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镜子里怎么c你的污文 秘书调教play高H

此言一出,慕棉棉先是一愣,而后小脸爆红,气的握起拳头砸向慕奕熙,“哥,你瞎说什么话呢,我怎么可能是那么随便的人。”

说完这句话后,慕棉棉莫名有些心虚,其实……婚前婚后发生这种事情,她真的一点儿都不在话的。

但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那她还是乖乖听哥哥的话吧,保护好自己,省的哥哥一天到晚的瞎担心。

慕奕熙心情稍缓,松开了她,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你和哥哥说说,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呃……乔琳琳吗?”慕棉棉摇了摇头,“她喜欢秦泽,但秦泽不喜欢她,他们两家好像是世交,至于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慕奕熙“嗯”了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记住哥哥方才和你说的话,他如果是个正人君子,哥哥绝不会为难你们,但他要是个卑鄙小人,届时你也别怪哥哥心狠。”

对于此话,慕棉棉只说了一个“好”字,因为她相信秦泽,定然不是哥哥口中所说的坏人。

慕奕熙看着妹妹如此天真的模样,顿时有些后悔这些年把妹妹保护的太好,以至于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人心险恶。

也罢,这次就让她吃点儿苦头,让她知道长得帅的男人,心肠并不是都是好的。

在慕奕熙临走之际,慕棉棉拽住了他的衣角,“哥,你得答应我两件事情。”

“什么事?”如果是以前,别说是两件事情了,就是一千件,不用问,他都会答应。

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他可不敢事事都答应她。

慕棉棉紧张又可怜的说,“秦泽和乔琳琳的事情,你能不能别告诉爸爸?”

慕奕熙挑眉“嗯”了声,“可以,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唔……”慕棉棉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你能不能别背着我去找秦泽的麻烦?”

慕奕熙瞪向她,抬手对着她的脑门敲了一下,“棉棉,在你心中,哥哥就是这么卑鄙无耻,躲在暗处伤人的小人吗?”

“不是的。”慕棉棉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在我心里,哥哥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才不会和秦泽一般见识呢。”

“你……”慕奕熙无奈的摇了摇头,“哥哥都答应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

慕棉棉“嘿嘿”一笑,愉快的松开了他的衣角,“哥哥快去忙吧,我今天就不出去了,在家乖乖的选剧本就好了。”

离开慕棉棉的房间后,慕奕熙的脸色瞬间阴沉可怖,一副山雨欲来。

……

到了傍晚,秦泽被老头子命令回家,开车途径一处人流少的地方时,“嘭”迎面撞来一辆汽车,撞的他车子不得不停下来。

看到五个魁梧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且各个手持木棍,秦泽的心一沉,动动脑子,他都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

今日慕棉棉的哥哥刚好撞破了他和乔琳琳之间的事情,自己最宠爱的妹妹受了委屈,这满肚子的火气只能撒在他这个罪魁祸首的身上。

眼看着五人堵在了车门外,秦泽深呼一口气,他听不见外面人说的话,也不能理会他们。

他拿出手机,直接让他们看清他拨打了“110”的号码。

而外面的人看到,果然立即抡起手中的木棍开始砸着车窗。

不消片刻,车窗被砸坏,外面的人立即夺过他手中已经接通的手机,想也不想直接用力的砸在了地上,然后打开车门,把他拉到了车外。

秦泽紧绷着张脸挣脱他们的手,目光冰冷的扫视着他们的脸,冷声的问,“你们是谁派来的?”

五人对视一眼,一个字也没有多说,举起木棍就朝他的身上砸。

虽然秦泽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了,然而戏要做足了,毕竟他的身手也不是吃素的。

秦泽在同他们周旋一番后,渐渐的表现出体力不支,身上挨了木棍不少打。

甚至有些重要部位,他明明可以躲过去,但他没有躲,反而老老实实的挨打,疼的他脸色扭曲。

直到脑袋被砸了一棍躺在了地上,秦泽似没了知觉,那五人才立刻离开。

宝贝看镜子里怎么c你的污文 秘书调教play高H

而在他们走后,秦泽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唇角勾起一抹阴笑,就这么躺着,再次闭上了眼睛。

不消片刻,警察根据定位找来了这里,将他立刻送进了医院。

在医生的一番治疗之下,秦泽感觉身体上的疼痛好了不少。

秦泽仰躺着看着天花板,心里默默的分析着,这一关,他应该是过了,只要他和琳琳的婚事不成,慕奕熙应该不会拿他怎么样。

“嗡嗡……”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秦泽伸手拿起手机。

看到“老头子”三个字,秦泽皱起了眉头,不甘不愿的接通了电话,唤了声“父亲。”

秦骁直接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我可担不起你这一声父亲,今晚十二点之前,你若是不回家的话,你这辈子就都别回来了。”

“我……嘟嘟嘟……”

秦泽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再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分了,他现在立刻离开,也能赶回去。

意识到这点,秦泽不再耽搁,忍着身体上的疼痛,换了衣服,又穿上鞋子,离开了病房。

在外查房的医生看到他,立刻上前拦住了他,“这位患者,你目前需要休息,不能乱动。”

秦泽面无表情的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医生,“这是我的医疗费,我现在需要出院。”

医生被他的话说的有些恍神,再回过神时,秦泽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只怕已经在电梯里了。

医生一想到那患者是警察送过来的,立即去找另外一名一声,要了警察临走前留下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而秦泽由于身体受了伤,虽然能走路,但自己开车就不行了,他只能打车回家。

敢在十二点之前回到家后,果然在大厅里看到了老头子,和坐在他身边的乔琳琳。

只不过,乔琳琳在看到他时,明显身体一抖,害怕的紧挨着秦骁,好似在害怕秦泽。

秦骁安抚的轻拍着乔琳琳,“琳琳别怕,伯父会帮你出气的。”

秦骁抬头正眼看向秦泽,“你……”

看清秦泽脸上的淤青、走路姿势不对劲时,秦骁的话卡在了嗓子眼,指责的话终是没能说出口。

秦骁从没见过如此狼狈的秦泽,“你这伤是哪里来的?”

这伤不像是出了车祸,倒是像被人打了,难道是狗儿子背着他得罪了什么人?“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和旁人切磋。”秦泽云淡风轻的解释了这么一句。

“就是,就是,虎子哥能跟周二哥周三哥搭伙收谷子,你看他会和大振哥他们一块儿收谷子吗?”

也趴在围墙上看热闹的周大振闻言跳下去,跑过去抓住那小子就拽下来拍,“说啥呢你……”

周大振和周虎是堂兄弟,整个村子里,论血缘,他们两家是最近的,但因为上一辈分家时闹得很不愉快,两家多年不来往,关系比一般的亲戚都不如。

周虎每年都会和周二郎周三郎搭伙下地,播种插秧和收稻谷,但就是不会和周大振家一起。

所以在乡下,有时候交情可比血缘更管用。

章家族老出面,强硬的让两家断亲,白善亲自起草了断亲书,周大郎代表周家在上面签字,章三郎在章家族老的目光下不得不签字画押。

除非有胆离开宗族,不然在这种事上,他们还真得听宗族的。

断亲书一式两份,白善交了一份给章家,一份递给周大郎,这事就算了结了。

一直沉默的老周头这才开口道:“既然都来了,用过午饭再回去吧。”

他扭头去叫小钱氏,“带你几个弟妹去准备饭菜。”

“是。”

章家的族老没有推辞,章三郎气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把头扭到一边去不看他们。。

对章家那边的其他人,周金和他们来往少,自然也没有多少恩怨,所以老周头还能平和的面对他们。

但对章三郎几个表侄,他的神情就不是很好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8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