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用你的 嘴帮我弄出来 玩弄瑜伽少妇系列小说

慕棉棉狐疑的看着老中医,“真的不疼?”

她有些不信,这针扎人,哪有不疼的道理?

久久等不到老中医的回复,慕棉棉再次仰头望向了秦泽,希望他能带她离开。

然而,下一秒却见秦泽笑着示意她低头看。

慕棉棉委屈的撇了撇小嘴,听话的低头。

她惊讶的嘴巴微张,只因她的脚上已经被扎了几针。

这针是什么时候扎上的,她怎么不知道?

眼见着老中医又拿起一根针朝她的脚踝扎去时,慕棉棉的眼皮狠狠一跳,“等……”

刚说了一个字,针已经扎了下去,如老中医说的那般,的确不疼,就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一样。

慕棉棉提着的心渐渐放下,看见老中医不停的拿针扎脚时,她已经不害怕了。

看到最后,她的脚就如刺猬一样,针多的让人头皮发麻,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脚一丁点儿也感受不了痛意。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老中医才把她脚上的针拿掉。

老中医温和的对她笑道,“你下地走走看,脚还疼不疼?”

“哦,好。”慕棉棉有些迷糊的睁开双眼,听话的双脚落地,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

感受不到之前那种锥心的痛感,慕棉棉惊喜的眼前一亮,忍不住跳起来蹦了几下。

“咦……真的一点儿也不疼。”慕棉棉对着老中医竖起了大拇指,“医生,你真厉害,我对我之前对你的不信任,感到抱歉,对不起。”

老中医满意的笑着摆了摆手,“你害怕也是正常,没什么好道歉的。”

走出中医馆后,慕棉棉见着已经有些黑的天,这才意识到她们已经在中医馆待了将近六个小时了,她肚子都饿了呢。

不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拿出手机,看着上面一连串爸爸、妈咪和哥哥的未接电话。

慕棉棉头疼的拍了拍脑门,她下飞机后忘记把手机开机了,这会儿她爸妈和哥哥肯定着急死了。

她看了眼秦泽,抱歉道,“能不能等一下,我想先给我爸妈打个电话报平安。”

秦泽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车再打也行。”

“呃……”上车再打电话是行,可她不想让他听见她和爸妈打电话时说的内容,万一她不小心说漏嘴了怎么办?

可秦泽看着就不给她去远处打电话,再三权衡之下,慕棉棉还是上了车。

待秦泽车子行驶后,她都没有打电话,还是秦泽催着她打,她才拨通了自个儿妈咪的号码。

电话接通后,听到妈咪的声音,慕棉棉莫名的松了口气,“妈咪,我正在回家的途中。”

“嗯,我还没吃饭呢,好饿,我想吃香辣虾、蒸排骨……”

慕棉棉正说着菜名呢,另一端突然响起了慕战北的声音,“棉棉,你想和姓秦的那小子谈恋爱,爸爸不说什么,但你为什么要成为他的艺人?”

听言,慕棉棉愣了几秒,随后小脸一沉,不开心道,“爸爸,你是怎么知道我跳槽的事情?”

莫非是莹莹告诉爸爸的?

想到这点,慕棉棉心中就止不住的火气。

“谁告诉我?”慕战北轻哼一声,“我想了解你的事情,还需要询问旁人?”

“……”仔细一想也是,爸爸手眼通天,想知道的事情,还不是一查就知晓。

想到自己误会了莹莹,慕棉棉愧疚的红了脸,“爸爸,这件事等我回家了再谈。”

“姓秦的那小子是不是在你身边,你把电话给他,爸爸有话想对他说。”

闻言,慕棉棉吓的赶忙挂断了电话,心有余悸的看了眼正认真开车的秦泽。

秦泽是无辜的,她绝对不会让爸爸伤害他一分一毫。

秦泽有所感的扭头看了她一眼,“你父母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慕棉棉忙拒绝道,“不用了,你送我回家就行,我待会儿自己开车回去。”

“真不用我送?”秦泽又问了一句。

“嗯,不用。”

秦泽不再多言,面上只一心开车,实则他心里却是想着方才传进耳朵中慕战北所说的话。

果然如他想的那般,慕战北不待见自己这个渐渐夺了他女儿心的男人。

慕棉棉或许能为她暂时阻挡住慕战北,可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和慕战北相见,他得好好想一想,届时该如何应付慕战北。

慕棉棉被送回王莹的家,在亲眼看到秦泽离开后,立刻开了车前往老宅。

回到家里,看着坐在沙发上等着她的三人,慕棉棉莫名心虚,忐忑的朝他们走去,笑道,“爸爸、妈咪、哥哥,你们怎么不先吃饭,不用等我的。”

“棉棉,你……”

“好了,女儿刚回来,有什么话,等吃完了饭再吃。”

艾小艾此言一出,慕战北剩下一肚子的话只能憋回去。

饭桌上,只有艾小艾满脸笑容的为慕棉棉不停的夹菜,“棉棉这些天都瘦了不少,多吃点。”

而慕战北和慕奕熙的脸色虽然不是太好,但手上的筷子,却是不忘为慕棉棉夹菜。

慕棉棉捏了捏脸上的肉,她这些天每晚都有吃肉,不但没瘦,反而还长胖了不少呢。

老师用你的 嘴帮我弄出来 玩弄瑜伽少妇系列小说

愉快的吃完饭后,慕棉棉便被慕战北和慕奕熙捉到了书房,无论她再怎么喊妈咪,艾小艾都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书房内,慕棉棉站在两人的面前,手指交缠着,可怜兮兮的望着两人,“爸爸、哥哥,我好困,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慕奕熙冷笑,“棉棉,乖乖交代,这些天在外地,姓秦的那小子,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慕棉棉连忙摇头,“他不但没欺负我,还对我很好呢,知道我每天吃不饱,晚上都偷偷拿肉给我吃呢。”

父子二人看着慕棉棉脸上得瑟的模样,心中的危机感愈发的浓烈。

慕战北黑着脸,沉声的问,“他晚上与你私自见面了?”“是……”慕棉棉的话戛然而止,她不满的瞪向两人,“爸爸、哥哥,你们能不能不要把秦泽想坏了?他不是小人,我倒是希望他能对我图谋不轨,可他现在对女人根本就没

有兴趣!”

想到她的追夫之路漫长,慕棉棉心中叹气,只觉头疼。

慕战北和慕奕熙对视一眼,慕奕熙唇角忍着笑,挑眉问,“他不喜欢女人,那就是喜欢男人了?”

“哥哥!”慕棉棉睁大眼睛瞪向他,“你要是再瞎说,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慕奕熙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在慕战北眼神的示意下,继续开口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带他见见我们?”

听到这话,慕棉棉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惊讶又欢喜,这是不是代表爸爸和哥哥已经接受秦泽了?

慕棉棉心中雀跃了会儿,又面带愁容的叹了口气,“等他什么时候成为我的男朋友,我再带他来见你们吧。”

看着她难受,父子俩心里也不是滋味,对秦泽的印象更差。

他们捧在手心里宠的小公主,秦泽竟然看不上,不是眼睛瞎了,就是脑子有问题想找死。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慕棉棉才从书房里走出来。

看到站在门外的艾小艾,慕棉棉上去抱住了她,软糯撒娇道,“妈咪,我今晚想和你一起睡。”

走在她身后的慕战北听到这话,心急了,“棉棉,你都这么大了,还缠着你妈咪睡觉,不羞羞脸吗?”

慕棉棉紧搂着艾小艾的手臂,反问道,“就算我八十岁了,在妈咪和爸爸的眼中,就不是小孩了吗?”

慕战北语塞,的确,无论过去多久,棉棉在他的心中永远是他的宝贝小公主。

洗完澡后,慕棉棉躺在床上,将秦泽的父亲逼他结婚的事情告诉了艾小艾。

慕棉棉侧身,手撑着脑袋看向傻眼了的艾小艾,“妈咪,你说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

艾小艾敛去脸上的震惊,深呼吸,“棉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妈咪劝你早日忘了他。”

“可是他不喜欢他爸爸给他安排的女子,而且,我猜想他是会想办法反抗的。”慕棉棉不死心的为秦泽说话。

艾小艾对她的话有些无语,“既然你这么相信他会反抗,那就等他反抗了他父亲,再决定要不要喜欢这个男人吧。”她算是知道了,棉棉之所以同她说这件事情,不过是缺个吐槽的,而她这个妈咪就是她的垃圾桶,她说再多的话,棉棉到最后还是不会听取她的意见。

慕棉棉看着突然背对着她闭上眼睛睡觉的妈咪,她委屈的撇了撇小嘴,伸手戳了戳艾小艾的肩膀,“妈咪,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睡觉了呢?”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8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