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丰满女同学野外故事 倾世暖婚:首席亿万追妻

她不会处理食材,也拿不得菜刀,离了下人她就未必能够做出可口的美味珍馐。

寒冬日短,用完夕食,暮色将落,沈羲和起身告辞,萧华雍也未挽留,他送她出了东宫:“呦呦,谢你为我做吃食。”

他心里是矛盾的,既因为她为他而做吃食开心,又为她对他过于客气而难受。

情之一字,大抵便是如此喜忧参半。

“王爷问我为何偏偏待你如此。”没有给沈羲和说话的机会,萧华雍轻声道,“我不知为何,可与你一道,心有欢喜,情有可依,总觉着自在安宁。”

“与殿下一道,我亦觉着舒心。”沈羲和诚恳道。

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瞳澄澈清可见底,没有了平日里的溟濛模糊与捉摸不透,她发自真心觉着与他在一道舒心,可这份舒心,却不无关情爱。

若是往日,萧华雍定会觉着挫败,不过现在他看开了,他笑道:“呦呦待我总是与旁人不同。”

至少是不同的,这说明他的所作所为并非无用之功,现在没有情不重要,总有一日会有。

这句话谢韫怀也曾说过,她承认她对萧华雍是不同的,谢韫怀和步疏林他们是友人,萧华雍是欲嫁之人,位置不同,身份不同,自然相待不同。

“上元节,可否邀呦呦一道游花灯?”萧华雍眼含期待问。

沈羲和微微摇头:“殿下,我不喜热闹。”

上元节京都不用想也知晓多热闹,灯火满城,照亮京都,更是少男少女相约的节日之一,大街上定是人来人往,她不喜欢。

一是因她不喜嘈杂,二是她嗅觉敏锐,人与人往来多了,气息混杂,会让她头晕。

今日她带他格外不同,以往她总是端雅自称封号,今日却没有,萧华雍心中欢乐:“那我便订下东楼,我们在东楼之上看遍京都花灯可好?”

东楼是一栋很高的食肆,这间食肆按照佛塔的建造方式,是京都最高的楼之一,临江而建,因着楼高,故而能够看到整个京都,每逢佳节都是人满为患。

不过东楼最高一层有四个雅间,供权贵预订。

沈羲和想了想颔首:“好。”

萧华雍笑意扩大,唇角往后咧,笑得有那么一点点傻气,不知是不是被他的笑容感染,沈羲和也忍不住露出一点淡淡笑意:“殿下留步。”

她微微一施礼,带着珍珠离去。

“殿下体内的毒,你可有破解之法?”坐在马车上,沈羲和问珍珠。

她让珍珠再给萧华雍诊脉,也是希望多个人多一份主意。

“殿下的毒,婢子与阿喜早已探讨过。”珍珠遗憾地摇头,不止她和随阿喜,还与谢韫怀探讨过,毕竟沈羲和要嫁入东宫,且目下看来沈羲和也不再盼着殿下早逝。

“一点眉目都无?”沈羲和又问。

珍珠斟酌片刻道:“齐大夫见多识广,他说殿下体内的毒或不是我们汉人之毒,他打算开春之后去西域等地走走,或许能有所获。”

我与丰满女同学野外故事 倾世暖婚:首席亿万追妻

“他要离京?”沈羲和有些诧异,谢国公府还平平安安,沈羲和原以为谢韫怀会雷厉风行对付谢戟夫妇,结果上次之后,他又好似忘了谢戟夫妇。

“郡主,谢国公府现下乱成一团。”紫玉难得读懂沈羲和一次,积极表现,“自从谢国公被停职之后,谢氏族人便联手施压,偏他们还意见分歧,有人主张谢国公将齐大夫认回,有人逼着谢国公从旁支过继,不过前者支持声更大。”

这是自然,谢国公府有爵位可袭,嫡亲的骨血,朝廷核实就能袭爵。哪怕不是嫡亲的,是庶出概率也大,可若是过继的嗣子是没有资格袭爵的,否则蜀南王何至于让步疏林女扮男装,直接过继一个便是。

爵位是谢戟的没错,但这个爵位代表的意义绝不是谢戟一脉。

沈羲和听听没有出声,这是谢韫怀的私事,他定不希望太多人对此兴致勃勃。

“不过谢国公好似都不愿意。”紫玉神秘兮兮道,“我听小姐妹说,谢氏族长那一支已经在给谢国公无色良妾,生下孩子记在袁氏的名下充作嫡子。”

谢韫怀这么恨谢戟,谢戟肯定不会想将谢韫怀弄回谢家,他怕自己夜不敢寐。过继旁支,这无疑是将谢家的爵位断送在他的手里,他也不想做这个罪人,那就只能再生一个。

袁氏不能生,其他人能生啊。

“不过如此……”沈羲和嗤笑一声。

谢戟可是为了袁氏,连三媒六娉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正头娘子都算计,连谢韫怀这般龙章凤姿的嫡子都不顾,现下为了顶住族人的压力,不也打算背弃袁氏么?

沈羲和还以为多么感天动地,多么忠贞不二,多么至死不渝呢。

“郡主远见,这世间儿郎,生来薄幸多。”紫玉深以为然。

她听了太多京都大宅子里的事儿,越来越觉得男人都是得不到千好万好,甚至嫁了旁人也能为她生死相托,但娶回了家就是另一回事,便是真心以待之人,娶回家救了也有不少最后两看生厌。

“太子殿下,指不定也是如此。”紫玉现在比沈羲和都对男人唯恐避之不及。

珍珠轻咳一声,让她说话仔细些。

沈羲和却莞尔:“你说得对,万事皆有可能。”

萧华雍的人品沈羲和倒是觉着谢戟没有资格与其相提并论,可风云变幻,世事变迁,谁也不知道一个人会不会忽而就因着一事而性情大变。

每过几日陛下便给京都文武百官放了假,大雪纷飞的京都,家家户户都挂上了喜庆的灯笼,推开窗就能看到一片雪色之中点点红,与怒放的寒梅遥相呼应,京都的年关要比西北更热闹,西北的百姓便是在年关,纵情欢乐之际也会保持着一丝警惕。

除夕前一日,陶家和薛家都来邀请沈羲和去辞旧迎新守岁,沈羲和当然要去陶家,步疏林可怜巴巴地求上门,沈羲和难免也将她捎上。

差点就闹了个笑话,除夕子时有礼节,晚辈要给长辈行礼,仆人要给主子磕头。男儿是跪地叩头,女子行的是肃礼。

步疏林乐呵呵差点就行了肃礼。

沈羲和站在一旁,看着她弯腰就要一拱手,连忙轻咳一声才制止她暴露!

“步世子莫不是将自己当做了女郎?”眼尖的陶家小辈立马打趣。

无人怀疑步疏林,实在是她平日里言行举止就没有一丝女郎的影子。

步疏林也反应极快,忙跪下叩拜说完吉利话,行完礼后才道:“这都赖郡主,我每每向她表明心意,郡主总说待我与薛七娘无二,我都快被她说得怀疑自己是女郎了……”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沈羲和也不拆穿他,陶专宪也给了他一个和所有晚辈一样的红封。

她拿了还得寸进尺对陶专宪道:“陶公,来年你可要对我手下留情啊。”

她可是御史台榜首之人,也就是沈羲和来了京都,沈羲和未到之前,她每月都要被御史台细数十数条罪状!

“来年世子又大了一岁,就快加冠,也该有个正形。”陶专宪只有对沈羲和不同,旁人永远像教书先生一般说教。

步疏林自讨没趣,摸着鼻子溜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7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