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警花娇乳 大尺度很污很黄细节描写

却不想,她竟然放下了手中的书,对她招了招手。

纵使此刻董之倩的脸上带着笑容,但慕棉棉还是心慌的厉害。

她怀揣着忐忑走到了董之倩的床边,牵强的扯出一抹笑,“怎……怎么了?”

可她的话说完,久久得不到董之倩的回应,慕棉棉不禁有些不耐烦。

心中甚至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直接说出自己吃独食的事情,也省的心中担忧。

在她按耐不住时,董之倩对她意味深长一笑,“棉棉,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嗯?”见董之倩这话,似乎并不知道她吃独食的事情,她松了口气,同时也对董之倩的话产生了好奇,“长得像谁啊?”

下一秒,只见董之倩无比怀念的说,“像艾影后,当年如果不是艾影后,我恐怕早就不再这人世了。”

慕棉棉囧,她是妈咪生的,当然长得像妈咪了。

但她还真不知道,妈咪竟然还救过董之倩,一时来了兴致,也不插话,任由董之倩怀念的说着以往的事情。

听完之后,她才知道,当初董之倩年轻时,碍了某些人的路,惨遭网曝,是妈咪为她发声,才挽救了董之倩有了死心的那颗心。

董之倩说完后,竟伸手摸起了慕棉棉的脸,“长得真的很像呢。”

慕棉棉不动声色的后退,坐回了自己的床上,“这……大千世界,难免会有几个人长得像,我也是有福,才长得像艾影后一点点呢。”

董之倩赞同的点了点头,“你的确是个有福的。”

慕棉棉尴尬的“呵呵”笑了几声,便不再和她多说什么,刚躺下身子,只觉得疲惫袭来,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

而另一边的秦泽,刚回到房间,就看到乔琳坐在椅子上,一脸幽怨的盯着他。

秦泽不悦的拧眉,“你不回你自己房间睡觉,来我这里做什么?还有,你是怎么进来的?”

突然被质问,乔琳有些慌,“我……我就是看你房门没关紧,就、就推门进来了呗。”

嗯,她绝对不会说,是她偷了钥匙偷偷溜进来的。

只可惜,她虽然掩饰的很好,但秦泽早已洞察一切,冷着脸走到了她面前,对她伸出手,“拿来。”

“拿、拿什么?”乔琳坐着不安,便站了起来。

秦泽冷笑,“琳琳,你该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耍心机,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来。”

乔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算心里再怎么舍不得,也不敢真的惹恼了秦泽。

无奈之下,她只能拿出钥匙,乖巧的放在他的手心,低头认错,“泽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秦泽拢起手,“嗯”了声,下了逐客令,“赶紧回去睡觉吧。”

乔琳看着他的后背,不甘心的问,“泽哥哥,我在这儿等你许久了,你刚刚去哪儿了?”

“怎么,我去哪儿,还需要向你汇报行踪?”说着,秦泽扭头瞥了她一眼。

乔琳被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讥讽,看的心闷,“泽哥哥,我们今年就会结婚,你能不能试着喜欢我?”

说出这句话后,乔琳就有些后悔了,可心底却又企盼着能听到自个儿想听到的话。

听到“结婚”二字,秦泽的脸彻底的黑了,转身看向她的眼神毫无感情可言,“你就这么想嫁给我?”

乔琳被他看的心肝发颤,却又控制不住的点头,“是,我想成为你的老婆,想和你日日待在一起,我喜欢你。”

“喜欢?”秦泽“呵”的冷笑,“尽管我娶了你,却不碰你,你也还会对我喜欢?”

乔琳被他的话惊到了,但转念一想,泽哥哥定然是在考验她,等结了婚,他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想到这儿,乔琳松了口气,放心大胆的与他对视,“喜欢,无论泽哥哥对我怎么样,我都喜欢你。”

秦泽“啧”了声,懒得再同她多说什么,对她摆了摆手,“行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乔琳看出了他对她的不耐烦,除了心里有些闷疼外,也没有别的法子,她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

到了第二天后,趁着慕棉棉有空闲没录制节目时,乔琳背着秦泽将慕棉棉拉到了一旁。

慕棉棉掰开她的手,疑惑的问,“你拉我到这儿做什么?”

乔琳围着她走了一圈,上下打量她片刻后,严肃的问,“你和泽哥哥认识应该有段时间了吧?”

慕棉棉如实的点头,“认识应该算是有些时日了吧。”

嗯,至少在两年前,她就认识秦泽了,虽然当时不知道他的名字。

“那你告诉我,泽哥哥这些年有没有喜欢的女子,或者和哪个女子交往过?”

慕棉棉被乔琳的话问噎住了,她又不是秦泽身上的挂件和肚里的蛔虫,她哪里知道这些事情?

“应该没有吧。”慕棉棉若有所思的又添了一句,“而且据我所知,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娶妻生子。”

乔琳无语的对她翻了记白眼,“尽是些空穴来风的假话,泽哥哥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呢。”

慕棉棉身体僵硬,只觉浑身上下冰凉。

握住警花娇乳 大尺度很污很黄细节描写

她似是不相信乔琳的话一样,牵强的扯了扯嘴角,“你……你是在开玩笑吧?你不是她的妹妹吗?”

乔琳得意的笑了笑,“是妹妹啊,但我们又不是亲妹妹,你知道我这次来帝都找泽哥哥是为了什么吗?”

慕棉棉还没问一句“为什么”,乔琳又道,“是秦伯伯让我来的,为的就是和泽哥哥再培养一下感情,争取在今年结婚呢,所以……”

乔琳眯了眯眼直视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的慕棉棉,“在我和泽哥哥没有结婚之前,你都得给我盯紧了他,绝对不允许有其她的女人勾引他,知道了吗?”

慕棉棉的心一哽,脸色有些苍白,无力的问,“你们当真会结婚吗?”

“当然了。”乔琳得瑟的就差翘了尾巴,“你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虽然看出了慕棉棉有些不对劲,但乔琳并没有多想,只当慕棉棉身体有些不舒服。

慕棉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房的,当她趴在床上后,只觉得眼睛酸涩,泪珠不知不觉的流淌进了被子里。

她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哭泣的声音,旁人看见了,只当她睡着了,又哪里会知道她竟然在哭。

而在消化了乔琳所说的话后,慕棉棉又呆愣的发起了呆,就连下傍晚的拍摄,都出了不少的错。

直到夜晚,秦泽再次出现在柴房时,慕棉棉才缓过了身。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秦泽,只见他又掏出油纸包,打开后开口让她吃肉。

可慕棉棉久久盯着他看,且连一个字都没有说,秦泽这才意识了不对劲。

“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慕棉棉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再睁眼时,她的眸中一片清冷,直奔主题的问,“你是不是就要和乔琳结婚了?”

“咯噔”秦泽的心像是被狠狠的捶了一下,“这事是不是琳琳同你说的?”

“别管是谁同我说的,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不是就要和她结婚了?”慕棉棉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问他的时候隐隐有些咄咄逼人的感觉。

秦泽眯了眯眼,“就算我真的和她结了婚,这又与你有何干系?你是以什么身份在问我这个问题?”

慕棉棉一愣,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是啊,她如今不过是他的艺人,他根本就不喜欢她,她有什么资格问他这个问题呢?

思及此,慕棉棉嘲讽一笑,“果然我爸爸说的话是对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所说的话都不能相信。”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8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