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奶头被老头玩弄 语文老师让我脱她的丝袜

秦泽还未开口,就听慕奕熙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六道菜足够我们吃了,再点就该浪费了。”

说着,慕奕熙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辣牛肉,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为慕棉棉夹了块,“还不错,棉棉尝尝看。”

慕棉棉放在桌子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如果眼前这个腹黑的男人不是她的亲哥哥,她一定把他打的连爹妈都不认识。可偏偏这是宠爱她的哥哥,她不能在秦泽的面前,让哥哥丢脸。

她瞥了眼秦泽,又看着菜,心中叹了口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然而,她没愁多长时间,就见秦泽拿起筷子开始吃菜了。

“哎……你……”慕棉棉来不及阻止,秦泽已经把菜吃了。

看到他眉宇拧了一下,慕棉棉立刻为他倒了杯凉水,“多喝几口水,嘴巴就不辣了。”

一旁的慕奕熙脸上淡定,眼中却是流露着看好戏的眼神望着秦泽。

好似秦泽出丑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心情也就非常的高兴一样。

然而,久久不见秦泽喝水,也不见他把菜吐出来,反而异常冷静的又夹菜开吃了。

慕棉棉惊讶又惊喜的道,“秦泽,原来你能吃辣啊,我们俩的口味好像呢,我也很喜欢吃辣。”

像是怕他不信她说的话一样,慕棉棉也拿起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

没能看到预想中的画面,慕奕熙的脸色微沉,看向秦泽的眼神也有了一丝不善,只觉秦泽是个心机男。

再看着满桌的菜,慕奕熙瞬间觉得不香了。

他想撂筷子走人,但看着慕棉棉吃的欢快的模样,慕奕熙只能忍了。

但看着慕棉棉时不时的为秦泽夹菜,慕奕熙心酸幽怨的望着慕棉棉。

棉棉长大了,只知道心疼她喜欢的男人,不知道心疼哥哥了。

许是慕奕熙的目光太过炙热,慕棉棉就算想忽略都不行。

她扭头望向他,不用他开口说话,她都能看得出他为什么看她的眼神幽怨。

慕棉棉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夹了块她自认为哥哥爱吃的牛肉递到了他的盘子中,“哥……表哥你多吃些,别饿着了。”

如愿以偿的得到妹妹的关怀,慕奕熙满意的露出一抹浅笑,至于碍眼的秦泽,他只当空气无视了。

就在慕棉棉以为这顿饭可以和谐的吃完时,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一个熟人似乎正好奇的朝他们这边看。

慕棉棉疑惑的扭头望去,看清乔琳琳那张脸后,她无比的后悔扭头。

如果她不朝乔琳琳看,也许乔琳琳就不会继续朝他们看,更不会气势汹汹的往他们这里走来。

慕棉棉不担心自己被乔琳琳怒怼,但她害怕哥哥会因为乔琳琳而对秦泽的印象更差。

趁着乔琳琳还没走到他们这边,慕棉棉桌子下的手戳了戳秦泽的大腿。

在秦泽避开她的手,不解的看向她时,慕棉棉忙用眼神示意的朝后看。

他下意识的想扭头,却对上慕奕熙冷冰冰的目光时,秦泽头疼的只能作罢,继续低头吃着他的午餐。

想要顺利得到慕家的帮助,他得先获得慕奕熙的认可,如此,他才有信心可以和慕战北周旋。

倘若他现在对慕奕熙态度不好,不顺着慕奕熙的意思办事,他以后怕是连和慕奕熙同桌吃饭的机会都没有了。

慕棉棉见秦泽不理她,气的头晕脑胀,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眉心,闭上眼睛思考着该如何应对乔琳琳突然的到访。

“棉棉?”慕奕熙注意到她的不对劲,伸手握住了她捏眉的手,担忧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眼角的余光瞅着乔琳琳越来越近,慕棉棉心一急,反握住慕奕熙的手,拧着小脸,虚弱的开口,“表、表哥,我肚子有些难受,你扶我去卫生间好不好?”

“好,哥这就带你去。”慕奕熙心疼的就差把她抱起来去医院了,对于她这点儿小小要求,他哪能不答应。

慕奕熙立即搂扶着她,正要走,就见秦泽也站了起来,扶住了慕棉棉的另外一只手臂,眼含担心,“我陪你们一起去。”

如果是平日里秦泽对她这么关心,她能开心的蹦跳起来,可现在这情况,她真的一点儿也不需要他的关怀。

“我……”

“泽哥哥。”乔琳琳的叫唤,令秦泽身体紧绷,僵硬的扭头。

慕奕熙一心在慕棉棉的身上,根本就没在乎乔琳琳的话,“棉……”

问她需不需要抱的话,在看到慕棉棉无语扶额的动作后,到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聪明如他,怎么可能还不知道棉棉所谓的肚子痛,不过是骗他的而已。

而那句“泽哥哥”的叫唤再次响起,慕奕熙冷笑,再看秦泽放在棉棉手臂上的手,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恨不得手上有一把刀,将那碍眼的手给砍掉。

他用力将慕棉棉拉到身后时,乔琳琳已经来到了秦泽的对面,满面笑容的望着秦泽,“泽哥哥,原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呢。”

秦泽稳住面部表情,“你一个人来这儿的?”

乔琳琳悄悄的看了眼慕奕熙,听到秦泽的话连忙摇头,“不是的,我是和新交的朋友们一起来的。”

她深怕秦泽不相信,伸手指向了几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就是她们。”

秦泽顺着望过去,看到那些女人,他眉头微蹙,想教育她不要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但顾虑到慕奕熙还在身边,他硬生生的忍住了,只能等着回去后再好好教育乔琳琳一番了。

他沉着声音赶人道,“既然你是和朋友一起来的,那赶紧过去吧,免得让别人等着急了。”

“不急。”说着,乔琳琳彻底将视线落在了慕奕熙和慕棉棉的身上了。

她对着慕棉棉暧昧一笑,“嘿,这是你男朋友吗?”

“不……”

不待慕棉棉回她的话,乔琳琳又道,“你这男朋友长得真帅,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和你抢,我有泽哥哥就很满足了。”

慕棉棉:“……”她现在拿胶带将乔琳琳的嘴巴封起来还来得及吗?

“琳琳,别瞎说。”秦泽黑着脸不悦的盯着她,“她们俩不是……”

巨大的奶头被老头玩弄 语文老师让我脱她的丝袜

“呵”慕奕熙的冷笑,打断了秦泽剩下的话,神色莫测的问乔琳琳,“你和秦泽是什么关系?”

此刻,乔琳琳似乎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但对于慕奕熙的问题,她还是非常乐意回答的,“当然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

她恨不得告诉全世界的人,她和她的泽哥哥快要结婚了的消息呢。

“未婚夫妻?”慕奕熙脸黑的能滴墨,视线在秦泽和慕棉棉的身上来回扫视着,“好一个未婚夫妻。”

冷笑着说完,慕奕熙拉着慕棉棉就朝外走去。

“哎……”乔琳琳看着他们俩离去的背影,一脸懵逼,“泽哥哥,他们俩怎么走了啊?”

秦泽抬手抓住她的肩膀,眸色猩红的盯着她。

“嘶……疼……”乔琳琳只感觉,她肩膀的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再对上他红彤彤充满杀意的眼睛,吓的她身体一抖,到嘴话愣是一个字不敢说出口。

而慕奕熙将慕棉棉拉进车中后,气的呼吸粗重,胸膛起伏,手指向慕棉棉,“你……”

慕棉棉头一缩,可怜兮兮的望着慕奕熙,“哥,你别生气,我错了。”

闻言,慕奕熙一愣,放下手,依旧沉着脸问,“那你错哪儿了?”

“我……我……”我了半天,慕棉棉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惹的慕奕熙更生气。

可眼前的人是他最爱的妹妹,是个小祖宗,他打不得骂不得,最终只能自己在心中生气。

直到情绪平缓后,他没有继续和她再说方才的事情,开着车回老宅了。

在进门的那刻,慕棉棉有些慌的主动拉住了慕奕熙的手臂,“哥,这事,你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好不好?”

依照爸爸那脾气,秦泽怕不是要完蛋。

慕奕熙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慕棉棉的心一沉,松开慕奕熙手,转身就要逃走。

可她刚迈出一只脚,慕奕熙便重新攥住了她的手腕,强拉着她进门了。

走进大厅,慕棉棉慌张的看向四周,没有找到爸爸和妈咪的身影,她松了口气。

当他拉着她朝楼上走时,慕棉棉也有些生气了,“哥,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慕奕熙没有理会她的话,直接拉着她进了属于她自己的房间。

慕棉棉当即松了口气,不是回家特意将这件事情告诉爸爸的,那就好。

“慕棉棉!”陡然一声暴怒,吓的慕棉棉抬手捂住加速跳动的心脏,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慕奕熙,“哥,你声音这么大,你是想吓死我吗?”

慕奕熙见她丝毫不心虚害怕,气的指着她的手微抖。

他走到她的面前,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她的脑门,“你明知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还死乞白赖的追求姓秦的,你是想气死我吗?”

“不是这样的。”慕棉棉沉着脸,严肃道,“我没有插足更不是小三,他们俩根本就没有订婚,秦泽也不喜欢乔琳琳。”

“至于乔琳琳之所以会说那样的话,不过是因为秦泽的父亲,强行想让秦泽娶乔琳琳而已,而且,哥哥你就放心吧,秦泽是不会娶乔琳琳的。”

慕奕熙被慕棉棉的话气笑了,“所以,你的意思是,姓秦的不会娶乔琳琳,是要为了你忤逆他的父亲?”慕棉棉被他的话一噎,如果秦泽喜欢她的话,她可以理直气壮的点头,可关键是,秦泽现在根本就不喜欢她!

慕奕熙见她低着脑袋不说话的模样,不知不觉的心软了,说话的语气也软和了些,“棉棉,哥知道你是真心喜欢姓秦的,可哥不会看走眼,他不是个值得你喜欢的男人。”

一个生长在利益竞争家庭中的孩子,此刻又是在继承人竞争的关键时候,他对待一个女人能有多少的真心?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秦泽那个男人,只怕早已经知道了棉棉的身份。至于为何他至今都没有接受棉棉,怕不是在欲擒故纵,时不时的给棉棉一个巴掌,事后再给一颗甜枣,为的就是让棉棉对他死心塌地,从而让棉棉用慕家的资源帮助他夺

得继承人的位置。

当然,这一切不过是他的猜测,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他不会将这些话说给棉棉听,省的棉棉起了叛逆之心,和他对着干。

如果棉棉能听他的话,从此和姓秦的一刀两断,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慕棉棉错愕的望着慕奕熙,舌头打结,“哥……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真的喜欢慕奕熙?”

慕奕熙无奈又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傻瓜,你真以为我和爸不了解你吗?至于装傻相信,不过是不想让你不开心罢了。”

“你喜欢一个陌生男人,我和爸虽然会伤心难过,但我们没有权利要求你不要追求自己的爱情。”

“你可以和他谈恋爱,但是不能让他伤害你,这是我和爸最后的底线。”

听了这番话,慕棉棉既感动,又纠结,她喜欢了秦泽许久,让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秦泽,她真的做不到。

但看着关心她的哥哥,她又舍不得说出让哥哥伤心难过的话来。

这么一纠结,慕棉棉脸上的愁容想遮掩都遮掩不了,这么一来,话虽然没说,但慕奕熙还是能猜到她心里的想法。

他又恨又气,但不是针对慕棉棉,而是针对秦泽,如果不是姓秦的男人有意勾引他妹妹,棉棉又怎会被迷了心智?

可为了不让棉棉伤心,他也不能派人去为难秦泽,但……悄悄的让人揍上秦泽一顿,倒是没什么问题。

慕奕熙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转而心疼的将慕棉棉抱在了怀中。

他轻抚着她的后脑,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既然还想和姓秦的谈,那就谈吧,哥哥不阻止你,但你要答应哥哥,不许被他哄骗上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8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