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的性事下玉子丰章节* 快穿之高甜肉hh

“裴时瑶,你都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多长时间了,我之前还想着你会不会早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但是谁知道我都来到这里这么久都还没有回来,说吧,你今天去干什么了。”

秦惑今天来找裴时瑶也是有点事情,但是看到她今天居然还没有回来的时候,也是有点生气,但是仍然在沙发上继续的等着,不知不觉之中,就等了这么长的时间。

裴时瑶也在沙发的另外一端坐下,然后跟秦惑解释了自己今天是去参加了一个同事的生日聚会,所以今天回来的时间就有点晚,不过也没有什么大事。

后来秦惑也把自己这一次所来的主要目的说了一下,裴时瑶听到他这一次来这里的目的,因为秦雅欣的事情的时候,也是有点惊讶。

“不是吧?秦惑,秦雅欣好歹现在是你的妹妹,你这样子做,多多少少有些不太好的呀。”

裴时瑶虽然也知道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会这样子对秦雅欣,但是一想到他们两个之前的关系都还可以的时候,心里有点酸。

因为当初裴时瑶看小说的时候,小说的女主是没有任何人帮衬着她的,原主心里一定也是有点不开心的。

“裴时瑶,你可别胡说八道,像我这样子的人,怎么可能有秦雅欣那样子的妹妹,你要是再这样子说的话,你信不信我再也不理你这个妹妹了,我让你这个人,以后再也没有我这个哥哥了。”

秦惑这个时候心里的小脾气也是起来了,说起话来也是真的就有点生气了,但是裴时瑶知道,他肯定就没有生气。

裴时瑶还是装作哄秦惑的样子,把桌子上的一个东西给了他,秦惑也没有看到东西是什么东西,他以为是一个零食什么的,直接就往嘴里面塞了,裴时瑶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秦惑刚吃上那个东西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牙齿似乎已经变得很疼痛了,他很快的就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吃的这个东西有点问题。

秦惑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吃的一个东西居然是一个金属的小玩具,而且上面还有一个小裂缝,他能猜得出来这个小裂缝就是刚刚他咬的时候所产生的。

裴时瑶看到他这副傻乎乎的样子也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身边的一瓶水递给了他,让他喝了下去。

秦惑喝了几口水之后,才感觉留在自己所里面的味道已经淡了很多,不过心里的那种感觉,依然还没有消失。

“裴时瑶,这一次你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否则我跟你说这件事情没完,你怎么可以给我一个金属的玩具呢,我还以为你给我的是吃的呢。”

虽然这件事情开始的源头是因为秦惑没有看清楚裴时瑶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直接咬了一口,但是他依然说的有理有据的。

裴时瑶摇了摇头,之后也只能拿出自己房间里面买了很久的一袋零食,然后都给了秦惑这样子也才算哄好了一个人。

秦惑之后也是跟裴时瑶一直都在讨论着如何让其他人发现,秦雅欣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个秦家小姐。

最后他们两个人讨论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最后也是觉得他们也只能顺其自然,不过有的小动作能做的话,还是做了比较好。

秦惑现在依然还待在秦氏公司里面,所以也是有很多的机会去接近秦雅欣,更有很多的机会去吹枕边风。

裴时瑶这回终于把这件事情给讲定了之后也是马上到职高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然后继续做自己今天还没有处理完的工作。

而秦惑这些日子都在想如何给秦雅欣使小绊子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似乎有一个人一直盯着自己,但是今天晚上秦惑回家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道视线。

秦惑回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了那个似乎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盯着他的那个人。
陪读的性事下玉子丰章节* 快穿之高甜肉hh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些日子都一直跟着我,之前我不见的东西就是被你拿走的吧,我们两个好像并不认识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

秦惑刚说完这句话之后,他面前的那个人就拿下来了,自己脸上的口罩,让秦惑能看的清楚他的面容。

秦惑看到自己面前的人的脸的时候,也是特别的惊讶,因为他面前的这个人他认识,而且这个人的身份也不是一般的身份。

他就是霍朗,霍家的一个旁系的私生子,听说当时他母亲上位的时候,还引起了一大风波,甚至还让霍家所有的人都很抵触他的母亲但也很佩服他的母亲。

秦惑好歹也算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一个少爷,对于这些事情也是比较明白的。

但是秦惑也是一个比较有正义感的人,对于豪门里面的这些事情是比较厌恶的,因为他觉得对待感情是要一心一意的,而不是三心二意的。

“秦惑,不是吧,我们两个才这么些日子没有见你都已经忘记了我吗?我可是记得当初你和这跟我称兄道弟的,不过我感觉我适当的出现在你的生活里,还挺好的。”

霍朗一边把自己手里的口罩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一边说道。

秦惑这个时候知道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到底是谁了,之后也是特别的不害怕,没有任何的难受。

“霍朗,我可是听说你最近这些年都一直去当歌手去了,可是我感觉为什么你当歌手还是不这么的不安然呢,还来我这里找存在感。”

秦惑一边提着那些事情,一边还脸上洋溢着轻蔑的笑容。

霍朗一般的时间里是最讨厌说这个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主动的提起这件事情,他心里并没有其他的感觉,反而觉得非常自在。

“秦惑,不得不说,你现在已经变了很多的,如果像是之前的话,你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说实话,我还是更喜欢你之前的样子,因为之前的样子还挺笨的,很容易骗你。”

霍朗一边说这样子的话,一边眼里全都是一种激动的眼神,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激动着什么。

秦惑看到他这幅有点没病的模样,来时候也是有点惊讶,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但眼神里面却已经说了全部的话语。

霍朗后来直接靠近了他,然后眼神里面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似乎非常的激动的模样秦惑也感觉自己似乎应该说些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7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