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雪臀耸动香汗淋漓娇喘 黄色小说片段

庄大嫂心惊胆战,“但是什么?”

“但是先生现在最宝贵的并不是那些送回家的俸禄,而是他在朝中的人脉啊,”周满问道:“嫂子真忍心看着那些资源被白白浪费吗?”

庄大嫂:“啥?”

周满道:“先生现在是太子少傅,实职也是四品侍讲了,这个官品可不低,在京城也是很拿得出手的,嫂子且想想,绵州刺史也才四品呢。”

“先生现在做着和刺史一样大的官儿,地位甚至比刺史还要高,但能照看师兄师嫂一家的才多少?更不要说给子孙后代留的东西了,您就没想过为什么?”

庄大嫂:“因为你们?”

周满:“……倒也没错,但最主要的是,先生在官场中的人脉都在京城,资源也都在京城啊。”

“这天下还都是皇帝的呢,却也有一句话叫‘天高皇帝远’,所以你们不在京城,自然落不着先生带来的好处。”

庄大嫂又不傻,周满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自然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跟着公爹去京城?”

“不行,不行,”庄大嫂连忙摇手道:“我们不能去,京城……这也太远了,我们人生地不熟的……”

“这不是还有我们吗?”周满道:“我在京城有两间大宅子,一间我住着,一间我娘家住着,不管哪边都有很多院子房间,师兄师嫂们要是去,我分出两个院子来给你们,到时候单独开一道门通着外面,独门独院,既自由方便,也有熟人,多好。”

庄大嫂有片刻的心动,但还是坚决的摇头了,“你师兄不会答应去的,京城听着虽繁华,但毕竟陌生,我们家业都在这里,不仅你师兄,纪安和纪然的差事也都在县里,我们怎么能丢家舍业的去京城?”

周满这才道:“若是师兄师嫂不能去,为何不让孩子去?”

她道:“先生这一辈子都在做教书育人的事,人脉也多在这上面,我看侄子侄女们也都到了启蒙的年纪,不如送去京城读书。”

“若论书籍的数量和名师,哪里能比得上天子脚下呢?”周满道:“几个师侄都大了,但侄孙们都还小,现在培养并不晚,将来只要有一人能继承先生的衣钵,那庄家也可从此改换门庭了。”

庄大嫂听得眼睛发亮,手指不由抓紧了衣角,“这事儿,我一人拿不定主意啊。”

“师嫂可以和师兄说一说,或许师兄也愿意呢?”周满道:“今时不同往日了,不说京城有我和两个师弟在,就是先生一个人,便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欺负的了,所以师兄不必害怕以前的事再发生。”

庄大嫂这会儿心里已经很同意她说的话了,连连点头,“我晚上和你师兄说。”

周满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白善见她乐滋滋的,便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我为先生争取一下天伦之乐。”

白善微愣,反应过来后笑道:“你呀,也太机灵了。”

“我这是贴心,”周满道:“我们以后说不定还要外放,到时候京城就只剩下先生一个人,虽说他有自己的朋友,但朋友和亲人还是有差别的。刘嬷嬷就说过我们在青州时,先生常遥望青州和绵州的方向。”

白善牵着她的手晃了晃,“师兄执拗性淡然,你有多大的把握?”

周满就嘿嘿笑道:“师兄性格是淡然,但师嫂不是啊,这世上啊最不缺的就是一物降一物。”

“要不要告诉先生?”

周满摇头,“师兄对先生有心结,这么多年下来,也不知道消了没有,所以这事儿还是先别告诉先生了。”

她道:“不告诉先生,这就是我们私自为之,师兄要是生气,也气不到先生身上。”

白善一想也是,微微颔首,“其实还可以从孩子身上下手。”

对付孩子最好的自然还是孩子。

白善就去找已经很懂事的白景行和白若瑜,当天下午俩人就手牵着手跑过来找庄家的三个孩子玩。
美妇雪臀耸动香汗淋漓娇喘 黄色小说片段
“我叫白景行,小名大姐儿,”白景行主动介绍自己,“这是白若瑜,小名大宝儿,你们叫什么名字?”

庄家的三个孩子,大的八岁,女孩六岁,小的四岁。

虽然小的和白家两个孩子年龄相仿,但还是大的来回答问题,“我叫庄闻琛,排行老大,这是我堂妹庄闻欣,这是我堂弟庄闻广。”

白景行:“我爹叫我们来陪你们玩儿。”

庄闻琛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很有礼貌的道:“不必如此,我们自己就可以,你们家很好。”

“你们怎么不出去?院里有什么好玩的,外面才广阔呢,走,我带你们去玩儿。”白景行小朋友早看上庄闻欣了,说完话便立即跑上去抓住她的小手,甩了甩道:“走,我带你们去认识我的表哥表弟,侄儿侄女们。”

周家的孩子正在地里忙呢,大的跟着割稻谷,小的则拖着一个篮子捡稻穗。

五月几个服侍白景行五个去了地里,也欢快的拖着竹篮就下田。

白景行小朋友谨记父亲的话,对庄闻欣道:“京城也有稻穗捡,我家在京城也有好多田,你喜欢捡稻穗吗?”

“我不喜欢,”庄闻欣小朋友道:“我喜欢在田边挖野果子吃,不喜欢捡稻穗。”

“田边有野果子?”

“有呀,你跟我来。”庄闻欣小朋友拉着她走到田埂边,找了半天,扒拉开一丛草,里面有一串连在一起的小果子,她揪出一个来,在衣服上擦了擦就递给白景行,“诺,请你吃。”

白景行小朋友接过就往嘴里塞,五月眼疾手快的拦住,仔细的看了看后发现是地果,便放松了些,“大姐儿,得洗过才能吃。”

庄闻欣已经又揪了一颗,在袖子上擦了擦后咬了一口道:“我擦过了,已经干净了。”

五月哪敢让她们就这样吃?

连忙让庄闻欣吐出来,哄她们道:“这一颗一颗的吃没趣味儿,还是多摘一点儿,回去洗了装在碟子里一起吃才好吃,还能请老夫人和夫人他们一起吃。”

白景行被劝服,就拉着庄闻欣道:“那我们快摘,这种野果子我从没见过,你竟然认识,好厉害。”

“田边怎么会没有野果子呢?”

“京城就是没有这种野果子嘛。”

“不可能,一定是你没注意,田边都有这种野果子的……”

五月最后是带着两个眼眶红红的小姑娘回来的,正在门口迎客的白善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了?”他不住眼的去看他闺女,让你去诱惑人,不是让你去欺负人啊!

白景行小朋友跑上前去,举起小手张开给他看手心里被拽得都爆开了的小果子,“我说京城田边没有这样的野果子,她一定说有,爹,你说,京城田边真的有这样的野果子吗?”

拜周满所赐,白善也认识许多他不该知道的植物,只一眼他便道:“地果?这东西我们西南之地比较多,长安一带……我的确没见过,但不代表就没有,你们就因为这个哭了?”

庄闻欣有点儿害怕大人,缩着脖子站在一旁。

白善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不是什么大事,要想知道京城的田边有没有这种野果子,与我们去京城看一看就知道了。”

庄闻欣只有六岁,许多话听不明白暗中的意思,而且她害怕与大人说话,还是陌生的大人。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8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