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节楼梯就更深 偷看美女裙底的视频

管家点头应是,也松了口气。

常规『操』作,都习惯了,不是立马准备一身手工定制的礼服就行。

等她被前呼后拥地送进浴室里之后,沈云棠看着浴缸里白花花的牛『奶』,才:“……”

忘了,原主是用鲜牛『奶』泡澡的奇葩。

她无可忍受,在转头离开和留下之间,还是选择先冲个澡。

等她出去,一定立马把她惯用的精油买回来。

然而脱下衣服,沈云棠却发觉了不对。

——太像了。

从头到尾,从头发丝被保护得良好的质感到脚趾上昂贵的甲油胶,甚至身体上的痣和尺寸,和她自己完全吻合,毫无差别。

这是她自己的身体。

不是原主的。

沈云棠顿了顿。

霍宅里衣物储存量极大,堪比商场。女佣从衣帽间里找出四套全新的衣服,烫好挂在衣架上推了出来。

浴室外的隔间里,几个女佣抱着崭新的浴巾,忐忑地等着沈太太出来。

“你说太太今天想用法兰绒的还是竹纤维的?”

“不知道,不过不管是谁中了彩,我们其他人都不会忘了她的。”

“遇到这种主家,也是我们倒霉。”

“希望先生什么时候甩了她就好了。”

原着的设定里,这位女配每天会随心情挑选浴巾材质,拿到她不喜欢的材质的佣人就会被开除。

如果沈云棠知道了,一定会很想翻白眼。

什么傻『逼』设定。

这位娇贵的太太也太流于表面了。

哪个有底蕴的家庭是佣人常来常往的?

小声议论间,沈太太出来了。

在她们手中捧的浴巾里,沈云棠选了最柔软的那一条,几个佣人赶紧拿着浴巾,动作小心得不能再小心地为她擦干净。

而另外一个,却面若死灰。

等到沈云棠擦完换上衣服后,她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却都不敢哭,强行忍住。

沈云棠抬眼就看见这个面『色』奇怪的人,看了她好几眼。

那个女孩更害怕了,两腿发抖。

工作难找,这样好待遇的工作更难找,哪怕有这么个难伺候的太太天天挑剔,谁也都不想离开霍宅。

但没办法,就是这么倒霉。

然而那位本该大发雷霆的沈太太却仅仅是那么看了她几眼,扣好最后一个纽扣,就走了出去,没说一句处置的话。

留在她印象里的只有那张过分漂亮的面孔。

秦雪愣了愣。

她留在原地,直到其他人都收回了怜悯的目光离开了,才赶紧抹抹眼泪跟出去。

该不会是要在所有人面前责骂她吧?

要真是那样,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秦雪跟在众人身后走到了大厅里,只见这位梳洗一新的沈太太站在正中央的吊灯下,抬起手来,拍了拍。

“站好。”

她声音很甜,没什么攻击『性』,虽然气势十足,但显得像是装狠的小女孩。

但听她这么一说,所有人立马跟军训似的整队,肩膀挺得笔直,惴惴不安地看着她。
上一节楼梯就更深 偷看美女裙底的视频
……又是要发表什么高见了?还是颁布什么新的行为准则?还是,要辱骂谁?

秦雪咬着舌尖,紧张地站在了角落里。

沈云棠扫视了一眼,二十三个人,各司其职,看起来勉强过关。

但如果狗系统真的让她以后要在这里生活,那还需要一些整饬。

“听好了。”沈云棠说,“我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很高,为了保护皮肤必须八点全宅熄灯,所有人上床睡觉,不能弄出声音。”

“……”

“还有,我不喜欢鲜牛『奶』了。”沈云棠凝重地讲出这个最让人难以忍受的问题,“以后去联系制精油的大师,我要手工精油。”

管家猛地醒过神,赶紧点头记下。

“就这样,有什么意见吗?”沈云棠总结陈词。

下面一片安静。

良久,管家才小心翼翼道:“就、就两条?”

沈云棠抬起眉梢:“你想要多少条?”

管家赶紧摇头,“没有意见,没有意见。”

那张看上去脾气就不太好的美人脸上,『露』出一个不知是嘲弄还是无语的笑容。

她甩甩头发,转身上楼。

其他人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后才开始哗然。

“太太刚才说什么?”

“……以后我们只有两条行为准则了??”

“八点就能睡觉???”

“我是来到了天堂吗?”

每个被沈太太噩梦折腾过的人都陷入了不真实的困『惑』。

秦雪也错愕地盯着自己手上的浴巾。

“太太……太太没说要开除我?”

“……我可以留下来了?”

还没来得及消化,楼上就传下来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

“第三条,不允许叫太太,叫沈小姐。”

众人再度陷入静默。

而站在角落里,一直没被沈云棠注意到的霍溪淮,看着自己曾经被她抽满血痕的双手,目光变得幽静了起来。

……她到底,想干什么?

趁着没人注意,霍溪淮上了楼。

沈云棠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一字排开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开始头疼。

没拆封的是有很多,但都不是她习惯用的。

原主看上去是什么贵买什么,专挑名气大的用,反正就是带铂金的买就对了。

她停下了自己护肤的手,看向了周围。

霍宅的主卧还是不小的,两间屋子连通,巨大的落地窗横贯东西。

两张床也一个在这头,一个在那头。

中间还有个屏障阻拦,看上去是能上锁的。

很明显这对夫妻是分房睡的,感情的隔阂隔出了她一个外人都觉得尴尬的距离。

那个锁,究竟是防谁啊?

作为倒霉被投入了这个书中世界的人类,沈云棠并没有掺和他们夫妻感情的意识。既然都是身穿了,夫妻情分就和她没有关系。

但这个家庭看上去人不多,屁事倒是不少。

原主仿佛一个把恶毒写在浑身每一个角落的s,而那个老公和大佬弟弟仿佛两个倒霉的m,被她折磨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幡然醒悟知道反抗了。

在温柔善良的小太阳女主衬托下,终于醒悟了原主不是个正常人,开始厌恶她,抛弃她,让她流落街头。

沈云棠实在想不通这个逻辑,既然有能让原主流落街头的本事,为什么一开始不做?

非要等到全家被折磨够了才忍无可忍?

那他可真棒棒。

……或者说,原主的老公在一开始,有不能驱赶原主的限制呢?

沈云棠将镜子上的雾气抹去一道痕迹,倍感无语。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9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