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校花双腿下面的小缝| 我在深圳做鸭那些年

暮川寻思着:“三把剑,就让凤三、大宝小宝都试试吧。”

凤三勾唇笑了笑:“我很想筠礼他们,昨日跟岳母一起吃饭,她也说想这些孩子们了。不如,今晚我们一起瞬移过去,看看你们那儿的小院?”

这话简直说到了暮川的心坎上。这些熊孩子,九月中旬就出门了,现在都二月了,也没说主动给他们打个视频电话什么的,都是他们追着每周一次的纪录片看、或者看着冠九秧他们发来的视频、照片。

暮川很想见孩子们啊。可他还是拒绝了:“蓬莱周围,灵气充沛,却也是危机四伏。凤三还是不要随便露面的好。既然太傅与流光阁下都与仙剑无缘,那你们将三把剑都送来给凤三吧,

这本就是龙门守卫者看在凤三的面子上,才给的仙剑,我想,人家应该是希望这些仙剑能更好地保护凤三的。”

百里烨跟季修璟齐齐点头,看了眼宝玉。

宝玉懒懒地打了个哈气,下一瞬就带着三把仙剑出现在了凤三那头的视频画面里。

“二姑父拿好!”

他话落,就瞬移回来了。

暮川望着宝玉:“宝玉,你在外小半年了,可有想过爹地?”

宝玉瞥了他一眼。

愚蠢的人类,当真以为自己是他的孩子了么?

他不过是看在主人的份上,才与他们交好罢了。

“没有!”

宝玉答得干脆,毫不给暮川面子。

暮川面色讪然。

季修璟跟百里烨都没忍住,轻轻笑着。

宝玉似乎又想起什么,又问:“妈咪哪天小妹妹?”

暮川又道:“预产期是年初六,不过她肯定要剖腹的,只能提前,国师算过,初二是好日子,所以定了初二这天手术。”

宝玉这才道:“我初二那天带着筠礼他们回去,见了小妹妹们,我们再回来。”

暮川也不知道它这股子傲娇劲是跟谁学的。

好像流光阁下曾经也是如此。

难道动物初学做人都是如此别扭?

暮川心里高兴:“好!爹地妈咪等你们!”
扒开校花双腿下面的小缝| 我在深圳做鸭那些年
宝玉:“没事我去上课了。”

下一瞬,它已经不见了。

百里烨轻笑着:“宝玉其实挺好的,跟大家相处都很和谐。”

“摄政王殿下!”

季修璟忽然对着凤三的画面一阵惊呼!就见那柄百里烨最先看上的纯黑色的仙剑对着凤三不停地转着圈圈,像是小狗儿卖萌似的,见凤三毫无反应,它还臭不要脸地侧身贴上去,在凤三脸颊上蹭啊蹭

三人看着,都惊呆了。

凤三一开始也惊到了,不过仙剑表示友好后,他就放松了。

伸手握紧这把剑,他轻轻一拉,里头的剑身也是漆黑透亮,让凤三脑海中忽然冒出“天外陨石”、“天降玄铁”之类电影里那种稀有材质。

他把剑身放回去,无奈地笑:“我不会用啊。”季修璟想了想,道:“它有剑灵,殿下给它起个名字,此剑是为殿下而来,我想……它或许会引领你、教导你如何修炼也不一定!”

凤三目光如炬,略一沉吟,便道:“黑色为玄,此剑漆黑如无星无月的天穹,取名玄穹,好不好?”

凤三低头,对着这把剑温声呢喃。

剑有所感,调皮地冲着他点了点头。

凤三心中欢喜,觅得此剑,竟让他有种……寻到根的踏实感。

当晚。

蓬莱仙气萦绕。

季修璟亲自领着筠炎学习御剑。

师徒俩一人一把仙剑,在屋顶上练着,把周遭许多灵物都吸引了过来。

由于仙剑的灵力过甚,灵物对他们更多还是尊敬与瞻仰。

筠炎原本在银炎上站的好好的,刚飞出去一段,就看见一朵小花妖冲着自己跪拜着,吓得他一哆嗦,差点从银炎上坠落下去。

好在筠炎底子好,内里深厚,银炎又特别护主,每每筠炎自己站不稳的时候,银炎都会自己调整好角度跟位置,稳稳地托住他。

季修璟陪着筠炎,孜孜不倦地练习。

最后师徒二人并肩腾空坐在仙剑上,一起赏月。

季修璟愉悦一笑:“我知道给我的剑起什么名字了。”

筠炎好奇地问:“什么名字?”

季修璟望着不远处的那轮清晰明朗的月:“此情此景,不正映照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首诗吗?所以,我的剑,取名为:上涯。”

仙剑淡金色的光芒柔和地波荡,似在回应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

师徒俩高兴地起身,又在附近飞了两圈。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8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