果然余桑宁回了余府,就乔装打扮去拜访了六叔六婶,威逼利诱说服了二人,二人当日就去了大理寺探监,余五娘子虽然被关在大理寺,但她一问三不知,也并未作奸犯科,充其量不过是贪慕虚荣,给步疏林下药未遂,算不上大罪。

故而大理寺不但不能严刑拷打,还不能禁止人探望。

一家三口在牢里说了些话,余五娘子果然就哭着认了罪,是崔晋百亲自提审,崔晋百再三询问,是否认罪,余五娘子都没有改口,且画了押。

然而等到余五娘子回到牢房里,就看到了牢房里父母带来的食盒被老鼠弄翻,掉出来的一些吃食已经被老鼠偷吃,几只眼睛流血的老鼠直挺挺躺着,吓得余五娘子高声尖叫:“崔少卿,我要见崔少卿!”

余五娘子没有想到父母竟然这样狠心,要毒死她,明明说她一力承担,日后将她接回家中,让她嫁与自己心仪之人,转头竟然……

事实上毒药真的不是她爹娘所下,是崔晋百故意弄出来吓唬她,余五娘子心悦一个画师,甭看她在昭王府的事儿达官显贵都知晓,但贩夫走卒却不知道,爹娘松了口,能够和心仪之人长相厮守,余五娘子才愿意把一切都揽在身上。

因着步疏林没有事儿,她拦下来也不像萧长旻一样涉及到谋逆,自然也不会严惩。

这才答应了下来,只不过到底是个没有经历太多风浪的娇养小娘子,兼之其父母的确偏疼兄长,她无法不信,当下就把爹娘要她认罪的事情倒豆子一般说了。

接下来自然是她的爹娘被捉拿,崔晋百有的是手段将人逼得开了口,指认是昭王妃许以好处唆使,如此一来,萧长旻与余桑宁都被传到了宫里,陛下要亲自审问。

面对祐宁帝的责问,余桑宁痛快认罪:“回禀陛下,给步疏林下药,是妾所为。”

余桑宁这样爽快地承认,不仅是祐宁帝,就连跪在他一侧的萧长旻都惊讶不已。

至少应该辩驳几句,至少也应该露出一点惊慌失措的神色,或是一点求饶之态。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5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