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的进入了 人和藏獒h

“萃取的火候和秒数是多少?”

“大师做精油的时候心情好吗?洗了几次手?”

“……”助手忍不住了,“这我实在没法回答,请她另寻高手吧。”

李管家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无可奈何地等着他挂电话,然而,一道年迈却充满活力的声音打断了助手。

“怎么了,是谁在和你通话?”

助手转头看见查尔斯大师来了,连忙换上尴尬的笑脸,“大师,是一个客户。”

查尔斯饶有兴趣地背着手,“是谁能让你说出另寻高手的话?难道这位客人对我们的精油不满意?”

助手和李管家都无比尴尬,只有查尔斯还兴致勃勃,他继续道:“客人提出了什么意见?”

助手默了默,小心地把沈云棠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查尔斯却越听越感兴趣,最后哈哈大笑。

“没能让客人满意是我的过失,客人还有什么要求?我来为她亲自制作一瓶全新的精油。”

助手:“……好的,好的,这就把联系方式给您。”

李管家也没想到是这个展开,一下子愣住了。

查尔斯大师的作品可是千金难求的,甚至他的一些弟子都可以称为新一代大师了。他所说的预定大师作品,也不过是从查尔斯的后辈中找人定制。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查尔斯竟然会亲自动手。

挂了电话之后,他听到沈云棠在里面问:“查尔斯是谁?这有个人加我,是售后客服吗?”

李管家一个激灵,赶紧进去说:“这是世界顶级精油品牌的创始人,已经收山的查尔斯大师,他听说您对精油感兴趣,想问一问您想要什么样的产品。”

沈云棠捧着手机打完字,才抬眼看他,一言难尽:“晚了。”

李管家:“?”

沈云棠:“我已经喊他客服了。”

然而,查尔斯大师好像对此并不在意,甚至十分的新奇。

【沈小姐,请问你对预定的产品有什么设想?】

既然要这么问,沈云棠就有话说了。她眼也没眨,一口气把自己的要求写了出来,整整四千字,划一下两下都划不到头。

在现实世界里,能够达到她要求的也只不过一个人而已,其他大师声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想象,但看到她的要求后无不连夜跑路。

她没想到的是,这位查尔斯大师真的用翻译器一字一句地看完了,半小时后才给了她回复。

“沈小姐的要求,我可以制作出来。”

这下没想到的变成沈云棠了。

她眨了眨眼睛,接着又看见这位大师说:“不知道沈小姐有没有兴趣来参加我们的品香会?”

这她倒是没意见,告诉他:“可以。”

等到和查尔斯交流完之后,她才抬头看向紧张的管家。

“沈小姐,您和大师聊好了吗?”

李管家紧张极了,他唯恐沈云棠又说出什么惹『毛』大师的话来。

然而,沈云棠点了点头,道:“他说可以做出来。对了,他邀请我去参加什么品香会,记得准备一下。”

“好的,品香会是吧……”李管家应承,随即一愣,什么,品香会?

缓慢的进入了 人和藏獒h

查尔斯大师家族的品香会?

那不是……多少名流都一票难求的吗?

李管家错愕。

他看着不为所动,十分淡定的沈云棠,不过是和大师聊了一下,就获得了大师的邀请?

李管家突然觉得,沈小姐实在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而他并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因为什么。

只是他忽然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告诉先生了。

趁着周围没人,李管家给霍聿言拨通了电话。

“喂,先生?”

那头的人淡淡应了一声。

李管家斟酌了一下措辞,“太太最近……好像变了?”

霍聿言眉头也没动一下,将电话搁到一旁,继续签着文件,字迹凌厉大气,“嗯。”

很显然,这个开头听了无数遍,他并不关心沈云棠又怎么了。

反正他和沈云棠也不是正常夫妻,相安无事就是最大的好事。

李管家顿时口干舌燥,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清楚,“太太这次确实真的和以前都不一样了,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还……还不喜欢鲜牛『奶』了。”

“那她是喜欢花瓣还是精油了?”霍聿言面不改『色』,冷冷淡淡,对她的喜怒无常非常习以为常。

“……确实是喜欢精油了,不过!先生,这次真的不一样了,太太她和查——”

办公室门被敲响,有人来了,霍聿言打断了他,挂了电话。

李管家:“……”

无可奈何地放下电话,管家一抬眼,就看见了站在走廊角落处的霍溪淮。

这个神出鬼没的少年,正幽然的,如同魂灵一般静静看着他,不知道听去了多少。

李管家被他看得心头一个咯噔。

这位少爷在霍宅的存在非常特殊。要说他重要呢,他和霍先生的关系又没那么好。要说他不重要呢,好歹也是霍家的小少爷,霍聿言的亲堂弟。

只不过因为家里是那样的情况……

所以不得不寄居在霍先生家,寻求庇护罢了。

这位几乎是无处可去,在哪里都是碍眼的角『色』。

只有不常在家的霍聿言可以接纳他住下。

也因为如此,这个小少爷面对沈云棠的脾气和几次三番的折腾,也默不作声一直忍受,从没有反抗过。

很多时候,几乎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李管家情不自禁动了恻隐之心,问他:“有什么事吗?”

十六七岁的少年正是最敏感缺爱的时候,从那样的家里来到沈云棠身边,想必吃了不少苦头。

霍溪淮看着他,清静幽寂的眼眸一动没有动,片刻后摇了摇头,低声说:“沈小姐……真的变化很大吗?”

李管家愣了愣,转眼便误认为霍溪淮的意思是沈云棠以后真的不会随便发飙了吗?

他同情地看着他,说:“虽然不确定,但沈小姐的确是和之前判若两人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19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