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车文^ 撅高含着玉势打屁股

门内,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色,桃红柳绿,仙气萦绕,金光大振。

季修璟抓住筠炎的手,激动道:“道人修璟,协爱徒前来求仙剑,误入此境界,如有冒犯,还望仙人赎罪!”

眼前,银蓝色光晕环绕,门口便出现了一个衣着华美的中年男子。

男子剑眉入鬓,肤如凝脂,一看就是超脱了世俗的大能。

宝玉立即跳到他们面前,时刻准备守护。

男子望着宝玉,目露惊讶之色:“貔貅?”

宝玉是魔王,才不怕眼前的仙人。

仙魔共存、互不侵犯这是三界天规,谁也不能逾越。

宝玉冷笑:“我们只是带着这小娃娃来求剑,走错了路,我们要去的是蓬莱仙宫!你留下我们,是有什么事情?”

男子的目光在宝玉的脖子上、筠炎的脖子上、季修璟的脖子上都扫了眼。

那股熟悉的气息又回来了。他勾唇一笑:“相逢是缘,今日既然有缘遇见几位,我龙宫也有一座兵器库,各类上品仙气约摸三千余种,不如这位道人带着你小徒弟,去里头挑选一件,就当是

我送给他的礼物了。”

季修璟不愿意了。

虽然他迫不及待想要让筠炎得到仙人的赏识。

但是这个仙人的出现有些诡异。

他不能冒哪怕百分之一的风险,让筠炎进去。

他下意识看向宝玉,想让宝玉带他们走:“宝玉……”宝玉化作孩童的模样,站在前方,对着季修璟做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又双手叉腰,傲娇地看着这位仙人:“你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对我们这么大方。说吧,你有什

么条件!”

仙人尴尬地笑了下,又提了口气,才问:“只要你们告诉我,你们身上的鲛人泪,是从哪里来的。”季修璟面色一变:“宝玉,我们走!”

宝玉带着他俩瞬移回了小院的门口,又道:“你们等着,我去取船。”

话落,不过三秒,他们的船也回来了,就停在岸边。

季修璟心中有些紧张。

他今天不该带着筠炎出门的,不然也不会误入龙宫了。
自慰车文^ 撅高含着玉势打屁股
那仙人隔着冬日厚衣衫的布料,一眼看出他们仨脖子上有珠子,还是鲛人泪,这也太让人紧张了。

会不会暴露凤三?

季修璟越想越后怕,进院后将筠炎送去客厅,他直接去找了百里烨,悄悄在他耳边说了这件事。

百里烨闻言一惊,却也很快淡定下来:“不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千万不要自乱阵脚,就先好好过年,随机应变。”

季修璟点头:“也只能先这样了。”

一楼客厅里,烧的大锅炉边上,孩子们围着周氏都围成了一个圈。就看见她手里有个铁勺子,里面装满了白砂糖,放在锅炉的明火上一直烧、一直烧,烧到细糯的白砂糖全都融化成了糖水儿,然后她笑着在白净的不锈钢面板上

,用铁勺作画。

就瞧着勺子里的糖水汁儿一点点流淌了出来,被她的巧手画成了……

“这是……兔子?”

齐眉有些犹豫地皱起眉头。

她说想要小兔子,周氏就给她先做,可是这也太抽象了吧?

周氏脸微红,笑道:“我不擅长画画,而且这就是吃个大概的样子嘛,镇上的糖人爷爷还不一定有我画的好呢!”

话落,她收了铁勺,取了一根竹签印在糖上,再连竹签带唐画地全都提起来,递给齐眉。

齐眉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周氏拿回勺子,在明火上加温,看着筠礼:“筠礼,想要啥?”

筠礼抿了抿唇,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跟季修璟说话的百里烨,然后唤着:“师父!”

百里烨赶紧过来:“怎么了?”

筠礼笑了笑:“我想要一条龙!你能帮我画吗?”

小五马上道:“我也要祭酒大人帮我画!我要一只和平鸽!”

子孺:“我也要!我要……”

筠炎:“我要……”

周氏一听就懂了。

孩子们这是嫌弃她画工不精呢。

那行吧,她也尽力了。

她笑着站起身,把原理跟百里烨一说,百里烨秒懂,立即就接了过去,端正地坐下,还笑着揶揄:“筠礼啊,你可真是我的亲徒弟啊,带头给为师出难题啊!”

他大笔挥就,不多时,一条很漂亮的龙就画好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8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