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卫生间被教官做好爽H 老师伱夹得好爽

一切妥当,她这才回了自己的位置,举杯跟大家边吃边聊。

凤云震夫妇亲自带着举案齐眉,他们与季修璟私交好,季修璟夫妇不在,他们就努力把举案齐眉当自家孩子来照顾,提前适应,方便后面随时上岗。

倪暮凡贴心地给孩子们剥虾。

剥好了,就放在孩子们的小碗里。

齐眉见自己的小碗满了,她伸出双手要从宝宝椅上爬下来。

倪暮凡不解:“怎么了?”

齐眉小声:“我想给,二殿下。”

尽管倪嘉树夫妇不止一次说过,让举案齐眉叫筠礼筠炎的名字,说孩子们小,需要好朋友。

可是季修璟夫妇还是给孩子们定了规矩,必须叫殿下。

倪暮凡自然明白她口中的二殿下是筠炎,微笑着道:“筠炎有,你吃你的,他那边也会有人给他剥虾。”

齐眉往筠礼那边瞧。

今晚一共白了四张长桌,坐满了人。

她没看见筠炎,有些伤愁:“他给我吹眼睛,我谢谢他。”

举案马上解释:“齐眉的眼睛有沙子,二殿下给她吹吹就好了。”

凤云震夫妇闻言就笑起来。

倪暮凡端起小碗:“我去帮你送?”

齐眉一下子笑起来,点头:“好!”倪暮凡很照顾孩子们的情绪,很努力做一名合格的母亲,她把小碗送到三小只这边,给筠炎说的格外郑重,筠炎从来都是不愿意让别人吃亏的性格,闻言后又在小碗里装

了不少剥好的牡蛎肉,让倪暮凡带回去。

倪暮凡心都化了:“哎呀呀,你们太可爱了,太浪漫了,有孩子真的太好了。”

齐眉望着碗里的牡蛎肉,眼睛亮如天上星,开心地一个一个全都吃完了!

然,若干年后,她回想起这个夜晚,才惊觉这真是美好如童话般的夜晚。

她将这件事情一直记在心里。

那人的眉眼、那人的温柔、那人的胸怀与气度,都堪称典范,都令她魂牵梦萦。

她甘愿为他奔袭千里,甘愿为他所向披靡,甘愿为他赴汤蹈火,直至……献出生命。

可对筠炎来说,她不过是他出手相助的无数小事中,最平凡的一件事,也是他童年时期众多朋友中,最寻常的一个朋友。

夜里。

暮川跟李昊哲通电话,询问康京市的情况。

通话后,李昊哲便发现巴真正坐在沙发上,用家里的大电视播着子孺的海边照片与视频。

这都是陈绾绾发给她的。

作为母亲,巴真能看见自己的骨肉每天开心、健康地生活在这世上,已经是幸福的事情。

盛绣之前劝过她,让她放下对李昊哲的怨恨,因为夫妻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未来人生还长,跟一个人呕一辈子气不值得。

现在巴真对李昊哲的态度已经好多了。

两人颇有些新婚时候的你侬我侬。

李昊哲握着巴真的手,陪她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切。

手机又响起来。

这次是康京国机场的海关入境处打过来的。

李昊哲看着电话提示,愣了一下,万分莫名,赶紧接了:“喂?”

对方:“骁王殿下,抱歉这么晚给您打电话。这里是海关入境处,我是今日在康京国际机场值班的工作人员,编号10846557,我姓可达,名律。”

李昊哲:“什么事情?”

可达律:“是这样的,您父亲李江帆先生三十分钟前带着一名婴儿落地康京国际机场,孩子的母亲却在欧洲打电话请求法律援助……”

十分钟后。

李昊哲开车载着巴真,一起前往机场。

原来江帆跟温若棠吵架了,他带着小儿子从国外飞回来,没有跟温若棠说一声。

温若棠没了儿子,急的直哭,打电话报警求助欧洲警方,欧洲警方查到江帆已经带着孩子上了飞机,只能请求南英这边远程协助。

有国际警方报案要求远程协助的情况,南英海关就必须出警,不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李江帆身份特殊,是李昊哲的父亲。

所以海关还是给李昊哲打了电话。

在卫生间被教官做好爽H 老师伱夹得好爽

巴真忐忑,路上又让李昊哲将车停在育婴店门口:“我去给小弟买点尿不湿跟奶粉奶瓶什么的,保温的水我带了,他们坐了那么久飞机,也不知道小弟能不能适应。”

李昊哲毕竟有照顾孩子的经验,提醒:“小弟半岁了,记得买二段奶粉,或者直接买低敏的,让他先适应再说。”

巴真:“知道了。”

巴真买完东西回来,跟李昊哲继续赶路。

江帆因为躲温若棠,手机都关机了,李昊哲也没办法问到更多情况。

等到了机场,见了人,李昊哲这才冷着一张脸,在海关的文件上签了字,把江帆跟宝宝接走了。

巴真接过孩子抱着,心疼坏了:“小弟声音都哑了。”

“平日都是若棠跟她母亲照应,所以孩子比较依赖她们,”江帆又道:“好在我买的头等舱,有独立房间,房间里隔音不错,外面旅客不会觉得很吵。”巴真挺无语的,心里有些生江帆的气:“爸,你究竟是为什么要跟温阿姨吵架?她那么温柔的一个人,而且,你就算吵架,也不能单独带走孩子,这不是要温阿姨的命吗?

巴真拍了孩子的照片,就给温若棠的微信赶紧发过去。

她还偷偷打了一段话:“小弟平安,我会好好照顾她,您放心,等您回来见面再聊。”

巴真这会儿坐在后车座上。

江帆坐在副驾驶。

他气呼呼道:“老子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先回王府,我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带着这小祖宗,可累死我了。”

李昊哲狐疑地望着他:“你到底跟温阿姨怎么了?”

江帆不语。

倒是巴真点开温若棠发来的一条语音,那悲恸的哭腔,把车里人都吓着了。“巴真!呜呜~辛苦你照顾孩子了,我在机场,我、我很快就过去了,呜呜~你爸爸他出轨,被我发现了,我问他,他就不高兴,我父亲跟我弟弟气不过,把他打了一顿,

他回来跟我吵了一架,打了我,然后就抢了宝宝跑了,呜呜……呜呜呜……宝宝就是我的命啊,他再怎么样,也不能抢走我的宝宝啊……”

李昊哲夫妇听完,简直震惊了!

李昊哲猛地一踩刹车,将车停在应急车道上,打了双闪灯,恶狠狠地盯着江帆:“你出轨?温若棠都比你小那么多!你出轨还家暴她?你不记得爷爷是怎么进去的了?”江帆无奈地说着:“那会儿话赶话就把话给说绝了,再说也不是我故意出轨,那也不叫出轨!她怀孕那么长时间,我一直憋着,一直守着她,是她在国外的那个堂弟,来家里串门,带我出去玩,他自己玩就算了,还拉着我,我就没忍住!也就是那一回而已!她爸爸跟她弟弟,直接上来就揍我,也不管她堂弟,他们一家子蛮不讲理,我处处

忍让,昊宇是我的亲儿子,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留在国外!我必须带回来!”

李昊哲双眼冒火!

巴真把孩子放在座椅上,熟练地给孩子用婴儿湿巾擦了屁屁、换了尿不湿,又冲了奶粉。

可能是看见女性了,又被女性温柔地照顾着,小昊宇的哭声渐渐止住了。

巴真抱起他,小心哄着,小心喂着。

江帆见状放心了:“巴真,昊宇就交给你照顾一段时间。”

巴真:“好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李昊哲气的抬手,在方向盘上猛地砸了一拳。

汽车喇叭随之叫了起来。

江帆催促:“还不走?老子在国外忍气吞声、看尽别人脸色,回来了还要看你脸色不成?”

李昊哲沉着脸,重新将车开向了主干道。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6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